凡华岁 作品

第325章 六界帝婚(总要有个结局)

    叶莲的眼里闪过一抹刺痛,犹记得五千年前她恢复神志之时,借地是炙阳灯灼热的神光刺入心眉,她体内魔气方才收敛了一些,叶莲也才借此恢复一丝清明,然而看到的却已经是满目苍夷。

    而那时的芜璞神君就在炙阳灯光之后,一双眼睛尽受灼伤,不觉留下了鲜血。

    他耗尽神力,只为让炙阳灯神力发挥,以来唤醒白帝姬的清醒。

    叶莲便呆愣地看着他嘴角轻轻一笑,似想唤一声“帝姬”,却怎奈控制不住地跌落云端,直到叶莲反应过来将他抓住。

    这一幕,便是叶莲心中对掌灯天神芜璞最后的记忆,甫一记得那时芜璞天神耗费神力唤醒叶莲,他终究是无力支撑自己陨落,叶莲却像更疯了似的癫狂的大笑起来,心里却不住地抽痛。

    便是如今再见,众君都说过往一切已成过眼云烟,叶莲看到伽蓝眼角处的疤痕时还是忍不住心里十分刺痛。

    却是伽蓝反而有些不安,见白帝姬如此神情,只以为是自己冒犯了。

    叶莲只好当下神情一敛,淡笑着掩过不想当年之事,和伽蓝闲聊些别的。

    他如今也然也都忘却前尘,星零神君和元阳却对一眼认出伽蓝旧识的身份来,于是对他格外亲近。

    叶莲想了一想,心道冥王分明是有意让伽蓝前来天界,而他当初有心助芜璞天神转世,虽然不知是如何办到的,总归叶莲如今还欠了他这份恩情,突然就想到是不是应该还一还。

    当下就想到了且还在人间的玄音女君和修罗王,叶莲眉眼一挑,似突然反应过来冥王的真实用意了,怕是希望叶莲多加照顾修罗王,且多担待修罗王和玄音一事。

    思及如此,叶莲顿时就有些懊恼,倒也没有显露出来,只待这一日和伽蓝聊得欢快,听他说可以在天神界待着帮忙一段时间,则是元阳和星零更显高兴了。

    叶莲虽说眼看和天玄的大婚将近,听说青帝忧心得不行,叶莲却半点烦恼都没有,每天在天神界待一会和星零等人聊聊天,亦或跑青城天再与天玄一同用饭,几乎诸事都不管,看起来倒不像她是婚礼的新娘,一度让青帝有种不真实感,生怕叶莲逃婚。

    叶莲就表示,拖家带口难逃,让天玄帝尊无需有这担心。

    青帝想想却有这个理,这才安下心来。

    很快二帝之婚昭告六界,众君皆知,天界一时往来众多,天天忙得不亦乐乎。

    仙界四帝君就表示,当年二帝登位立不幸被打断,早晚是该重新补回来的时候,倒不如趁二帝大喜喜上加喜,顺带把登帝大礼一同补上,省得大家日思夜想。

    这提议最是合神界神君们的心思,当下借此一奏赶紧加劲撮合,叶莲表示无所谓,天玄亦早巴不得叶莲归位,于是当然应下。

    故而这一日大喜之日很快到来,叶莲还在不忙不乱地看扶摇女帝君送来的贺礼,一本新作未出的话本,看得津津有味。

    福禄寿和踏雪都被下神君特意穿上新的喜庆衣服,便就着便宜,由福禄寿三个小兽孩儿当喜童拿花,踏雪如今也已经能化人形,故而也非要凑个热闹当喜狗,于是凑满双喜成对,也算是个好意头。

    鉴于那伴八宝天马迎亲喜轿前来迎亲的人,不知谁出的主意竟然叫紫宸帝君和长零上神担了首任。

    明炾妖王鉴于之前妖界和天界生了间隙,如今妖界撑腰乃白帝姬,又是帝姬之喜,为表和好之意,特送来八百绫罗舞君前来凑气氛热闹,就是众天君看了之后脸色都有些古怪,因为这八百舞君中多半是些男妖君,身段妖娆妩媚极是惊煞人,偏生又有不少长得可人的。

    星零神君难得沉下脸,终于在最后发怒的时刻强制叶莲快把喜服穿上,叶莲正看在精彩处,所以可惜了一声,未免一向沉稳的星零生气,又听外头锣鼓喧天,元阳焦急地跺脚在大殿外囔着:“吉时快到了!迎亲队都快到门口了!帝姬到底好了没有!!”

    叶莲被这声惊吼嚷得不免抬指堵着耳朵,这方放下书起身换了喜服,嘟喃着成亲着实麻烦得很。

    不觉当初在妖界成过一次已是难得,如今还要再来一次,且愈发繁礼颇多,忒生疲惫。

    她向来着清淡素雅的古袍,再次穿大红大喜的华服乃是极少,那繁重喜冠着于头上,青丝尽散,华簪扶摇轻轻摇逸,额间的魔印在琉璃珠坠间若隐若现,美得不可一世,万古难存。

    红盖头落下之时,叶莲不忘把无字扇别于腰间,把看一半的书卷好藏在袖子里,自然是趁着身边侍奉的小神君和星零神君不注意之时,这方任由别人引着她往外走。

    似踏过不少东西,似听到紫宸帝君和长零上神两人请礼的声音,叶莲坐上喜轿之后,周身吵吵闹闹之声不绝,欢庆的笑声与恭喜之语不断,连福禄寿和踏雪都在前叽叽喳喳,吵着让鸣锣队在大声一点,而叶莲偷偷地撩起红盖头,然后翻出藏的话本接着看。

    还要走大半个时辰呢,这是老神君们提的规矩,要让迎亲队飞遍天界大府大街,方入青昭宫行成亲礼,期间青帝不可偷看帝姬?

    于是叶莲独坐在轿里,庆幸她把书夹藏了出来。

    却不知天宫里的某位却早等得心痒难耐,站在天宫云端处遥望,一喜红袍加身气绝天地,倾俊的神容清冷沉默,心里万分期待,偏偏面上却故作沉敛。

    也唯独看到喜色自云端破霞踏来,八宝天马嘶鸣惊响天界,天玄帝尊一双墨绿幽深的瞳孔方才蓦地一顿,眼角流露出一抹难掩的喜色。

    叶莲看着伸进轿中的手掌回过神来,急忙把书收好,整了整仪态,才也伸出手来叫天玄牵住,突然才发现,牵着自己这人手心微凉紧紧握着不放,好似欢喜至极又似有些难以置信,叶莲不觉一顿,末了嘴角微微勾起,随着被轻撩起的轿帘起身,由着天玄轻轻牵出轿子。

    一切事宜顺理成章地进行,再到进入洞房,侍奉的众君暧昧低笑地退出后,四周顿时静得出奇,只远远听到大殿那处众君们的欢笑声。

    这一次,天玄帝尊却不再把合欢酒的顺序颠倒了,叶莲顺着他的手饮了,唇间微微着甜,方才听到天玄说了什么,随后红盖头被揭开,露出叶莲淡笑的容眼。

    她却看到天玄眸色难掩柔情欣喜,而一身喜服的天玄绝世绝尘,忽然觉得这亲成的倒不全只余繁琐,好像也极是不错的。

    便不自觉看着天玄要与他说句话,天玄却先她说到:“叶莲,从今往后你白帝姬便是本帝之妻,终生独爱。”

    饶是听了不少次像这般的柔情蜜语,叶莲却还是忍不住心里一跳,看着认真的天玄,忽觉自己刚才想说之话,顿有些难以启齿。

    “从今往后,你青帝,也唯独是本帝姬所有的了。”到底留在了心低,实在羞于说出口。

    -

    就此,全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