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熠生 作品

第三百三十四章 大结局4

    两人来到书房,见到了坐在书桌后方的中年男人,他便是洛家的公爵大人。

    洛公爵盯着面前的两个年轻人,这是家族里最优秀的两个年轻一辈,原本前途无量,却是生生给废了一半,一个花名在外,至于另一个,洛公爵现在要说的就是另一个。

    “静霁,听说你现在和侯爵家族的小姐来往甚密,是真的吗?那个叫彩雪的传令官,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是。”静霁没有否认。

    “和她分手,你不能和她在一起。”洛公爵直接下了指令。

    “为什么?”静霁问。

    洛公爵说:“我们洛公爵家族,是不会和侯爵家族联姻的,和侯爵家族联姻只会降低我们洛家的地位,我作为家主,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静霁说:“现在是允许跨级结婚的,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和彩雪在一起的”

    洛公爵打断了静霁的话,“侯爵家族在我们公爵家族眼中根本不算什么,洛家的联姻目标唯有公爵家族和王族。或许你该通过陛下认识姬家和希尔家的小姐们,和这些尊贵的小姐结婚,和姬家希尔家联姻,再通过姬家和希尔家让洛家的血流入王族。谢兰家想做却做不到的事,不代表洛家也做不到。”

    通过洛公爵的这一番话,静雩和静霁终于明白了家族的野心。

    为了和王族联姻,家族下了好大的一盘棋。

    静雩和静霁走出了书房,静雩问:“家族不同意你和她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静霁说:“我只想娶自己喜欢的女孩,我不想放弃她。”

    静雩不能为静霁做选择,因此他选择不再问。

    那么,静霁和彩雪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原来,那天彩雪知道流云来了王宫,她便想去找他,那时流云正在和女王谈话,以她的身份,她自然不能上前,只能在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静静等待。然后她便听到了流云说的那句话:这辈子我不会娶别的女子。

    她被这句话伤透了心,这时静霁出现了,静霁的温柔治愈了她的受伤的心,她转而爱上了静霁。

    只是,洛家发现了他们的恋情,洛家不接受侯爵家族出身的女子,洛家要求静霁和彩雪分手。

    在家族的压力下,静霁依旧对彩雪说:我会娶你为妻的。

    但是洛家很明确的告诉彩雪,洛家不会和侯爵家族联姻,因为侯爵家族不配。

    父亲对彩雪说:“算了吧,公爵家族,我们高攀不上。”

    为了家族的尊严,彩雪主动和静霁提出了分手。

    彩雪对静霁说:“这森严的等级是不可逾越的鸿沟,我越不过去,所以,我们分手吧,从此婚嫁自由,各不相干。

    静霁说:“对不起,是我扰乱了你原本平静的生活。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还你自由。”

    两人和平分手。

    这时,流云出现在彩雪面前,他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彩雪说:“有,你娶我吧。”

    流云想了一下,说:“好。”

    彩雪原本只是开玩笑,她没想到流云会答应。

    在流云看来,彩雪是他的朋友,他对彩雪没有爱意,但是他愿意保护她。

    彩雪没有想到,她最终还是嫁给了自己最初喜欢的的人。而她最初喜欢的这个人,原本是被她认为是不可能的。

    彩雪说:“能和你结婚真好,至少保住了我的家族的尊严。”

    流云结婚那天,西素卡去了,她在庭院里见到了一身红衣的流云,西素卡开玩笑的对他说:“没想到我养大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标致的美男子。”

    此时,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她也是一个人来的,为他而来。

    “姐姐终于不会对我避而不见了。”流云显得很淡然。

    自从那次他对她表明心意之后,她就一直没有再见他。

    “我只是想表明我的决心而已。”她说。

    流云来到了她身边,他回忆起了小时候。“当我还关在铁笼子里的时候,我一直期待能有一个人来救我,把我带离那个如地狱般的奴隶市场。”

    “然后那天,我遇到了你,我想跟你走,所以我发出声音引起你的注意,最后,你果然把我带离了那那个人间地狱。”

    “我说这个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是那个让我获得重生的人,为了报答你的恩情我一直在变优秀,我不敢跌落成凡夫俗子,只为了证明,你当初救我是对的,我是属于你的最优秀最忠诚的骑士。”

    “哪怕你拒绝了我的爱意,我的对你的忠诚不会改变一分一毫,我对你的报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愿意永远为你所用。”

    西素卡伸出手拿起了他的手,她的另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他比她高了不少,像对待一个乖巧的孩子一样,她说:“我一直都信任着你,我知道,不用我开口,你总是会自动为我着想。你待我的好发自内心,我当初把你留在身边是对的选择。”

    流云的想要的也很简单,他想要的仅仅是她的认可而已。

    “走吧,可不要让新娘久等了。”西素卡说。

    “嗯。”流云点了点头。

    流云扶着她的手领着她走了出去。

    城堡里客人很多,都是和流云相熟的人,那些关系不好的都没来,比如王夫和首相就不会来。

    两人走着路过的客人纷纷行礼。

    当走过一个人之后,西素卡面无表情问道:“我记得这是馨院的夫子,怎么你待他如此冷漠呢?”

    贵族虽说等级森严,但对于夫子师父这些还是很尊敬的,正常人见到夫子都会亲切的问候一下,而流云是理都不理,当做没看见。

    “夯夫子确实是馨院的夫子,不过不是我的夫子,现在轮到我让他知道什么是尊卑有别了。”说这话的流云显得冷酷无情。

    敬重是自己用优秀换来的,流云不尊敬他,自然有他的理由。因此西素卡没有再说什么。

    流云娶彩雪一是为了友情,二是为了让西素卡安心,他知道她担心哪些事。

    而彩雪嫁给流云,一是为了爱情,二是为了忠诚。

    西素卡比流云更早来到了新房里。

    “陛下。”一身红衣的彩雪起身给她行了礼。

    西素卡对彩雪说:“彩雪,我一直信任着你,流云娶了你就不会娶梧桐鸢羽,我不想杀戮太多,住在这城堡里的梧桐一族,便交给你了。”

    “是,我会看好他们的。”彩雪说。

    “还有东军。”西素卡提醒她说。

    “是,我会和流云一起管制好东军的。”彩雪恭敬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彩雪出身于威伦贵族,对君主的忠诚根深蒂固,她始终是属于贵族这一边的。

    画外音:能活到最后的贵族女子没有一个是单纯的。

    西素卡参加完流云的婚礼便回了王宫,她没想到柠枝会在太阳殿等着她。

    “首相怎么来了?”西素卡走进太阳殿,往王座走去。

    “我是来恭喜陛下,梧桐一族和东军的危险解除了,梧桐一族不能再和公爵联姻,他们没有了反叛的实力。”

    只能说,首相和女王的想法是一样的,毕竟这两个人,一个是帝国的治理者,一个是帝国统治者,他们都不希望帝国存在致命隐患。

    西素卡拿出了三根金色小圆柱,这是用纯金打造而成的,西素卡摆弄着这三根金色小圆柱,不一会便把它们合成了一个三角形。都说帝王之术玩的就是制衡,只是别人都玩两方制衡,而她玩的是三方制衡。

    西素卡把合好的金色三角形放到柠枝手中,她说:“我便把帝国交给首相来治理了,我一直都相信首相的才华。”

    说完这句话,西素卡越过他走出了太阳殿。

    柠枝突然转身看她,他想让她止步,他今天不仅仅是为公事而来,他有些事想问。他知道女王身边有一个能消去某些记忆的异人,而他恰巧丢失了半年的记忆。

    他想知道他丢失的是什么样的记忆。

    她越走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

    赵玉鲤远远的便看到她从太阳殿出来,他走过去拉住了她的手,心里有些小抱怨,“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我想你想得要发疯了,早知道我就和你一起去参加那个非常讨厌的人的婚礼了。虽然我不想见到他,但是我想见到你。”

    西素卡微笑着轻轻的抚着他那张俊美的脸。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嗯,我们回家吧。”说完,赵玉鲤拉着她的手往他们的家走去。

    她也任由他拉着她,不拒绝。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