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纤雪 作品

第83章 白玉豆炒肉丝?抚琴(二更)

    两人继续前行,琴声断了,但两人并没有放弃,径直向前,绕过宛若刀刃般的巨石,眼前豁然开朗。

    平地建有三间小木屋,屋的左侧是一棵大的松树,树下坐着两个人。

    左侧是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道人,右侧是一个披头散发、满脸络腮胡的黑衣壮汉,在他们中间,放着琴案。

    看琴的摆放,就知道抚琴的人是那黑衣壮汉。

    黎洛棠稍感失望,就算不是英姿飒爽的女侠,也该是黄药师那种风姿隽爽的侠士啊。

    宫玖弦拱手道:“琴声悠扬,觅音而来,打扰了。”

    “雅士来访,是幸事。”中年道人笑道。

    对于戴着丑陋面具的宫玖弦,两人半点异色都没露,反而是在看到女扮男装的黎洛棠时,笑了笑。

    江湖套话说了几句后,黎洛棠和宫玖弦各找了块石头坐下。

    中年道人笑问道:“相逢即是有缘,客人既然是听着琴声找过来的,你就再抚一曲酬客,可好?”

    “赌约我输了,别说你要我抚一曲酬客,就是抚百首酬客,也是可以的。”黑衣壮汉洒脱地道。

    黎洛棠讶然问道:“你们也打赌了啊?”

    “我们赌,来的是两人。我说是两个结伴同行的男子,他说是一男一女,他赢了。”黑衣壮汉笑道。

    中年道人笑问道:“小姑娘,你们赌什么?”

    “我们赌抚琴的是男是女,我输了。”黎洛棠撇嘴道。

    黑衣壮汉哈哈大笑,道:“琴声里充满了金戈铁马的杀伐锋锐,闺中女子怎么会有这胸襟气魄?”

    这贬低女子之言,黎洛棠听着非常不爽,“谁说女子抚不出来,你可愿借你琴给我,我就抚给你听听。”

    黎洛棠在心里默默地感谢了一下望女成凤的老娘,琴棋书画都逼她学,遇到这情况,她才有底气挑衅人啊。

    宫玖弦唇角上扬,对小姑娘的意气之举,抱着欣赏的态度。

    中年道长捋着胡须,笑道:“济之,如何?”

    黑衣壮汉大笑几声,“小姑娘,接琴。”

    他单手托起琴,抛高,一掌将琴拍出。

    琴朝黎洛棠飞了过去,黎洛棠右手一抓,就抓住了琴尾。左手一托,将琴上的劲卸掉。

    中年道长赞了句,“好功夫。”小姑娘不过豆蔻年华,却有这么好的身手,不简单,不简单啊。

    黎洛棠双腿一盘,琴就搁在腿上,十指纤纤,在琴上一拨,发出泠泠琴声,“好琴。”

    黑衣壮汉得意洋洋地道:“此琴是朱家人特意为我制的,选用的是上好的桐木。”

    黎洛棠微微一笑,开始抚琴,轻快的琴声从指尖倾泻而出,春风拂来,万物复苏,清泉顺流而下,泉水里有鱼虾在嬉戏,阳光下,鸟儿在唱歌。

    一派和谐之中,琴声陡转,银瓶乍裂,仿佛战场上,正在交锋的双方,短兵相接。千军万马的声音如同滔天巨浪一般滚滚袭来,琴声变得高亢而急促。

    本来一派慵懒神情的三人,都坐直了身体,看着那个十指在琴弦上飞舞的女孩,眼神各异。

    琴声越来越疾,充满了肃杀之气,似乎进入到了那个金戈铁马、驰骋沙场的世界。

    战火连天,血染大地。

    戈壁大漠,健马雄鹰。

    听得黑衣壮汉热血沸腾,豪气万丈地道:“大丈夫自当开疆拓土,立不世之功!我今天就随你下山,去见禹王。”

    宫玖弦眸色微凛,没想到这中年道人是禹王的说客,这黑衣壮汉是什么人?

    中年道人捋须笑道:“贫道不虚此行,大善。”

    琴声停,黎洛棠挑眉问道:“如何?”

    黑衣壮汉笑,“姑娘虽年幼,可琴音洒脱大气。这琴,某就送给你了,多谢你抚了这么一首好曲子。”

    “这琴你要送给我?”黎洛棠惊讶地问道。

    “姑娘收下吧。”中年道人取下拂尘上的坠子,抛给黎洛棠,“日后若有为难事,可拿这坠子去玉虚观。”

    言罢,两人扬长而去,不多时,身影就消失在云雾之中。

    捧着琴,拿着坠子的黎洛棠有点懵,这叫什么事啊?

    “还要不要去别处看看了?”宫玖弦走过来,把琴拿了过去。

    “算了,下山吧。”黎洛棠可不想捧着把琴,满山走。

    而且刚才两人提到了禹王,虽然黎洛棠对朝中的事,不太清楚,但宫玖弦要推翻武朝,这禹王也是要清除的对象。

    现禹王添了帮手,宫玖弦肯定得有所安排,她没何必耽误他的时间。

    两人原路下山,不时还施展了一下轻功,他们花费的时间,没有上山那么多。

    回到住的客栈,黎洛棠便道:“这琴是把好琴,我得弄个琴匣,把装起来。”

    黎洛棠去找伙计,让他帮忙找木料、找工匠。

    宫玖弦看着抱琴离开的黎洛棠,轻笑了一声,“把萨栾叫来见我。”

    言罢,他回了房间。

    中午饭,黎洛棠是在房间里,独自享用的。

    一个下午,黎洛棠都没见到宫玖弦,直到傍晚,鸣翠来请她去店堂用晚餐。

    看到黎洛棠,宫玖弦问了句,“找到合适的木料了吗?”

    “找到了,不过工匠说,做好需要两天的时间。”黎洛棠说道。

    “我们可以在这里多住两天。”宫玖弦淡笑道。

    “真的吗?”黎洛棠睁大双眼,看着他。

    “只要你每天都为我抚首曲子。”宫玖弦笑道。

    “没问题。”黎洛棠爽快地答应了,抚琴对她并不是难事。

    说话间,鸣翠、翠柳送菜上桌。

    晚上的菜,清淡为主,清蒸石斑鱼、白玉豆炒肉丝、石磨豆腐、养生羹和双圆汤。

    清蒸石斑鱼、石磨豆腐、养生羹和双圆汤的味道,没什么出奇之处,都是寻常的味道。

    到是白玉豆炒肉丝,清新爽口,宫玖弦还说:“这白玉豆可是上缴朝廷的贡豆。”

    “帝王般的享受。”黎洛棠开玩笑道。

    一行人在少华山多逗留了两日,这两日,黎洛棠和宫玖弦上山去看了其他的奇石,神龙戏松、一线天、狐狸啃鸡……

    黎洛棠也依照约定,抚琴给宫玖弦听。

    两人相处,日渐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