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饽饽666 作品

第471章 黑鹰下落

    ……

    第二天早上,荷花苑,金盾安保的办公室。

    李沣早早来到了这里,一是吃早餐,二是翻看最近金盾安保事项,看看自己能否做点什么。

    他清楚熊大和洪玫瑰的性格,没困难不报告,有困难也会瞒着不报告,所以他还是自己找时间翻翻。

    他怎么也算是牵头人,可不想金盾安保出什么差错,一系列的事项看下来,麒麟会和玫瑰社发展的都很好。

    除了锦绣集团和牡丹大学的培训保卫业务外,熊大他们又通过房东老太和麒麟武馆接了十几个小的业务。

    荷花苑的安保也改进不少,洪玫瑰还耗费重金买了无人机,安装了明暗摄像头,优化了安保巡逻流程。

    商户或者住户求救,两分钟就可抵达,荷花苑变得固若金汤和井井有序,也让房东老太和村民非常高兴。

    “不错!”

    在李沣放下手头的资料,然后看到门口乱哄哄的,远远的能听到熊大和华婍在嬉笑聊天。

    熊大一脸哀怨地赔不是,而华婍没好气地拍打了熊大一下:“你才是孩子,我不理你了。”

    熊大见状忙软了下来,陪着笑脸回道:“华婍,我错了,我才是小孩子,我该打。”

    说到这里,他还自己轻拍嘴角几下,只是刚刚打了两下,就被华婍一把抓住。

    华婍白了他一眼:“跟你开玩笑呢,你怎么就当真了,真是傻大个。”

    熊二马上起哄:“傻大个配小傻妞,刚刚好。”

    熊三也唯恐天下不乱:“这明明就是美女跟野兽……”

    话没说完,他就被熊大一把抓住,粗壮的手顿让熊三求饶:“哎哟,哥,哥,不敢了。”

    他还向华婍喊道:“嫂子,救命啊,救命啊……”

    华婍脸颊通红,很是不好意思,跺一跺脚:“不理你们了,我去4s店上班了。”

    说完,她就捂着俏脸奔跑了出去。

    熊大愣了一下,丢掉手里的熊三,不知是追还是不追。

    李沣看得出熊大跟华婍有了情愫,走出了房门,也跟着起哄大笑:

    “熊大,喜欢人家,就勇敢的追吧,扭扭捏捏做什么?”

    “华婍这样的美女,你如果不赶紧下手,估计很快就被人抢去了,到时你哭都来不及。”

    “不用担心配不配得上,你可是我们金盾安保的最强勇士,千万不能怂!”

    熊大挠挠头,然后点点头,撒腿追出去。

    熊大前脚刚走,洪玫瑰就入了过来,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战斗服,英姿飒爽。

    李沣向她勾勾手指:“玫瑰,早上好,一起去吃早餐啊。”

    洪玫瑰一句话破坏李沣的兴致:“锁定黑鹰的位置了。”

    草原咖啡厅!

    李沣看着洪玫瑰给出的地址,使用手机地图上查看:这是一个很是幽静和隐蔽地方,写着内部装修。

    李沣望向了洪玫瑰:“黑鹰藏在这里?”

    洪玫瑰轻轻点头道:“根据你审问的黑鹰手机号码,还有那个专门汇报情况的邮箱。”

    “我发现白天的时候,黑鹰定位在牡丹城各个场所,有商店和餐厅,有防卫署,我把路线跟贪狼对比了下。”

    “它基本跟贪狼这几天的行踪吻合。”

    洪玫瑰作出判断:“这说明黑鹰确实亲自跟踪贪狼。”

    在李沣若有所思的时候,洪玫瑰补充道:“到了晚上,贪狼结束行程回居所睡觉后,定位就开始从贪狼落脚处移动。”

    “然后彻底定位在草原咖啡厅上不动,我当时就怀疑这是黑鹰的歇脚处。”

    她目光平和说道:“为了进一步确认,我还通过关系查了邮箱登陆地址,就是草原咖啡厅的网络。”

    “我还把约克公爵的产业梳理一遍,进一步的佐证,那就是草原咖啡厅,也是约克伯集团产业。”

    洪玫瑰把最后情况汇总后得出结论:“只不过七转八转,挂靠在一个不起眼的人身上。”

    “听你这么一分析,黑鹰还真可能藏在草原咖啡厅。”

    李沣又扫过地图一眼:“大隐隐于市,这家伙心里质素不错,敢这样藏在我们眼皮底下。”

    “而且他还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洪玫瑰的眸子掠过一抹光芒,带着两分欣赏开口:“我们都以为约克公爵死了,他应该回约克伯集团争权夺利。”

    “哪怕不上位,也要抢到属于自己的利益,谁知他什么都不要,只想着找出凶手给约克公爵报仇。”

    “这年头,这样的死忠屈指可数啊。”

    李沣闻言轻轻点头,也有相似的赞许,这黑鹰的确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但也是一个棘手敌人。

    “玫瑰,如果哪一天,我也被人干掉了,你会不会也跟黑鹰一样,不管不顾给我报仇?”

    说到这里,他还欣赏着面前的霹雳娇娃,一身紧身的战斗服把s曲线全部呈现出来,凹凸有致。

    洪玫瑰神情一怔,随后戏谑回道:“我只是拿薪水的人,你死了,我顶多捐一副棺材。”

    李沣一脸郁闷:“这么无情?我还以为,以我们的感情,即使你不帮我报仇,也会殉情陪葬,最差守寡终老。”

    “万万没想到,只值一副棺材?看来我们感情还不够深,玫瑰,以后我们要多来往,铁杆磨成针。”

    “滚!谁要跟你有感情?”

    洪玫瑰直接啐了一口:“我们就是主雇关系,哪天你没钱了,发不了薪水,我就带着姐妹离开,管你是死是活。”

    “再说了,你那么多红颜知己,哪轮得到我报仇?”

    李沣笑了一下:“玫瑰,我可以理解你在吃醋吗?”

    洪玫瑰冷笑一声:“我什么都吃,就是不会吃醋。”

    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有黑鹰下落了,你要动他吗?要动手就趁早,免得他先锁定你,到时麻烦。”

    “不久前,贪狼在防卫署报道,黑鹰估计知道没啥情况,所以一直呆在草原咖啡厅。”

    李沣沉思了一会:“这任务交给张珑吧,让他下午带人把黑鹰摆平。”

    洪玫瑰点点头:“好的。”

    说完后,她不再跟李沣废话,转身就要出门,但走出几步又停滞脚步,侧头看着李沣开口汇报月季城的情报:

    “再告诉你一个消息,佟奇燕跑回约克伯集团,动用关系放出崔小庆。”

    “两人在机场酒店发生意外,崔小庆触电身亡,根据事先的协议,佟奇燕成了重要的股东。”

    “佟奇燕拿着崔小庆的授权书,想要联合股东股东压制崔玲珑,废了崔玲珑的掌舵人身份。”

    洪玫瑰竖起大拇指赞道:“结果却被及时赶回去的崔玲珑翻盘,她拿出部分股份,当众宣告赠予在场股东。”

    “她重新取得股东会支持,还把佟奇燕驱赶了。第二天,三个股东因为各种烂事被jing方逮捕。”

    “崔玲珑丢出股份,却依然牢牢掌控着局面,股东知道被算计,但是无可奈何。”

    李沣没有出声,只是不停的点头,消化着这些信息。

    洪玫瑰补充上一句:“这女人,很是了不得,你跟她走得那么近,最好小心一点,别被坑了。”

    李沣轻轻点头:“谢谢提醒,我明白了。”

    “你说……”

    洪玫瑰笑问一句:“如果哪一天,她反过来对付你,你会不会觉得惊讶?”

    李沣摇摇头回道:“不会!我相信她!”

    洪玫瑰一怔,看了李沣一眼,很是不满的哼了一句,转身离开。

    在李沣想给崔玲珑打了电话聊天的时候,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

    杨子豪。

    杨家别墅,位于繁华的洛河河畔,不愧是富人居住的地方。

    这里的绿化做的非常好,假山流水,花草树木,遍地都是,郁郁葱葱,一片生机盎然。

    草坪上,摆着两张椅子,一张精致的小木桌,上面摆着八碟菜,一壶酒。

    菜,全是牡丹城的名菜,酒,也是高纯度的茅台。

    杨子豪拿起酒瓶倒了两杯,随后把一杯推到李沣面前:

    “李沣,这是飞天茅台,味道醇正,你试一试,看看合不合口味。”

    杨子豪脸上挂着一抹恬淡的笑容,所表现出来的涵养和温文尔雅,让人很难挑出毛病。

    李沣坦然迎接着他的目光,随后捏起面前的酒杯,喝入一口:“好酒。”

    “酱香突出,幽雅细腻,口感丰满,香而不艳,不愧是国酒啊。”

    杨子豪闻言哈哈大笑,随后竖起拇指赞道:“李兄弟评价真是到位,想不到你品酒也这么在行。”

    “我对你真是越来越好奇了,你好像没什么不会的,只是你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我以前怎么就没听过呢?”

    李沣笑了一下:“那是杨少难得出一次门,大宅里,听到的,都是你想要听到的人,听到的事。”

    “有点道理,看来我以后要多出来走走了,不然会错过多少像你这样有趣的人。”

    杨子豪笑着点点头:“至少,你比袁亿豹他们有趣多了。”

    “只是我再有趣,也比不上袁亿豹的价值。”

    李沣又抿入一口醇酒:“我和袁亿豹同时掉入水里,杨少肯定不会救我这个有趣的人。”

    杨子豪眼里流露一丝赞许:“李老弟,你不仅是一个全才,还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

    “我也很欣赏你这个性格,如果不是出身限定你,我想,你现在成就只会更惊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