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溪 作品

第九百八十二章:张良计过墙梯

    “没出息?”莫厥瞥了他一眼,幽幽地开口,“你觉得我把目标当成简海溪没出息,那你这意思是,海溪不够格?还是在你的心里其实一直很蔑视她啊?”

    莫厥嘴角扯着一抹邪笑盯着顾辰逸。

    顾辰逸被他笑得心里发毛,他每说一个字,他的眉头就蹙得更紧一分。

    在这个家里,在宁季维和窦戈面前,谁要说简海溪的不是,那和找死有什么两样?

    虽然他心里根本没有这个想法,但还是秉持少说少错的原则,他嘴皮子不利索,对上莫厥这个人精,他肯定要从他的话里找漏洞,说多了再一时嘴快,更解释不清了。

    所以莫厥话音刚落,顾辰逸就连忙摇头加摆手一个劲儿否认道:“你别扣我锅啊,我一点这意思都没有。”

    生怕自己否认晚了再被宁季维抓住“把柄”。

    “咱俩可是刚一起晒过月亮的兄弟情谊,你不带这么坑人的。”顾辰逸瞥了眼坐在旁边的两人,见他们没什么反应,顿时松了口气,大剌剌地揽着莫厥的肩膀道,“我可是海溪的娘家人,在我心里海溪就是完美的代名词,你少在这挑拨我们。”

    莫厥挑了挑眉,嘴角勾着一抹得逞的笑意,拍了拍他的胸口,体贴道:“吓一吓有助于心脏更强壮,我这是怕你熬了一夜,太困了没法听我们说话,让你精神精神。”

    “受不住受不住,我倒是宁愿你跟我打一架提提神。”顾辰逸伸手挡住他的胳膊,一边往旁边挪了挪远离这个人,一边对窦戈做了个手势,“兄弟,你继续。”

    窦戈看了一眼三人,放下茶杯,开始分析自己探查之后的猜测:“我估计,苏日安应该就在小区里,尤金斯。阎没有那么多时间转移他。”

    莫厥点点头,接着窦戈的话继续往下说:“而且不只时间上说不通,如果他们是把苏日安带了出去藏起来,这么大动干戈地转移一个人,不应该没有一点蛛丝马迹,整个小区总要有点风声。”

    宁季维点头,几个人在这件事的猜测上完全一致,他手指在自己膝盖上敲了敲,说:“我也这么想,不光是转移的问题,哪怕尤金斯。阎再怎么天才,想要短时间内模仿一个盲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从他和海溪那天打赌之后,至多只给自己留了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所以在仓促的时间下,他要不停地找机会学习模仿,然后出来扮演苏日安,如此循环,可我们监视了他们那么久,并没有见到他有去见什么人……”莫厥越说声音越沉,说到最后,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草……这个尤金斯。阎也太变太了吧。”顾辰逸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搓了搓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一脸不可置信,“他就一直把真正的苏日安藏在自己身边以备不时之需,这是一个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哼,你太看得起他了。”莫厥冷哼一声道,“他本来就不正常。”

    能想出这种神经病游戏的人,怎么看脑子都不是正常的脑子,尤其还带了一个塔利琳娜的复制品在身边……

    谁知顾辰逸却不听他的话,拍了他一下道:“你别发表意见,你跟他有私仇,你的评价不客观。”

    莫厥嘴角一抽,哼了一声没说话。

    就算他和尤金斯。阎没有塔利琳娜的这一层私仇,他对这个人的评价也是这样,而且绝对不会有错。

    “那现在怎么说?”窦戈看了一眼几人,沉声问,“我们几个一起的话,肯定能救苏日安出来,只是……”

    “现在去?那会打草惊蛇的吧。”顾辰逸看了他一眼。

    窦戈点点头,他最后的犹豫也正是因为有这么个顾虑。

    “而且,剧本杀活动就是明天晚上了吧?”莫厥摸着下巴,皱眉说,“今天怎么看都不宜行动啊。”

    宁季维一直没说话,手指轻轻敲着沙发扶手,一下一下地蹙眉思索着。

    沉默了片刻,他沉声拍板道:“我们去一趟。”

    “救苏日安?”莫厥挑眉看着他。

    “不。”宁季维摇摇头,看着三人说,“去皇家庄园。”

    “庄园?咱要去探他们老巢啊?”一听这个名字,顾辰逸顿时眼睛一亮,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这活儿我乐意,那我们这一趟是只探不动手,还是干脆跟他刚一波?”

    “不动手?”莫厥瞄了一眼他捋起来的袖子,笑他,“你这像是不动手的样子吗?不知道的以为你准备去掀谁家房顶呢。”

    顾辰逸一边捋着自己两手的袖子,一边哼道:“掀他房顶怎么了?我跟你说,因为这破游戏,我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有的是账要找那些家伙算呢。”

    看他一脸的迫不及待,宁季维笑了笑:“那看样子你还得再憋几天,我们今天去,探路,探人,探线索,就是不动手。”

    “探人?”莫厥看他一眼,“探路探线索我懂,探人是个什么意思?”

    “探两个人。”宁季维伸手从果盘里拿出两个橙子放在茶几上,推着其中一个往前一步,说,“一个是塔利琳娜,今天莫厥和窦戈你们两个负责找到她,再探查一下她的底细。”

    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那这个呢?”顾辰逸拿过另一个橙子,在手心里抛了抛又在桌上按着滚了两圈,然后开始剥皮,边剥边问宁季维,“咱俩负责找的这个是谁?”

    “蒋如沫。”

    “啊?”顾辰逸剥皮的手一顿,有些迟疑地看着他,“你真打算跟蒋如沫合作啊?不是我小人之心哈,但就算你觉得蒋如汀可信,可蒋如沫……”

    想到他,顾辰逸就觉得周身发冷,他倒不是怕蒋如沫,只是觉得她就跟那种最毒的美人蛇一样,让人想到就心里发凉。

    那样的人,怎么看都信不过嘛。

    宁季维双眼微微眯了眯,把另一个橙子剥开,冷声道:“试试看就知道了,她有张良计,我们还有过墙梯呢,将计就计谁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