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紫落 作品

第687章 疯了

    相册上面基本都是小紫萱和楚筱筱的合照,从她很小,到楚筱筱出事之前的照片几乎都有。

    “贝贝,这是贝贝。”小紫萱伸着小手指着相片开口叫道,还一边笑眯眯的回头看向了楚凌风。

    “那这个呢?”楚凌风指着抱着她的人,开口问道。

    小紫萱微微歪着自己的脑袋,好像是想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姑姑。”她说姑姑的声音很小很小,好像是因为不确定。

    楚凌风继续向后给她翻照片,每一张都会指着楚筱筱问这是谁,一开始小紫萱还会说姑姑,可是后来就不开口了。

    楚凌风也不急不躁,继续给她看照片。

    小旭轩抬头看着自己妈咪,好像是在问地爹地这是做什么?

    顾小安伸手摸着儿子的脑袋,她知道楚凌风在让小紫萱看到,一直抱着她的人是谁,当初是他们希望小紫萱忘记楚筱筱,可是现在他们要亲自找回小紫萱的记忆,她想也许一开始就错了,所以顾小安看着那个可怜兮兮的小身影,疼的却是心。

    “凌风——”顾小安伸手压住了他的肩头,低声开口说道,“不然……”

    楚凌风回头看着她,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他们没有时间了,小紫萱要回到楚筱筱身边,就必须让她记起一切。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让她想起来呢?她已经……”顾小安沉声开口。

    “小安,你要知道,她的未来我们谁也不能保证,不管她懂还是不懂,她都有权利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楚凌风认真的开口说着。

    顾小安抿唇,看向了一侧。

    相册看到后面,小紫萱转身趴在楚凌风肩头,怎么都不要看了,她也许什么都不懂,可是小小的人,却能感觉到不安。

    楚凌风大手在她的小背脊上轻轻拍着,今天他们和医生说的话还在自己的脑海回响,如果两年内找不到解决办法,或许,对于小紫萱,真的就无力回天了。

    就算是两年后,她才四岁。

    小紫萱在楚凌风怀中趴了一会儿便转身伸着小手找顾小安,她要去睡觉,她什么都不要看了。

    顾小安急忙伸手将她接了过去,然后抱着她起身。

    “不看了,不看了,我们不看了。”顾小安说着,已经抱着她转身离开了这里。

    楚凌风坐在地上,眯眼看着地上的相册,最后好像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般,猛然用力,直接将地上的相册划到了一边。

    小旭轩身子微微一抖,小心翼翼的开口:“爹地……”这样的爹地,好可怕!

    楚凌风抬手摸着自己的额头,看着儿子小心翼翼的样子,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爹地没事,去找妈咪吧。”

    小旭轩不等和爹地说什么,快速的爬了起来,然后跑了出去。

    楚凌风看着儿子离开,直接起身到了窗口,那个时候他们就该想到的,小紫萱是带着毒出生的,如果一开始他们就做了准备,或许现在不会这么的棘手。

    而欧阳朔睿从医院离开却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楚家老宅。

    苏笑笑见到他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冷脸相向。

    楚承辞让他进来,只是淡淡开口:“坐吧。”

    欧阳朔睿一身白色衣服,映衬着他同样苍白的脸,早上还精神奕奕的他,此时却有了几分凄凉。

    “筱筱……”

    “筱筱不想见你。”苏笑笑直接开口说道。

    楚承辞握住了苏笑笑的手,抬头看着欧阳朔睿:“欧阳先生,我知道你之前为筱筱做的一切,我知道她的命是你救回来的,可是我更知道她会变成现在这样,也是因为你,所以我希望你以后可以离我的女儿远些,就当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楚承辞直白的开口说道,他知道当初欧阳朔睿为了救楚筱筱几乎没命的事情,这大概是他原谅欧阳朔睿唯一的原因。

    欧阳朔睿始终低着头,他这一生,即使面对自己的父母都不曾低头,可是今天,他却不知道面对楚筱筱的父母,他要怎么抬头?

    客厅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欧阳朔睿一直没有开口说什么,却也没有离开。

    “啪嗒……”

    楼上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欧阳朔睿猛然抬头,看着那个渐渐出现在楼梯口的身影。

    楚筱筱头发披散在肩头,早上穿的一件淡蓝色衣裙这会儿带着些许的褶皱,是因为她坐了太久的原因。

    楚筱筱光着脚一步步下楼,她走的每一步,都好像是走在欧阳朔睿的心上,她每走一步,欧阳朔睿的手便会收紧一份,直到他立在身侧的手再也无法收紧。

    楚筱筱眼神涣散的走了下来,苏笑笑担忧的看着她。

    楚筱筱却好像看不到他们,下了楼之后便开始向外走。

    “筱筱……”苏笑笑突然惊叫了一声。

    可是楚筱筱依旧好像没听到一般继续光着脚向外走。

    欧阳朔睿猛然心惊,在楚承辞抬步之前快步走了过去,一手拉住了楚筱筱的手腕,哑声开口说道:“筱筱?”

    楚筱筱被拉住,抬起的脚却没有放下,而是缓缓的回头看着他,只是看着看着却突然笑了,“我女儿病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给她的病。”

    她说着,声音嘶哑如裂帛,让人听着心酸。

    “筱筱,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

    楚筱筱却突然发疯一般大声叫道,“那是类似血癌的病,你告诉我怎么办?你说啊?”

    欧阳朔睿紧紧握着她的手臂,将她几乎踩在外面的脚拉了回来,“我告诉你,她不会有事,哪怕是换血换骨髓,我也绝对不会让她出事。”欧阳朔睿沉声开口说着。

    “哈哈哈……”楚筱筱突然大笑出声,可是却笑得眼泪横流,“我为什么要生她?我为什么要生她,我为什么要为我恨着的你生她?”

    楚筱筱疯狂的叫声在整个客厅回响着,佣人躲在一边不敢出来,苏笑笑站在那边身子微微抖着,这样的楚筱筱已经完全的崩溃了。

    没有什么比孩子对母亲有更大的摧毁力,小紫萱的病,已经彻底的摧毁了楚筱筱所有的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