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夏语彤 作品

第2401章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叮叮叮……

    短刀和破天手不断碰撞,老者对脸色越来越阴沉,他本以为凭他的实力,灭掉对方有很大的几率,然而随着交手,他却发现这种几率无限接近于零。

    交手数十次,他杀招频频使出,然而对方只凭借本体力量在抵挡,根本没用丝毫的灵气。

    要知道他已经突破到了准皇境界,再加上血煞阴甲的提升,其真实战力无限接近与人皇级,然而就是这等战力,都没逼对方使用灵气,由此可见对方的实力多么强横。

    “不愧为军团长,实力果然强悍,看来老夫得使用绝招了。”

    老者逼退了叶凡,手中的短刀接连挥舞起来,疯狂的吸收起周围的灵气,下一刻,短刀直指叶凡,瞬间一道绝大的短刀虚影朝着叶凡刺了过去。

    “小孩子用来过家家的招数,你都敢运用出来,黔驴技穷?”

    看着短刀虚影划破上空,叶凡一边迎了上去,一边大手伸了出去。

    几乎刹那,帝龙爪与短刀虚影相碰,狂暴的灵气骤然扩散而去,顷刻间短刀虚影已经变成了碎片,掉落一地,而叶凡的大手已经穿过短刀,来到了老者面前,稳准狠的抓住了对方的脖颈。

    一道定胜负,老者简直懵了,修炼了数十载,他很难接受失败的结局。

    “老东西,尘归尘土归土吧,欠了龙凤殿的,是时候偿还了。”

    叶凡没有理会惊骇的老者,大手微微用力,咔吧一声,直接扭断了对方的脖颈。

    “看来损失要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啊!”

    叶凡这边上前,摸出老者身上的乾坤袋,另一边的姬雅,上前一步小声的嘀咕起来。

    连一个看守战俘的老者,都得到了莫大的好处,那四旗联盟在此处的指挥,获得的好处又能少了?

    叶凡点了点头,道:“不管损失多少,本皇绝对要让他们意义偿还。”

    说着,叶凡收起了乾坤袋,带着姬雅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又穿过了一个走廊,叶凡和姬雅两人到达了真正关押战俘的地方,这里并没有守卫,周围一圈笼子,里面关押着一个个狼狈不堪的战俘。

    他们的状态不是很好,全部被封印了灵气,遍体鳞伤,真是有些都气若游丝,眼看着就挺不住了。

    然而,当他们看到叶凡和姬雅之时,能动弹的,还是第一时间下跪,参拜了起来,叶凡出自暴风城,这里的将士自然对他格外熟悉。

    “无需多礼,是本座来晚了。”

    “另外,本座现在的身份是天龙,不要记错。”

    叶凡大手一挥,澎湃的灵气,托起了上百名将士,随即简单的告诫一番,他可不想暴露出叶凡的身份,否则将四旗联盟吓跑,那就没意思了。

    说着,叶凡取出了一些丹药,示意姬雅分发下去,随后才道:“诸葛辉可在?”

    “在的。”

    “天龙大人,诸葛辉就在这里,只是他被折磨的昏迷了过去……”

    叶凡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道声音便传了过来,叶凡连忙寻着声音看去,只见一名面目全非的男子,穿着破旧不成样子的铠甲,昏迷在一个战俘的怀中。

    看着破碎的战甲,叶凡确定这是太极阳甲,也就是说面目全非的男子,应该便是诸葛辉。

    于是叶凡连忙检查了一下诸葛辉的状况,随着检查,他才松了口气,诸葛辉看似凄惨无比,但大多数受的手势皮外伤,这种伤势并不难治愈。

    下一刻,叶凡连忙取出了一枚丹药,塞到了诸葛辉的口中,并帮忙加以吸收。

    服用了丹药,诸葛辉身上的伤口缓缓恢复着,不过暂时并没有醒来,叶凡只好将对方再度交到战俘手中照料。

    “对了,大山长老在哪里?”

    听着叶凡的声音,那名战俘点了点头,伸手指向一片漆黑的墙壁,那里有个暗门,大山长老就在暗门的背后,不过具体情况不知,暗门内仿似被灵气封死了,根本听不到一点声音。

    叶凡点了点头,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先休息一下,一会儿本座一同带你们出去。”

    说着,叶凡便朝着那面漆黑的墙壁走了过去。

    刚刚走到墙壁旁,叶凡不由的停下了脚步,修炼果顺风耳,他听觉一场的敏锐,如今已经传来内部细微的声音,那种声音不由的让他有些脸红,致使他犹豫要不要进去。

    暗门之内。

    一个魁梧的男子,双手双脚被绑,衣着单薄,此人正是大山。

    他此刻满脸羞愤,毕竟被一个美艳女子扫来扫去,心里还是很别扭的。

    床边坐着的女子,看起来十分年轻,长相不错,只是装束比较妖娆,穿着也比较暴露,想大山这种直男,看上一眼,就觉得脸色发烧。

    女子小手曼妙的触及那古铜色的坚实皮肤,脸上尽是笑意。

    虽说大山看起来木讷了一些,完全不解风情,但大山的天赋还不错,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九品修为,假以时日成就王者不成问题,最为重要的是,大山懂得铸造技艺。

    若是能得到大山的帮助,炽火殿军团的战力绝对能提升一个档次。

    所以孟红已经下定了决定,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将大山牢牢的绑在自己的战车上,为此哪怕牺牲了多年守护的身体。

    “你还不看我一眼吗?”

    “我都是你的人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孟红眼睛有些泛红,目光中夹杂着无尽的幽怨,连贞洁都给了对方,女人做到这个地步,她都开始鄙夷自己了。

    然而就算如此,床上的大山也不睁眼看她,这令她心里无比的懊恼,不是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怎么到大山这里偏偏不行?

    “贱人,理我远点!”

    听着女人的声音,大山骤然咆哮起来,面前的女人令他无比恶心,强行给他惯了春药,并发生了关系,哪个正常女人能作出这样的事情?

    看着大山愤恨的样子,孟红不由的笑了出来,一边摸着大山的脸庞,一边戏谑的道:“呦,明明是你占了便宜,怎么弄得好像是受了委屈一样,别闹了,来咱们继续……”

    说着,孟红红着脸,再次朝着大山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