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吃小鸡 作品

第169章 海盗(求双倍月票)

    武卫军基地。

    原本每天都有武师在广场上训练,人声鼎沸,可如今,却是很安静。

    猎魔团的人,也在训练。

    10人一组,都在熟练十环封山阵,几十号人,分布在这巨大的广场上,传出的声音也极其低微。

    刘隆提前回来了,侯霄尘一走,他就回来了。

    也没能和侯霄尘说上话,他也不介意。

    侯霄尘走的时候,本就没和几人说过话。

    基地中除了他们,还有一些普通人,负责打扫和做饭,可在这巨大的基地中,这些人都在生活区,也看不到人影。

    ……

    等到李皓回来,看到的就是这副人烟寥寥的景象。

    李皓只是看了一会众人训练,很快,便独自离开了。

    他要先去库房一趟。

    武卫军基地这边,他不算熟悉,但是库房在哪还是知道的。

    走了一会,一处平房呈现。

    平房前,有人值守。

    武卫军的武师们跑了,不过还有几位辅助系的超能留守,看到李皓,门口那留守的月冥超能,急忙招呼:“见过百夫长!”

    李皓看了一眼,年纪感觉不小了。

    大概也不愿意跟着武卫军奔波了,所以这位看起来快五十的男人,选择了留下来。

    李皓微微点头:“基地中留守的超能还有多少?”

    “加上属下,还有9人!”

    男人急忙道:“8位月冥层次,还有一位日耀超能,我们平时主要负责监控外围,以及修补基地中的一些破损,如果出任务需要,也会随队!”

    这里,是有监控区域的,整个人工林都在监控体系之中。

    李皓微微点头,“回头见一见大家,现在其他人走了,我暂代千夫长一职,和诸位也不算太熟悉,见面认识一下。”

    男人马上道:“恭喜千夫长!”

    “……”

    李皓笑了,看了他一眼,果然,还是年纪大的人有眼色,我就这么一说,你改口好快。

    “库房开一下。”

    “钥匙应该在千夫长这……”

    是吗?

    李皓取出了金枪给自己的储物戒,打开查看了一下,金枪倒是有强迫症似的,储物戒中的东西,分门别类,倒是整理的整整齐齐的。

    哪像李皓,收获太多,储物戒太多,储物戒塞的乱七八糟。

    主要还是收获太多,没时间整理。

    扫了一圈储物戒,的确看到了库房钥匙,因为人家都给你标志好了,还带文字介绍的,岂能找不到?

    李皓失笑,不知道是金枪整理的,还是让他徒弟整理的。

    也没多想,取出了钥匙,打开了库房那厚重的大门。

    ……

    推门而入。

    库房,也收拾的整整齐齐。

    外面,是兵器库,各种兵器林立,而且看样子,都不算太差,除了这些兵器,最显眼的是整整50套黑铠,李皓一怔。

    他之前借了30颗神能石,用50副铠甲抵押的。

    可他回来后,就忙着闭关,然后今日就送人离开……其实李皓都没记起来这事,加上他知道金枪他们铠甲数量不够,只有500副左右,早就认定了,那50副被他给吞了。

    可此刻,看到这整整齐齐的50套铠甲被安置在这,李皓还是有些感慨的。

    金枪人品还是不错的,自己欠他30枚神能石都忘了还呢。

    50副铠甲,虽然现在用不上,可李皓是有权限激活黑铠的,也许日后招人用得上呢。

    他没有给武卫军那些铠甲激活,毕竟隔了一层,加上时间不够,他也没去想,如今想了想,当初覆灭了一支战天军,十团全军覆没。

    铠甲收获大概900副,其中一部分随着十团团长一起覆灭了。

    李皓这边100副,武卫军那边大概500副。

    三大组织,还各有100副呢。

    可在银月,也没看到三大组织的穿黑铠……所以黑铠,很可能被运送走了,运送去了中部。

    “战天军的铠甲……迟早还是要收回来的!”

    李皓嘀咕一声,自己好歹也是个团长,三大组织这样的邪能组织,穿戴战天军铠甲,那是给战天军丢人,武卫军这边,好歹也是正义一方的。

    铠甲,兵器,包括一些普通盔甲,库房中都有不少。

    李皓继续前行,查看遗留下来的宝物。

    武卫军带走了大部分东西,库房显得有些空荡。

    不过,走了一会,李皓看到了一个小密室,推门一看,眼神微动,这是古籍室,是武卫军探索遗迹,获取的一些古籍,不过大多都放在这里了。

    有些只是一些普通古籍,可对李皓而言,也算不错的收获。

    随意翻开一本,古籍质量还不错,保养的也还好,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南江之战。

    李皓眼神微动,战斗记录?

    这倒是少见,他掌握的古籍,倒是很少有这些留存。

    打开书籍,开篇便是——新武初年……

    新武,好像是一个纪元时代,是一个年号,这个李皓倒是在不少古籍中看到过,据说,古文明初期,之上还有上古文明,古文明则是以新武为年号。

    他继续看下去,很快,眼神微动。

    这是一本没什么人会在意的古籍,他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看过,或者能不能看懂,应该可以吧?

    而这,却是李皓第一次,在一本书中,看到了一些古文明强者的简单介绍。

    人王,武王,冥王……

    一个个名号,取代了姓名,出现在了书中。

    根据这书中所写,南江,好像是古文明时期,人王故地,当年人王在外学习,还很弱小,后来南江遭遇外敌入侵,书中命名为地窟异族,双方在南江爆发了大战。

    而弱小的人王,追随着大量的人族强者,主动杀入了地窟,为了不让南江这片人族领地遭受损失,为了保护南江百姓,尽管深入敌人腹地,危险无比,可最终,这些人还是义无反顾地杀了进去。

    歼敌于外!

    不让敌人跨入人族领地半步,哪怕战死在外,无法魂归故土……

    李皓原本只是想翻看一下,此刻,却是沉默了一会,继续开始翻看,书中介绍,那一战很惨烈,很快,他眼神一动,看到了一个他熟悉的名字。

    “南江地窟一战,长生剑尊浴血奋战,剑斩八品,以六品之身,一剑断长生,斩八品金身,威震天下!人王恸哭,携垂死的长生剑尊,辗转地窟,鏖战四方,大杀四方,南江一战,人王之威初显,长生剑尊之名,响彻两界……”

    长生剑尊!

    这是李皓比较熟悉的名字和称呼,好像……有人称呼自家先祖,便是如此。

    而书中说,那时候,自家先祖好像还很弱,所谓六品……李皓其实也看过一些古籍,弱小的很,哪怕是他,如今也能推断出一二,据说神意都没呈现出来。

    只是肉身稍微强大一些,八品,却是被誉为宗师境,这有些类似于破百斩斗千了,也许……更厉害一些。

    十年养一剑,从大家眼中的废人,到一鸣惊人,而这,并非这一战最亮眼的战绩。

    古文明的人王,弱小无比的人王,在这一战中,彻底崛起。

    以四品之身,辗转地窟,而地窟,在书中介绍,九品强者无数……也许,就和如今的旭光无数是一个概念,而对方一个四品,说不定只是破百初期的那种……

    结果,这一战中,人王不但杀戮无数,破灭了大城,还救下了长生剑尊,人族在这一战之中,彻底击溃了南江地窟的异族入侵……

    这是被誉为人王初次崛起的最重要一战,所以书中做了详细的介绍,显露出了那个时代,人王的疯狂,绝望,以及坚韧和智慧。

    实力差距巨大,然而,人人甘心赴死,这一战,战死了许多人族强者,书中有一句话,让李皓记忆犹新。

    战至危急时刻,老辈宗师,纷纷动用血刀诀,自爆杀敌。

    新武时代,没有老死的宗师,只有战死的宗师,年岁一至,气血两亏,奔赴地窟深处,鏖战强敌,战死方休,绝不回头!

    只是一些文字记录,却是看的李皓有些躁动。

    他想到了战天军!

    原以为,战天军已经精锐到了极致,可今日再看……那个时代的武师,简直不可思议。

    为了抵御强敌,明知不敌,却是依旧人人赴死。

    没有老死的武师,只有战死的武师!

    年岁一大,便奔赴敌人阵营深处,孤身作战,不死不休……

    他一页一页地翻动着,感受着,回想着……

    甚至以身代入其中。

    那个时代……是这样的吗?

    那我所属的星元时代呢?

    李皓想到了如今的时代,还有这样的人,这样的精神吗?

    可是……我们没有外敌,只有内斗,许久,叹息一声,摇头,这个时代……很难出现书中这些人了。

    其中,有些话,也让李皓难忘。

    只是为了将敌人歼灭在外,明明深入敌人阵营,更加危险,死伤更加惨重,可为了保护一些普通人,那些强大的武师们,奔赴前线,义无反顾,最终以更大的代价,取得了胜利。

    而如果放任敌人进入南江领地,也许会以更小的代价,击溃对方,前提是……可能会造成大量平民死亡。

    可是……

    李皓在想,若是如今,若是能以数万数十万百姓的死亡,歼灭数十旭光,那当权者会如何选择?

    书中,武王只是惊鸿一瞥,寥寥数语。

    可武王,是当时的人族领袖人物,为了不让敌人进入人族领地,那位,还是下令,奔赴地窟作战,纵死无悔。

    “时代……不一样了……”

    李皓喃喃一声,如今,不再是那个时代了。

    可书中也说了,新武时代,便从他们开始的,他们这些人,开创了新时代,而非时代因他们而生,是他们,开创了这个疯狂热血的时代。

    这本书,最后又说了一句,这样的战斗,只是千千万万场战斗之一,新武时代,地窟入侵多次,却是……从未跨过人族领地!

    再强,也没有过。

    新武时代,敌人强悍到难以想象,可最终,却都是覆灭在了人族领地之外,万家灯火,繁荣昌盛,人族信念,亿万苍生,人人都信任那些强者,无数青年,奔赴战场,魂断异域,却是无悔。

    “夸大其词……”

    李皓咕哝一句,只是一本类似于小说的记载罢了,夸张是肯定的,他就不信,古文明时期,真能如此。

    可是……战天军的存在呢?

    心中,多少还是受到了一些冲击的。

    李皓苦笑一声,摇头,这几日,见到最多的,听到最多的,就是歼敌于外……不知道是自己敏感了,还是真的想太多。

    每一次看到这些,都会让自己觉得,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将银月作为战场,海盗也好,强者也好,最好都歼灭在银月之外。

    不要干扰普通人的生活,也不要牵扯到普通人。

    郝连川也在提醒自己,不要等海盗入侵了,才去反击,要提前解决他们。

    “人王……”

    “长生剑尊……”

    李皓又念叨两声,有些走神,真有这么强?

    不,不是强。

    而是一种极致的疯狂和热血,以弱击强,不死不休,疯狂无比,人王……是自己看到的那位杀人狂吗?

    四品,什么概念?

    在九品纵横的地窟,杀戮四方,带着重伤垂死的长生剑尊,最终,却是获得了惊人的战绩和收获,由此,也正式崛起于人族。

    一个个念头,在李皓脑海中回荡。

    他迅速放下了书籍,朝下一个地方走去,来这,只是看看库存,其他的,以后这些书少看一些,每一次看,都会让他升起一股冲动……放手一搏!

    不要隐忍了!

    弱小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去疯狂一次,可是……稍有不慎,就会死的。

    此刻的李皓,还没那么想死呢。

    继续前行,走了一会,又进入了一个密室,一艘船,闪烁着光辉,放置在了密室中,很小,看起来只有一米左右,可李皓知道,这是源神兵。

    应该是可以放大的。

    不知道兵魂有没有复苏。

    想到这,李皓手持星空剑,轻轻敲了敲船身,“复苏了的话,就出来一见,要不然……我就斩断了你!”

    船舶无声。

    李皓知道,这些家伙不怕,单纯的星空剑,不是兵魂惧怕的关键,下一刻,脑海中浮现出一剑,剑意呈现……

    一瞬间,一道兵魂浮现。

    那是一头好像大鱼,又好像飞鸟的玩意。

    李皓仔细看了一眼,微微皱眉……这是什么妖?

    会飞的鱼?

    此刻,那兵魂好像有些颤抖。

    李皓倒也没说什么,只是道:“我可以认主吧?滴血认主那种?”

    那大鱼也没说话,船身倒是颤动了一下。

    有了上次和火凤枪沟通的经验,李皓就当它默认了,手指上逼出了一滴血液,下一刻,血液滴落,进入了船舶。

    而这艘船,微微颤动一阵。

    李皓此刻,脑海中倒是多了一些东西,源神兵认主,他其实还是第一次尝试,虽然他手上源神兵不少,可李皓都没想过要认主。

    其实,认主,也没那么简单。

    然而,当李皓手持星空剑,爆发出长生剑意……源神兵选择了让这个过程简单一些,大鱼害怕,怕这个过程复杂,会被一剑劈碎。

    “巨鲲神舟……”

    李皓喃喃一声,眼神微动,脑海中倒是有些简单的信息,这是一艘很强悍的船,信息中,隐约好像还有禁忌海的信息,这是一艘可以行走于禁忌海的船。

    极其罕见!

    所以,如今的北海,对于这船而言,无异乎小河流。

    大船放大的话,可以承载千人,刚好够武卫军使用,之前金枪他们也使用过几次,不过金枪他们认主,效果不是太好,很多功能并未启动,也无法启动。

    李皓消化了一些信息。

    想了想,身上忽然浮现出一道白银铠甲,下一刻,神意波动:“铠甲可以查询一些资料吗?”

    古文明的铠甲体系很牛,是否可以查询一些东西呢?

    片刻后,李皓面前浮现一行数字,“资料库并未启动,数据缺失,权限不足,只能提供一些基本服务……”

    李皓明白了,战天城中,这铠甲的资料库体系,也许到现在还没修复。

    有些遗憾!

    否则,也许可以查询很多东西,而不是现在这样,弄到一个源神兵,还得靠猜测,如何使用。

    收起了巨鲲神舟,认主后,这玩意就可以收起来了,倒也方便。

    李皓继续在库房中游荡,片刻后,走到了一处小密室中,这是武卫军的一些资料存储室,李皓在这坐了下来,开始查看一些资料。

    包括一些遗迹资料,以及金枪之前没探索的那座遗迹,还有一些对海盗情报的收集。

    ……

    与此同时。

    行政总署。

    赵署长正在办公,处理完了手头上的事务,朝远处的周署长看了一眼,“那小家伙,回去了?”

    “嗯,去基地了。”

    赵署长笑了笑:“你觉得,是躲起来了,还是有些其他想法?”

    “不好说。”

    周副署长微微摇头:“对李皓,我们了解的不多。侯霄尘也好,还是署长你,好像都希望他能承担一些责任,可我觉得……没必要如此,八大家,在古文明时期,的确是守护苍生的家族,可署长别忘了,这是无数岁月之后了,先祖的荣耀和责任,此刻不适用于他。”

    侯霄尘,赵署长,这些银月本土的强者,好像都很希望,李皓能够承担起一些责任来。

    然而,周副署长却是不太赞同。

    “八大守护家族,守护的也只是当年的人族,而非如今的银月,何况李皓太年轻,他父母双双死亡,朋友惨死,我觉得,署长过于乐观了。”

    赵署长叹气:“我们也不知道,八大家族都会集中于银城,可是……八大家的人若是为善,那还好,一旦为恶,就是天大的祸害!”

    “红月那边,你也看到了,也许便是八大家之一,一旦为恶,就是生灵涂炭……我和侯霄尘,都希望李皓能够始终站在守序,而非邪恶秩序……”

    周副署长考虑一番道:“对他要求高,很难!只能潜移默化,以身作则,署长,你说……我们自己都做不到,让他去做,可能吗?他还年轻,需要的是言传身教,而非命令、强制。”

    他不太赞同侯霄尘和赵署长的一些做法,并不是太理想。

    赵署长闻言,苦笑一声,摇头,叹息:“我们也想,可惜……我们现在是无法太过折腾了,罢了罢了,随他吧,你让人盯着海域那边,免得出事,至于李皓,随他去吧,只要他不在银月乱来,也不管他如何了。”

    周副署长也不再说什么,继续忙自己的。

    两人合作多年,如今,办公室也是连在一起的,方便沟通,这也是很罕见的。

    ……

    此刻,各方的注意力都在侯霄尘一行人身上。

    有人一直关注他们的行踪。

    盘算着,他们要多久才会撤离离开北方行省。

    也有人关注银月的李皓,不过李皓直接进了武卫军基地,关注也是白关注,没有丝毫动静,整个银月,随着侯霄尘他们离开,好像瞬间陷入了死寂。

    ……

    北海。

    海浪咆哮,一艘大船之中,有声音夹杂着暴虐和愤怒之意:“侯霄尘走了,武卫军也走了,按照时间,明后日,这些家伙也许就会跨入北海……要不要主动出击,在北海伏击他们?”

    “作死吗?”

    有人声音冷静,带着一些冷酷:“上千武卫军,还有侯霄尘、金枪、玉罗刹多位强者在,三大组织那么多旭光强者都死在了他们手中,伏击侯霄尘他们?你脑子全是粪吗?”

    那暴虐声再起:“可就这么让他们走了,老子不甘心!金枪那混蛋,这几年,杀了不少兄弟……”

    “那你带人去伏杀他们,兄弟们愿意,我不阻拦!”

    “……”

    此话一出,大船中安静无声。

    那暴虐声有些无奈:“大哥不去,我们哪有这本事……”

    有些不甘心。

    可老大不去,他们真没这个胆子,侯霄尘太可怕,老大去了,在海中,也许还有机会,毕竟那些人都是陆地强者,而北海,却是他们的地盘。

    “那就闭嘴!”

    冷酷声再起,不是太愿意理会,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出馊主意。

    伏击侯霄尘?

    三大组织都不敢,你让我去伏击他?

    送死吗?

    好不容易打下了这么大的家业,海中称霸,送死也不是这么送的。

    那暴虐声再起:“大哥,就算不报复金枪他们,也要报复银月……如今,武卫军走了,侯霄尘走了,不如直接杀去银月,屠了他几座城,也让武卫军和侯霄尘他们后悔!”

    “银月穷困,除了白月城之外,哪还有富裕之地?”

    冷酷声带着一些不满:“白月城那边,也许不止侯霄尘一人隐藏了实力,白月城相当危险,袭击白月城,毫无意义,也许还会招惹一些麻烦。”

    “大哥,就算不动白月城,那也要杀一些银月人才行,银月还有几座城毗邻月海,屠了一座便是!要不然……不止我,兄弟们也不甘心!再说,这些时日,兄弟们也憋狠了,出去放松放松,北三省在打仗,咱们不好现在上去,免得成了靶子……可去银月潇洒潇洒还是可以的,要不然,大家都憋不住了!”

    此刻,那大船之中,也响起了一阵喧嚣。

    “是啊,老大,三爷说的不错,都快憋死了!”

    “就是,而且武卫军之前杀了我们不少人……银月那群蛮荒野人,可恶的很!”

    “……”

    群情汹涌。

    这时候,坐在宝座上的白衣男子,微微皱眉,看了一眼人群中那个大胡子,额头上还有一道伤痕,那是金枪前两年留下来的。

    显然,这位迫不及待地想去报复了。

    他微微皱眉:“侯霄尘这人,阴险狡诈,他敢带着武卫军离开,不会毫无准备!银月那边,也不是白痴,现在去,也许就是陷阱……”

    大胡子暴躁道:“老大,我们是海盗,不是政治家!打一枪换一地,以我们的实力,还用担心那么多吗?银月要是那么强,早就称霸了,还用等到现在?”

    他有些不满,不满这位老大的不近人情,优柔寡断。

    当然,不满没用,他实力不如这位。

    在海中,实力为王。

    何况,银月算什么?

    他们连中部海岸线的一些城市都洗劫过,他们是人,也要吃喝拉撒的,还要女人泻火,最近因为形势不对,很久都没出动了。

    现在银月那边,明显防守进入了一个真空期,不去银月转转,都对不起自己额头上这道差点要了自己命的伤痕。

    金枪那老东西,迟早弄死他!

    前两年,他是输了一筹,可这两年他是超能,进步更快,不信金枪也进步和他一样快。

    见大胡子暴躁无比,又看其他人,也是蠢蠢欲动。

    白衣男子沉默一会,淡淡道:“那你带一些兄弟去吧,小心一些,一旦有不妥,就迅速撤离……记住了,不要在陆地久留!”

    大胡子大喜,急忙道:“放心,爽完了咱们就回来!”

    总算是答应了!

    下一刻,大胡子迫不及待,大吼一声:“去银月洗劫,杀人放火睡婆娘,银月穷是穷,银月的女人都嫩的很,能掐出水来,哈哈哈,还有银月女武师,劲道十足,兄弟们,跟我走了!”

    “三爷威武!”

    一群人,杂七杂八地吼了起来,纷纷跟着大胡子一起朝外走去,外面,还有几艘大船。

    一直到他们离去,白衣男子身后,走出一人,戴着面具,声音微微有些沙哑:“你知道侯霄尘奸诈,离开后,肯定有所准备,还让海鲨去银月,这不理智!”

    白衣男子平静道:“理智,就不是海盗了!再憋下去,海鲨都快造反了,难道非要等他造反,然后互相残杀?”

    面具男沉默了下来,没再说什么,只是提醒道:“白将军,这支海军,对我们有大用,不要折损了太多力量,海鲨虽然暴躁,可实力不弱,而且勇猛善战,白鲨卫也是我们获得海域宝物的重要力量……”

    “不需要你来提醒。”

    白鲨说了一声,又道:“你若是不放心……你暗中带人跟过去,小心一点,离远点,没问题就罢了,有问题,可以及时接应。银月那边,不去白月城,问题应该不大,只要海鲨不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及时离开银月,也不会有太大麻烦。”

    面具男思索一会,还是点了点头:“那我带人跟过去,免得惹出麻烦来。”

    说罢,没再继续说海鲨,而是说起了其他:“上面有命令传来,让我们尽快整合北海所有海盗势力……”

    白鲨皱眉:“我知道了,不过没那么简单的!北海海盗,现在名气大的有七家,加上我们,足足八家,每家都有旭光坐镇,这也就罢了,其中的海妖盗,甚至还有几头水中大妖辅助……难缠至极!”

    他们白鲨盗,强是强,可如今,明面上也不过排在第四,前面三家,都很强大,甚至有旭光巅峰强者坐镇。

    难缠无比!

    白鲨想着这些,有些烦躁,可也知道,上面能量很大,若是不应允,哪怕他在海中,也很麻烦。

    说了几句,又道:“想整合其他人,还需要一些力量支持,而且……其他几家,未必没有人支持,北海海盗势力强悍,没有陆地上一些人支持,没那么容易走到这一步,据我所知,海妖盗就可能是临江总督府暗中支持的……”

    “临江总督府?”

    面具男嗤之以鼻:“不用在意!临江那位,不过刚跨入蜕变期,临江行省的旭光,不会超过10人,他倒是野心勃勃,也不想想,身处北方,后有银月,前有北方三省……他临江行省,哪有资格立足?还想自立,他自立那日,就是找死的那天!”

    对那位临江霸主,他是不屑的。

    白鲨却是有些疑惑:“他跨入蜕变期了?怎么那么快……之前的寇将军都没能跨入……”

    面具男摇头:“不知道,也许也有人暗中支持他,我这边也是上面给的情报,让他强大起来,也许是为了抵御银月,将银月一些人限制封锁住!”

    临江毗邻银月,银月又是极其重要的地方,早早就有人开始布局了。

    白鲨皱眉,没再说什么。

    面具男又道:“你不需要管太多,背后的支持者,都不需要你操心,能整合整个海域力量就行,只有掌握了北海,才能将整个北方限制住……”

    白鲨也没太当回事,指望我们这些人,彻底封锁北海,那是太过高估他们了。

    海盗终究只是盗匪。

    若是北方19行省真要进入中部,不是海盗势力可以阻挡的。

    “对了……”

    这时候,面具男好像想到了什么:“听说那袁硕的徒弟,八大家的传承者李皓,如今还在白月城,若是能抓住李皓,那就尽量抓住他!此人很重要,手握重宝,而且红月的人一直在盯着他,不单单宝贝值钱,这人,也很关键!”

    白鲨微微点头,没说什么。

    只要对方在白月城……他是不会去的,出来差不多。

    所以不管面具男说什么,他都不是太在意,先应付着再说,白月城一定还有强者在,他虽然也很强,可也没底气对付侯霄尘那个层次的强者。

    面具男又说了一阵,很快离去,带人追踪海鲨去了。

    海鲨战力不弱,最好不要折损在了这边。

    ……

    与此同时。

    李皓也看完了一些资料,吐了口气,没想到,北海还有这么多海盗,按照金枪他们留下来的资料,偌大的北海,海盗势力上百股。

    其中,有八家强悍无比,都有旭光坐镇不说,甚至还有旭光巅峰存在。

    前两年,武卫军还遭遇了其中一支较为出名的海盗,白鲨盗,据说首领白鲨,是个极其强悍的家伙,只是上次没遇到,而是遇到了对方的三统领,也是一位旭光强者。

    白鲨盗三大首领,居然都是旭光,人员上万,那位三统领带着上千人,要来洗劫白月城……结果被武卫军击退了,金枪还差点杀了那家伙,只是被人逃走了。

    那一次,武卫军也折损了不少人。

    不过这两年,对方也不敢再来侵犯月海海域了。

    “海中,这么多旭光吗?”

    一家海盗势力,居然就有三位旭光统领,李皓微微皱眉,这么强悍的,那整个北海海盗,多少旭光?

    怎么可能这么强!

    许久,李皓眼神微微眯起,也许……不单单是海中盗匪,还有一些人暗中支持呢。

    养寇自重也好,或者另有谋算……反正,李皓算是看透了那些大势力,大人物,大家族。

    没几个好东西!

    要不然,这么多旭光,何必都来当这个海盗?

    在陆地上,也能当一方霸主了,加入三大组织也好,加入九司也好,都混的不会太差的。

    “侯部长他们一走……这些人,看来未必能忍得住啊……主动出击吗?”

    李皓陷入了沉思,片刻后,有了一些决定……可以先去看看,大海……自己也没深入过呢。

    适应一下也好。

    谁让自己没走呢,此刻,李皓倒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我也走算了,让那些老阴货自己去折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