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吃小鸡 作品

第185章 追风靴(求订阅月票)

    这一次的修补,持续时间很长。

    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李皓身边的神能石碎片,都快堆积成山了。

    除了洪一堂的那颗大石头,李皓带来的神能石,也足足消耗了八千枚!

    是的,八千!

    之前,官方给了一万枚定金,李皓差点耗空了。

    算上洪一堂的,这一次消耗的神能石超过了一万枚,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可不单单是光明剑一人吸收的,李皓几人都吸收了许多。

    不止如此,小剑中,其实也存了不少,不至于每次都要补充才能用了。

    反正,他是花给光明剑看的。

    他要让光明剑知道,这次花费了多大的代价,至于官方给的定金,都不够消耗的。

    而李皓,本身也吸收了许多剑能,融入了心脏超能锁,可依旧没有感受到饱和。

    这让李皓很是心累。

    这么说,他没办法和其他人一样,进行所谓的解封,然后战力暴涨……真憋屈,他现在实力不弱了,若是也能解封,不说超越旭光,解封之后,战一下蜕变期可以吧?

    实在是可惜!

    别人都行,他却是不行,到底是潜力太大了,还是说,他就是不行呢?

    想解封战力,最少也要饱和一条超能锁,甚至更多,南拳这些人,好像都是先饱和四肢超能锁的,所以,这些人一般最少都饱和了四条以上。

    唯有如此,才能解封。

    光明剑解封了五条超能锁,都是内腑超能锁,不代表她内腑五条都饱和了,李皓判断,也许饱和一条五脏超能锁,就能进行解封,只是解封之后实力不同罢了。

    而洪一堂,应该饱和了不少。

    否则,不可能每次都这么淡定,解封之后,压制起来也相对轻松,应该是饱和的越多,解封起来越容易控制实力,不会出现超负荷。

    ……

    一天一夜的时间。

    当天色再次泛现亮光,众人全部睁开了眼睛。

    光明剑长长吐了口气,吐出了一口浊气,夹杂着一些血腥,看向李皓和洪一堂,开口道:“这次多谢二位了!”

    洪一堂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提醒道:“欠我三千枚神能石,记得就行……”

    和南拳一个价。

    也没抬高价格。

    至于他自己吸收的那部分,就当劳务费了,这个他一般是不计算在内的,出战一场,收点劳务费不过分。

    光明剑什么都不说,直接取出一枚储物戒:“人情记下了,这些神能石应该差不多够数量了。”

    洪一堂不客气,直接接了过来,探查了一下,笑了:“只多不少,行,那就没债了,比贺勇靠谱一些,那家伙欠钱不还,不是个东西。”

    李皓也是意外,真有钱啊!

    三千枚,只多不少,说给就给,这光明剑,没少从国公府捞好处啊。

    光明剑见李皓看来,开口道:“这是先前杀国公府几位将军夺来的储物戒,五位旭光,储蓄还是不少的。”

    五位旭光顶级强者,还都是将军一级的人物。

    单凭这一点,就足够了。

    说罢,光明剑又道:“银月官方那边,那是他们的事,你刚刚的消耗,我也会补给你,但是目前我手上没这么多神能石……”

    李皓也不客气,“那就算了,这次的战利品……你杀了几位旭光巅峰,储物戒归我就行!”

    这一战,击杀了足足12位顶级强者。

    除了樊昌和黑寡妇逃走了,剩下的12位强者全部被杀,而且一路上,李皓也杀了两位旭光,数位三阳,此刻,他手中一堆储物戒呢。

    “那是你应会得的……”

    李皓也不说什么,看了一眼洪一堂,洪一堂也杀了几位强者,除了那位蜕变期的储物戒他拿走了,剩下的都被狗子收走了,交给了李皓。

    洪一堂见李皓看来,有些没好气道:“看我作甚?我杀的人,东西给我,战利品都是我的,我现在养着一堆人呢,你还想贪墨我的?”

    “……”

    李皓讪讪,我还真有这想法。

    主要是,这位一直显得高风亮节的,东西说给就给,寻思着你也不用,不如给我算了。

    结果……人家也要的!

    哎!

    李皓叹息一声,取出了一枚储物戒。

    死掉的12位强者,李皓杀了5位,狗子杀了两个,光明剑杀了3位,洪一堂就杀了两人。

    可李皓杀的,都是弱者。

    一位旭光中期,四位旭光后期。

    光明剑杀了两位巅峰,一位后期。

    狗子都杀了一个巅峰,一个后期,水中那位,其实也是狗子配合杀的,不过李皓算自己的人头了。

    洪一堂杀了一个蜕变期,一个中期。

    实际上,战功不是这么算的。

    洪一堂顶住了所有人的压力,一直防守,严格来说,李皓能杀这些人,大半功劳都是他的,不过李皓也不和洪一堂太过客气……

    我拿到了好东西,也都是大部分喂给了你剑门中人。

    剑门的30位武师,消耗也不小,都靠李皓呢。

    不过,实际上也算是洪一堂出钱的。

    看着那一枚储物戒,洪一堂也是直翻白眼,这小子……你数学学的不错啊,除了乾丰的那一枚,还真就给了自己一枚旭光中期佩戴的储物戒。

    他也懒得计较这些,直接收下。

    没说不要,让李皓的算盘落空了。

    洪一堂笑了起来,李皓也笑了,“洪师叔缺钱的话,随时找我……没钱,就去抢海盗,还怕没钱吗?”

    “……”

    洪一堂笑容收敛,去你的!

    李皓也是乐呵呵的,这次收获他没清点,但是一定不会少,都是大人物,实力也都强悍无比,身上不带个千儿八百的神能石,也配叫大人物?

    这么算下来,除了洪一堂拿走了两枚,他还有10枚之前收获的储物戒,还有北海大盗两位旭光的,多位三阳的……怎么着,收获万枚神能石不算多吧?

    另外,官方还欠自己两万枚神能石,外加一柄源神兵呢。

    说起源神兵,这次应该也有收获,李皓倒是没太在意,有些尸体直接就收起来了,应该也有一些。

    这一战,是真的发财了!

    官方给的神能石,也还剩下两千枚,李皓自己这边,原本也还剩下接近两千枚……

    就在前些天,他还因为一枚神能石舍不得用呢,现在……

    李皓心中感慨,有实力,才有资本啊。

    没实力,只能化为炮灰。

    看看,没钱了,杀几个大海盗,不就来钱了?

    洪一堂没他那么多感慨,开口道:“你这家伙,也别太张扬了!银月的局势,未必有那么好,具体的我其实不是太清楚,但是我知道,银月是许多人的眼中钉……你表现的越是优异,越是容易遭到打压!你别和你师父一个样,当年他跳的最欢,最后被人压制在了银城,不得出去……”

    李皓扬眉:“说起这事,我倒是要说几句了,银月不弱,当年映红月如何能做到,逼迫我师父一直在银城龟缩不出的?侯部长他们……”

    虽然侯霄尘为了袁硕,好像和映红月战了一次,可那次之后,也默许了袁硕龟缩不出,只能待在银城。

    对李皓而言,这不符合银月人的作风。

    对袁硕而言,也太过残忍。

    其他人都能离开,都能随意走动,唯独袁硕不行,相当于坐牢了十几年……

    洪一堂翻白眼,不想说话。

    倒是光明剑知道一些情况,闻言,轻叹一声:“你师父……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银月为了大局,那时候也不得不答应,总不至于要了你师父的命。映红月只是其中之一罢了,还有浮屠神山的山主,阎罗组织的阎罗,飞天组织的飞剑仙,昊天神山的昊天山主……银月那时候根本不可能抵御他们,能给你师父争取一条活路,就算不容易了。”

    李皓一怔:“不会吧?不就映红月吗?”

    别闹!

    按照你这说法,三大组织,七大神山,一下子就给得罪的差不多了。

    七大神山中的两位,三大组织的三大首领,合着都和我师父有仇?

    开玩笑呢!

    洪一堂看了一眼李皓,轻咳一声:“差不多吧!你师父的八卦,你不知道的还有不少,知道的只是一些银月内部武林的事,你师父曾去过中部,甚至游历过大江南北,四海为家,年轻的时候,他有段时间,为了五势融合,没少乱跑……得罪的人实在太多。”

    “那怎么不都打死……”

    李皓忍不住吐槽!

    这烂摊子留的!

    “要不有人罩着,要不打死了不好交代,要不就是他主动挑战人家的,能留手,那也不能随意打死……”

    洪一堂还是解释了几句,不是不想,而是有时候不能做。

    你主动挑战人家,不能留手也就算了,能留手,你还要打死人家……那就是真的魔了!

    袁老魔是魔,可也不代表就彻底疯了。

    可如此一来,自然也就留下了不少仇家,别人不会因为你不杀他,就会感激你的。

    “也就是说,我师父遍地都是仇家,凡是大组织,几乎都是他仇人了?”

    “差不多吧!”

    洪一堂笑了起来。

    李皓好奇道:“那前些天,我师父怎么敢出来了?”

    既然这么危险,怎么还出山了?

    而这一次,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危险,没遭遇三大组织七大神山的围攻。

    “时候差不多了。”

    洪一堂解释道:“不少人此刻都面临一个关卡……你师父出来了,也许能帮大家解决这个关卡,所以,到了这个阶段,放他出来,也是一些人的默契。”

    李皓明悟了!

    解封,五脏……

    一些人,惦记上了师父的五禽秘术了。

    觉得此刻,袁硕落伍了,但是可以放他出来了,也许可以研究出应对之法。

    李皓心中想着,冷哼一声,微微凝眉道:“为何对我老师如此有信心?”

    “你老师……”

    洪一堂考虑了半天,这才失笑道:“天赋才情是一点,这些不算太关键,关键是,你老师掌握了太多的古法!你要知道,当年他为了修炼,他可能是第一批,在银月大地上挖掘古遗迹的武师!他掌握的古法太多了,但是他一直都独自享受,可不会分享给别人,很多古籍,到了他这,其实就算失传了。”

    “他的五禽秘术,修炼起来,也许你觉得简单,却是最适合人修炼的,甚至适合所有人修炼,适合普通人,适合任何人,适合资质差的,也适合资质好的,没有任何要求,谁都能练!”

    “你修炼五禽秘术,就没觉得,很容易入门吗?可你也修炼过其他功法,你觉得,修炼起来难度大吗?”

    李皓想了想,点头,还是有的。

    无影剑也好,柳絮剑也好,包括九锻劲,其实入门都挺难的。

    若非李皓实力强悍,也没那么容易入门。

    倒是五禽术……真的挺简单,早几年,李皓当养生拳来打,后来顺理成章地学习了《五禽吐纳法》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转变一下呼吸法之类的,也是顺利无比。

    “而且,五禽秘术,修炼到了极致,感悟五种势,相当于古武中的五条大道同修……这还是同一门功法,其中的东西,你现在也许不懂,但是强者们都知道其中难处。”

    李皓看向他,微微皱眉:“这和修炼五种功法,感悟五种势,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

    洪一堂摇头:“你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你现在就没发现,你的五种势,融合起来不容易吗?若非你有一种特殊剑意作为总纲,你觉得,你可以糅合五种剑势吗?”

    李皓摇头,没戏!

    “你一个堪比旭光的,都没办法做到,强行融合,你师父融合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李皓一怔,没想过这一点。

    “这就是一门功法的好处,一门五法,五法同源,否则,正常人是做不到五势融合的,别说五势了,两势几乎都没希望!”

    “你师父破百期间,完成了五法同修,五法融合,自然不简单。”

    李皓点点头,半晌才道:“可老师的实力……”

    还是太弱了!

    “急什么!”

    洪一堂失笑:“你替他着急,还不如替你自己五势融合着急!袁硕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强化五脏,在这个过程中,寻找改良功法的契机,时机一到,五势必成!五势一旦成功彻底融合,完成了他的蕴神境,很快,他就可以跨入下一个境界……你呢?”

    李皓一愣,我?

    “你能迅速完成五势融合,进入蕴神下一个阶段吗?”

    李皓摇头,没戏。

    到现在,他还没找到头绪呢,蕴神境,他其实都不是太了解,只是有些大概的猜测。

    “所以,你替他着急什么?”

    洪一堂笑道:“他进入蕴神下一个阶段的话,也许就是旭光之上了,和我们解封后一样,所以,没必要担心他如何,你倒是要考虑一下你自己的路,到了这个阶段,其实也可以思考一番了!”

    “五势融合一道吗?你没你师父走的远,没他走的精通。自己多多思考,否则,你短时间内,也许会迅速爆发,超越你师父,可迟早,他都会追上来,再次甩开你!”

    李皓若有所思,点点头。

    一旁,光明剑倒是开口道:“我看你的剑势,有些杂乱……没有理顺。剑势很多,但是正如你自己所言,缝合而已,现阶段,倒是可以尝试理顺他们,然后一一强化,完成合一,也许是一条路。”

    说罢,又道:“另外,你走五势融合……你感悟势好像很快,那还不如再感悟一些势,质上不如你师父,可以从数量上超越。”

    “无影剑算是一种暗能量剑术,你若是愿意,我可以传你光明剑,还有风雷剑……”

    李皓一怔,看向她,半晌,摇头。

    不学!

    开玩笑,我不想学光明剑。

    光明剑好像知道他的心思,叹息一声:“光明剑对男人其实没太大影响,我是女人,所以当年修炼之后,才会出现一些状况,阴阳无法调和……其实若是我能修炼无影剑到极致,也许也可以转变一些,可惜,无影剑死后,功法失传了,应该被袁硕取走了。”

    因为李皓就会。

    李皓点头,开口道:“光明剑修炼到极致……就会这样吗?”

    变成男人?

    若是如此,对男人倒是没太大影响。

    还有,光明剑的话,也让他心中微动。

    五剑融合,有些杂乱,不如师父成体系,那若是继续增加呢?

    六剑,七剑,八剑呢?

    可是,势要蕴藏在哪呢?

    四肢?

    头颅?

    这些地方,也有超能锁,严格来说,也不是不行的,只是,李皓忽然有些畏惧,因为五脏融势,老师做过,所以他不怕,可自己去单独开辟……他还是有些畏惧的。

    可很快,又不得不去深想。

    也许,的确是个办法。

    这一切,他暂时压制了下来。

    现阶段,他可以提升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继续强化肉身之类的,强化五脏,彻底融合五势,每一次突破,对他而言,都是一个提升。

    还有超能锁一直无法饱和,也可以尝试继续填充,还能想办法,搭建天地五桥……李皓现在还没到绝路上,前面的路,还是有的。

    三位剑客在一起,倒是聊了一些修炼的心得。

    聊到最后,洪一堂主动开口道:“趁着李皓在,把追风靴拿出来看看吧,也许他能动用,否则……你抢来了,大概率也是白抢!”

    其实李皓也好奇,但是一直都没问。

    此刻,洪一堂主动开口了,光明剑倒也不含糊,直接取出了一样东西,叹息一声:“为了此物,我在徐家待了二十年……哎!”

    那是一只靴子,呈现青色。

    倒也显露不出什么特异之处,和李皓的星空剑其实一样,都看起来平常的很。

    李皓微微皱眉:“追风靴……你的光明剑,和追风靴,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阴暗属性压制你的光明属性?”

    这靴子,他看起来,倒是有些风系的感觉。

    看着,也不像暗属性啊。

    光明剑摇头:“不,这靴子,有暗属性之力!所以我觉得,可能是风、暗双属,当年使用的人,也许有心打造一副可以行走黑暗中的靴子,至于风属性……应该也是有的。”

    风暗双属?

    “所以你要抽取其中的能量,镇压自己的光明属性?”

    “不是镇压,是融合!”

    光明剑又道:“光明剑适合男人修炼,女人修炼的话,很容易出现一些弊端,想解决,最好的办法就是阴阳调剂……可我的剑意太强,一般的黑暗属性没用!入体,只会被瞬间击溃,唯有这种古文明黑暗属性的宝物,提取出来的力量,才能让我平衡力量。”

    说到这,迟疑了一下,又道:“徐峰修炼的是水属性,水寒到极致,便是冰,也带有一股阴暗属性,他可以抽取一些追风靴中的力量,所以,若是徐峰活着,修炼到蜕变期,是有希望抽取足够多的黑暗能,为我平衡阴阳的。”

    李皓想了想,点点头。

    也许吧!

    至于对方提起徐峰,他都懒得去想这个,人都死了,被他杀死的人,他很少会一直去记着。

    此刻的李皓,倒是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追风靴。

    只有一只。

    他拿到了手中,也是平平无奇。

    没什么特殊之处。

    当初,拿到了张家的刀,其实也是如此。

    运转了五禽吐纳术……一股淡淡的能量,溢散出来,涌入李皓体内,而光明剑则是心中一惊,忍不住道:“你可以抽取出来?”

    李皓瞥了她一眼,大惊小怪。

    可不得不说,五禽吐纳术,有些古怪,有些特殊,好像什么力量都能吸纳,都能抽取出来。

    其他吐纳术,是没有这样的效果的。

    “这么说……”

    李皓心中想着,哪怕没有八大家血脉,其实只要会五禽吐纳术,也能运用这些兵器?

    老师可以用张家的刀,之前倒也没深想,可现在一想……也许不是张家的刀随便谁都能用,而是五禽吐纳术,真的不一般。

    有种通用版功法的感觉,什么能量都抽取,什么能量都吸收……

    当然,未必能动用兵器核心就是了。

    可李皓知道一点,这些神兵……其实也欺软怕硬,你要是比神兵强,其实也没什么主人不主人的,比如火凤枪,之前被李皓威胁了一阵,后来不也怪的吓人。

    李皓怀疑,现在侯霄尘来了,自己都有可能把火凤枪夺来。

    他稍微吸纳了一点靴子中的能量。

    剑能是柔和的,刀能是霸道的,而靴子中的能量,给李皓一种轻柔、阴暗感。

    剑能养身,刀能主攻。

    这股鞋能呢?

    李皓考虑了一下,选择了融入体内,一瞬间,这股能量钻入体内,好像钻入了脚中,李皓隐约间发现,双腿之中,出现了超能锁。

    而这股能量,被超能锁吸纳了。

    吸纳之后,李皓尝试了一下运转内劲……也没感觉到什么特殊变化。

    “只是强化超能锁?”

    李皓心中想着,忽然拿起靴子,直接脱下自己的鞋子,穿到了脚上。

    光明剑欲言又止,好半天才道:“徐家都是供奉用的……”

    没人会真的穿!

    而洪一堂,则是角度刁钻,略显嫌弃:“也不怕上一个穿鞋的,会有脚气,或者脚臭!”

    “……”

    李皓无语了,看了一眼这位,认真的?

    这可是神兵,哪来的脚气脚臭的。

    可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有些嫌弃了。

    没去想这个,穿到了脚上,李皓思考一番,运转五禽吐纳术,瞬间爆发鹿盈术,一个弹跳……瞬间,他消失了。

    洪一堂心中一震!

    光明剑也是脸色微变,看向天空。

    片刻后,李皓落地,脸色略显苍白,消耗太大,却是有些震撼:“卧槽!”

    速度好快!

    快到他有些感觉是瞬移的感觉,他有些震撼:“徐家居然不用,而是供奉起来了?这玩意穿上去,消耗是大,内劲不要命地涌入其中,可是……这是逃生利器啊!我刚刚运用了一下,瞬间突破了千米……千米,哪怕洪师叔追杀,也要一点时间吧?”

    光明剑比他还要震惊:“你居然可以使用?”

    洪一堂也是摸着下巴:“八大家血脉这么厉害?还是说,李家的血脉,什么兵器都能用?”

    还真不是!

    李皓其实知道,他压根没用什么滴血认主之类的,只是用了五禽吐纳术,这么说,应该是五禽吐纳术,才是运转这靴子的核心。

    就如小剑,哪怕到现在,李皓抽取剑能,其实都是用的五禽吐纳术。

    小剑……好像还没认主。

    是的,到现在,李皓都没能将小剑收入体内。

    所以严格来说,此刻的他,并非小剑的主人,只是一直在借用,而核心,也是五禽吐纳术。

    老师一直在用张家的刀,他也没做什么滴血认主的事,核心也是五禽吐纳术。

    光明剑惊骇之余,有些激动:“靴子中的黑暗能,可以抽离出来吗?”

    说罢,又有些扭捏:“那个……抽离出来的话,若是需要双修……”

    “咳咳咳!”

    这一刻,李皓震惊了,啪地一声将靴子脱下扔了出去,一脸的惊恐。

    一个糟老头子,跟我说这个?

    当然,他没忘记,某一天,他的老师,也和他双修过……那一次吸收血能太多,他和老师一起给吸收掉了。

    可光明剑的意思,好像不是那种意思!

    太他么可怕了!

    光明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忽然面部扭曲了一下,片刻后,呈现出了一张不太一样的脸,叹息道:“其实之前只是伪装……”

    李皓龇牙,不吭声。

    是啊,伪装的。

    可是……那又如何呢?

    只是从一个老头子,变成了一个有些粗犷的大妈而已,是的,粗犷!

    不好说丑!

    可的确只是大妈的脸,还有些粗犷,简单来说,还有些小胡须,还挺重的!

    眉毛特别粗!

    你这……还不如刚刚那老头的样子看的顺眼,起码看起来,还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子,现在一看……我的天,李皓发誓,自己不是以貌取人……咳咳,有那么一点,可这位,真的有些……汉子化了!

    当然,若是口味重,倒也无所谓了。

    光明剑见状,再次叹息一声。

    人丑,没人权。

    看看银月武师就知道了,映红月喜欢漂亮的,袁硕其实也是,看人家碧光剑长的好看,就手下留情了。

    不止他们,很多银月武师都是一路货色。

    好看的,他们就喜欢。

    或者说,男人……呵,都这样!

    光明剑见李皓这表情,也是无奈,心中也是悲苦,这么看来,又没希望了?

    李皓可以用追风靴,可以说,这是她最大的希望!

    可是……现在李皓这样子,真让人悲伤啊!

    李皓也是无语,一旁,洪一堂轻咳一声:“李皓,你什么态度?怎么说也是你前辈,一惊一乍的做什么?光明剑年轻的时候,其实还是很好看的,只是后来,越是修炼,越是……咳咳!”

    年轻的时候,刚出道的时候,其实也算眉清目秀。

    可要说很好看……洪一堂回忆了一下,咳咳,也就那样吧,大街上遇到的,不说一堆,也挺多的。

    不过女武师不多,若是一直那个样子,也许后来也能被称为武林一枝花,谁让银月武林,男多女少呢。

    李皓讪讪,干笑一声,急忙道:“没那意思……只是……”

    他想说,别提双修,只是抽取其中能量,又不是非要那样才行,办法多了去了,五禽吐纳术直接抽取出来,不也一样吗?

    为何,你们都考虑双修的事呢!

    真龌龊!

    光明剑再次叹息一声:“其实改变样貌,那都无所谓了,主要是我的光明之力修炼到现在,也到了极限了,再这么下去,我担心会爆开!所以追风靴,也成了我最后的希望……”

    洪一堂沉声道:“那就暂停修炼……”

    “那不如死。”

    光明剑摇头,若是不想这样,她早就不修炼了,何必变的这么强。

    对武师而言,明明可以继续变强,可因为畏惧危险,不敢继续修炼下去……那还不如死去算了。

    李皓思考了一番,忽然道:“你要的,只是其中的黑暗能量,对吧?”

    “对!”

    光明剑急忙点头,李皓思考一番:“未必需要这个能量,我可以给你试试……用一种极其精纯的暗系能量补充你的身体,但是……若是能解决问题,这追风靴,你要送我!”

    光明剑有些迟疑,倒不是因为追风靴,而是开口道:“一般的暗系能量,进入我体内就会爆开,直接被击溃,我试过的,哪怕旭光的也不行!我曾杀过一位旭光后期的飞天强者,结果也没任何作用……当然,你若是能解决我的麻烦,追风靴本就是为了解决这个的,你拿走随意,只是小心徐家,他们不会放弃追风靴的,哪怕徐镇父子的死,也没追风靴重要……”

    一般的暗系不行,那剑能提纯后的呢?

    神秘能提纯的,还有些稀薄。

    用暗系神能石提纯后的呢?

    经过剑能提纯,暗系元素精纯,应该也能比得上靴子内的那股能量吧?

    李皓迅速翻看了一下,很快,找到了几块呈现暗色的神能石,试试就知道了。

    他破碎了神能石,这一次,没有彻底转换成剑能,而是用剑能进行提纯,这其实很浪费,但是对李皓而言,也无所谓。

    一股暗系能量,被他提纯了出来,他一指头点在了光明剑身上,一股暗系能量涌入。

    这一瞬间,对方体内好像传出一股强悍的反震之力。

    可是,很快,暗系能量便被吸收消融了。

    光明剑一直很忐忑,下一刻,忽然眼神大亮,忍不住看向李皓:“好像……好像没有被击溃……”

    她有些震撼,这也可以?

    她这些年,其实尝试了很多办法,甚至夺取过一些暗系源神兵,结果都没用,可李皓这边,好像很轻松地就解决了问题。

    此刻,洪一堂也是眼神微微一动。

    李皓这把剑,真不简单。

    可以释放出修补肉身的特殊能量,现在看来,还有提纯元素能的作用,这李家的剑,不愧是神剑!

    真想抢走算了!

    哪怕他,这一刻都有些心动了,可很快,又压制了下去,心中默念,一切都是虚妄,人比兵器强,兵器只是外物,何况,李皓能用,不代表我能用。

    光明剑则是没想那么多,只有激动:“可以……真的可以……李皓,追风靴给你,你还有其他要求,都可以提,我需要大量这种暗系能量……”

    有了暗系能量,她也许可以再进一步,这是其次,也能缓解光明之力越来越强的弊端。

    另外,容貌,也许可以恢复到从前。

    虽然不是美绝人寰……可作为女人,谁也不想要那满嘴的小胡须,谁也不想要那粗犷的比男人还要粗犷的眉毛,甚至都快长出喉结来了。

    至于武道上,再进一步,也许无法跨入更高层次,可五脏、肉身,都可以得到缓解,强化起来,超能锁也会稳定下来,不会出现之前那样,容易崩断的事。

    越强,越难崩断超能锁的。

    而她和南拳这种,都很轻易地崩断了五条。

    李皓也微微松口气,能行就好,他还真舍不得那只靴子……可惜,就一只。

    可哪怕就一只,这玩意,也是保命的宝贝。

    地覆剑他们也许不在乎,一瞬间突破千米,对他们而言,他们自己也许就能做到,或者觉得不需要逃命。

    可对李皓而言,有了这靴子……那就多了一分底气了。

    这还只是一只,一双呢?

    当听到光明剑这么说,李皓忽然有些意动:“要不我们去找定国公府报仇,夺了另一只靴子……”

    两人瞬间看向他,带着一些震撼。

    我去!

    你疯了吧?

    光明剑都傻眼了,这家伙,胆子这么大的吗?

    光明剑急忙道:“不可!对方府中,强者很多,我当时能成功,只是因为徐庆觉得我必死,哪怕拿走了也没什么,他实力强大无比,没解封的情况下,也能挡住我的攻击,只是受了点伤……他的实力,也许能比得上地覆剑,或者更强一筹,国公府这些年,也获得了许多好处。”

    “而且,府中还有三大将军活着,天地两位将军,恐怕都是蜕变期,而黄将军,最少也是巅峰极致……另外,定国军中,也有大量强者,还有他招揽了一批供奉、客卿,都是强者!”

    她能成功,那是侥幸,加上对方认为她死定了,不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

    可若是再去强抢……恐怕国公府也要搏命了!

    李皓很遗憾,真想抢了!

    一只靴子,瞬间突破千米,那一双,岂不是能两千,甚至三千米?

    这个阶段,强者是强,可一瞬间,能飞出那么远,追杀你的,大概也没几个了。

    洪一堂也是被李皓搞的有些无语了:“你别小瞧了这些家族,两百年的底蕴,也别拿你那早就没了的李家说话,人家能两百年屹立不倒,超能崛起后依旧是一方霸主,隐藏的实力比你想象的要多!东方,几乎就是徐家的天下,三大组织都有些依仗他们的支持……”

    说到这,又道:“真想夺取剩下的一只鞋,那也得等!”

    至于等什么时候?

    洪一堂觉得,也未必需要多久,就现在这情况,也许很快银月就会和各方爆发一些冲突了。

    “走吧,别在这久留了,小心人家给我们砸来几十颗灭城弹,还是很危险的……至于暗系能量,找个地方,慢慢处理!”

    洪一堂不准备继续逗留了,艺高人胆大是不错,可也没必要找死,人家真砸来几十颗灭城弹,若是都和之前那樊昌丢出来的一样威力……他也扛不住。

    一颗就算了,几十颗……他也会被炸死的。

    灭城弹威力具体如何,他也不是太清楚,但是肯定不弱就是了。

    光明剑尽管迫切需要这股能量,可此刻,也只能看人脸色行事,一行三人,带着黑豹,再次迅速撤离,消失在北海之中。

    一直到他们离去许久,才有人小心翼翼地前去探查,等发现人都走了,众人都松了口气,此刻的北海,可不希望这几个魔头在这待着不走。

    外面正乱着,家里再乱了,北海就彻底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