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吃小鸡 作品

第236章 李皓的幼稚(求订阅求月票)

    当“火”字神通浮现,李皓仿佛看到了前路。

    他很兴奋!

    不单单是实力上的进步,而是这一次的试验,他好像试探出了一些未来之路,知道该如何前行了。

    这条路,好像很漫长!

    一字一势,一字一脉,一字一神通!

    如此一来,他好像很有很长的路要走。

    “动静太大了!”

    李皓其实还想试验一下,其他四大神通。

    “火”字归位之后,一切内敛,他好像没之前那种承受不住的感觉,如此一来,他完全可以分别再完善四字神通,也许无法一起爆发,可这样一来,就解决了他一个很大的麻烦。

    势!

    五字神通若是都能出现,他容纳超能锁进入其中,势不会再受到干扰,也不用像武师那样,再去封印,也不用担心和其他神能一样,出现超能锁断裂危机。

    实力提升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此一来,他可以完善自身,将自身所学的杂乱存在,全部融入其中……

    “秘术也好,呼吸法也好……”

    呼吸法!

    李皓心中一震,呼吸法……一字一脉,那能否一字再加上一种呼吸法呢?

    他学的秘术不算多,可是,很杂。

    五禽吐纳术,柳絮剑,无影剑,九锻劲,以及之前他从平原王那边缴获了许多秘术,那这些势融入了文字,文字能否呼吸?

    “比如水势,以九锻劲为基础成就的势,势有灵性,以前需要转换呼吸法才行……那接下来……我能否单独一字一法?”

    呼吸法,也是这个时代的特色。

    古武时期,没有专门匹配的呼吸法,武道都是通用的。

    呼吸法,是一种局限。

    但是,呼吸法也能发挥出独有的效果,针对性更强了,也许没有古武的兼容并包,可也多了一些特色在其中。

    但是呼吸法太多,太杂。

    强如袁硕,也只是融合了五禽吐纳术。

    可若是……一字一法,一法强一势呢?

    势是有灵性的,现在单独封印在文字之中,那文字能否呼吸?

    这一刻的李皓,突发奇想。

    好像打破了什么桎梏一般,好像开了灵智,或者说,这些时日的接触,观摩,学习,都在爆发,厚积薄发,他看到了太多,见识了太多。

    古武和今武的碰撞,让他想到了许多。

    “火虎……运转火势吐纳术……”

    李皓心中想着,文字再次浮现。

    他在思考,五禽吐纳术能融合,那原本就是拆分开的,单独的火势吐纳术,是什么?

    老师肯定知道。

    但是老师没有传授自己,而是直接传授了五禽吐纳术。

    他迅速翻看储物戒中的秘术,平原王会的秘术很多,他想试试看,有没有单独能成火势的秘书,若是有,让猛虎吐纳如何?

    那时候,岂不是每个文字都在自我修炼?

    李皓眼神闪烁,忽然激动无比。

    他迅速翻看所有秘术,探寻可能能形成火势的秘术,看了一会,微微皱眉,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启动了金铠通讯系统。

    “南拳师叔!”

    “你又折腾什么?第三系神通真的成功了?如此一来,你恐怕真的没有希望跨入武师领域了……李皓,你不要乱来!”

    南拳好像一直想和李皓通讯,只是他没有这个权限,直到李皓和他通讯,他才有机会将自己所想全部说出来。

    带着一些遗憾和苛责:“两系神通,足够用了,为何还要追寻第三系?当前阶段,大家都没这么做,你非要特立独行……”

    “南拳师叔!”

    李皓打断了他:“我记得你的秘术,好像很是霸道血腥,有火爆之势……”

    “咋了?不行?”

    “不是,我问问,南拳师叔的拳法,到底叫什么?”

    南拳有些疑惑,但是还是回复了一句:“《撼天拳》,古武传承中的一种,只是后来一代代改良了,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一直想换战天军中的《血腥狮王拳》,应该对我有些帮助……”

    “南拳师叔,我会想办法帮你换来,你先把《撼天拳》秘术传给我,包括呼吸法,我若是没记错,你的拳法霸道无双,有火爆之势……”

    艹!

    南拳大骂,银月武林,要人秘术,宛如杀人父母,夺人传承,仇恨不共戴天!

    李皓这孙子,居然要我秘术!

    呸!

    我怎么可能会把秘术传承给你,你想啥呢?

    “南拳师叔,10滴生命之泉!”

    “李皓,你莫要欺人太甚……不要觉得我现在帮你,我就会将秘术传承给你,这是我南拳压箱底的本钱……”

    “20滴,不换算了,我若是没记错,火势秘术,并不缺少,我找别人去……”

    “别!”

    南拳迅速回话:“成交,20滴,一滴不少,马上传给你!”

    李皓无动于衷,我就知道。

    你南拳,没啥不能交易的。

    秘术而已嘛,南拳的秘术,又不是什么特别强大的秘术,强在南拳本人,而不是他的秘术。

    片刻后,南拳传来了一段文字。

    包括呼吸法。

    “李皓,说话要算话,我可是违背列祖列宗,将我贺家秘传,传承给了你……你可不能……”

    “回头找我来拿!”

    “好!”

    ……

    皇宫之中,南拳振奋了一下。

    20滴!

    最近赚了不少,上一次李皓就给了好几滴,这次又给了20滴,至于南拳秘术,那有什么?

    他的秘术,其实不算太强。

    比起五禽秘术,不值一提。

    强在他本人强大!

    李皓要换……给就是了。

    南拳兴奋之余,也有些疑惑,李皓要自己秘术做什么?

    他的五禽秘术,说实话,比自己的秘术强许多,而且很全面,五势都囊括在其中,完成五种秘术的融合,袁硕简直是天人一般的角色。

    放着五禽秘术不修炼,跑来修炼自己的拳法?

    若是其他属性,比如光明,黑暗,生命……这些秘术,那还值得李皓惦记,毕竟五禽秘术不囊括这些,可火势……有什么可单独惦记的?

    不解归不解,他也懒得管了。

    反正自己赚了!

    难道是李皓火系神通呈现了出来,无法控制,希望能借助秘术控制?

    他思索了一番,不再去想。

    ……

    与此同时。

    李皓也拿到了《撼天拳》的呼吸法,至于撼天拳感悟出来的是不是火势,大体上方向差不多就行,势这东西,往往都是随心而生。

    比如九锻劲,其实刘隆父亲感悟的是火势,而刘隆是水势,这就很独特了。

    文字之上,猛虎浮现。

    而李皓,迅速运转还不算熟悉的《撼天拳》呼吸法,神意波动,映射猛虎,猛虎匍匐在虚空之上,好像在学习,实际上猛虎就是李皓本人的精神化身。

    一瞬间,猛虎好像开始运转秘术了。

    眨眼间,呈现出滔天之火。

    下一刻,猛虎好像握拳而行,一拳打出……火焰腾空!

    李皓脸色微变,真的可以!

    这一刻,他真的震动了,这么说,自己的猜测,自己的想法,都可以实现?

    一字一分身的感觉了!

    “简直不可思议!”

    李皓震撼,这很不可思议的。

    势还能如此运用吗?

    他的突发奇想,再次被证实,是可行的。

    那融水势,化为“水”字,是否可以同时运转九锻劲呼吸法?

    若是可以……每一个字,都是一个分身,一个独立行走的武师了,若是再由剑意总纲统合,是否可以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要知道,在这之前,是不行的,只能运转一种呼吸法。

    “五势单独运转五种呼吸法,剑意总纲,能否运转五禽吐纳术……不,我本人来运转五禽吐纳术,操控剑意总纲,那是否代表……我一击可以打出六种呼吸法的效果?”

    李皓眼神疯狂闪烁。

    可以吗?

    也许……可以!

    他想试试……但是此刻,动静太大了,已经引起了很多人注意,自己刚刚呈现出了火势,再呈现出其他势,就容易让人忌惮了。

    外界还以为自己破开了多条超能锁呢。

    动静之大,他自己也没想到,原本只是想悄悄修炼的,黑豹足以吞噬一切,现在看来,黑豹太弱,废物一个,没办法将自己引发的动静全部屏蔽掉。

    垃圾黑豹!

    “得找个无人的地方,继续试验,将我其他四系超能锁,全部化为文字,哪怕无法全力输出,弱只弱在肉身,一旦肉身五脏强化,我能动用七系神通!”

    李皓心中震动,到了那时候,除非古文明中强者出现,否则,谁能匹敌我?

    哪怕映红月,他能胜我吗?

    有了这想法,他顿时有些躁动不安,不想继续在这光想,而是希望能够直接施行,虽然目前看来,还不是太稳定……可是,那又如何呢?

    又死不了人!

    再糟糕,还能糟糕到哪里去?

    超能,不也是胡乱开辟超能锁吗?

    也没见他们死光了!

    “去哪才能屏蔽掉这样的大动静呢?”

    战天城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太远了。

    附近的话,动静这么大,恐怕难以遮掩,大家都知道,肯定是他李皓在开辟超能锁,开辟多了,别人也担心的。

    “四海倒是安静一些……”

    李皓心中想着,尤其是水势开辟……也许入海效果更好。

    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此刻,又开始钻研起“火”字来,这时候,猛虎好像在吐纳,一股股力量,在心脏之中开始循环,有些内劲循环的味道了。

    文字,好像真的在呼吸。

    体内的风雷两种属性,此刻也不再暴动,只是这两种属性,李皓恐怕没办法短时间内完成文字的勾勒,因为还没感悟这两种势。

    “洪师叔,我要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李皓传音外面,洪一堂微微凝眉,出去?

    你这时候还要去哪?

    还有,你三系神通,到底有没有完成?

    说实话,他都看不懂了。

    可李皓这么说了,他也没什么可说的。

    “小心一点,现在都在关注你,刚刚侯霄尘倒是出手威慑了一番,九司也不敢贸然探查你……你要是出去,那也要早点回来!”

    “知道!”

    李皓迅速收敛了火势,风雷压制,金铠浮现,镜面碎片笼罩自身,一切收敛,一眨眼,李皓消失在了原地。

    ……

    天星海上,李皓没有停留,而是入海,瞬间朝尽头钻去,他要进入四海范围。

    天星海不大,但是却是很长很长,一直蔓延,贯穿东西,可以直入东海西海。

    李皓思索一番,朝东而去,入东海!

    东海那边,大胡子海盗被他干掉了,那边强者也少,西海那边,也许会引起西方国公注意,如今徐家倒是没人敢乱跑,去东海探查什么了。

    李皓速度极快,直接穿破海洋,迅速朝东海赶去。

    起码要在东海,完成水势水脉的融合。

    ……

    一路疾驰,李皓也不知道花了多久,等跨入了东海范围,天都黑了。

    李皓继续朝东海中央赶去。

    他要在这,完成“水”字勾勒,应该可以,起码在生命之泉消耗完之前,肯定没什么大问题的。

    ……

    同一时间。

    天星城。

    此刻再次恢复了安静。

    北城的动静,已经消失了,李皓不知道有没有完成第三神通的开发。

    九龙阁中。

    几位司长坐在包间中,你一杯,我一杯,都没说话,老司长们都没来,此刻都是现任司长。

    刑法司司长喝着酒,眼神有些冷厉,许久,开口道:“就这么放任他不断进步?今日若是跨入了第三神通,第四,第五,还远吗?非要养虎为患?”

    几人不吭声。

    那怎么办?

    和李皓厮杀到底?

    他不单单是一个人,还有银月武师,还有侯霄尘、洪一堂这些强者存在,加上皇室一直在坐山观虎斗,真血拼到最后,便宜了谁?

    如今,神通虽然死了一些,可都没伤筋动骨,唯有刑法司,是真的伤筋动骨了。

    胡啸被杀,这位刑法司司长,现在满脑子都是复仇。

    内务司司长,长的有些胖,眼睛很小,此刻轻声安抚道:“老胡,稍安勿躁!现在和李皓他们血拼,有什么好处?再等等,第二次复苏一旦开始,我们掌控的一些东西,都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那时候,李皓拿什么来拼?”

    刑法司司长冷冷道:“别忘了,他背后也站着战天城!”

    “我知道,我知道!”

    内务司司长点点头:“可真到了那时候,战天城有机会复苏,有机会出世吗?四面八方,多少人要去银月?那时候,第一个要灭的就是银月,不单单是我们,还有皇室,还有三大组织,各大神山,以及那些一直隐世不出的家伙……”

    “古文明已经覆灭,昔年的新武军团,已经是各方强大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也是我们强大的资粮……”

    反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不能动李皓。

    起码现在不值得。

    一旁,考功司司长也轻声道:“当务之急,不是这个,而是……我们也要强大自己了!之前一直犹豫,忌惮,可现在,不能继续下去了!诸位想必也都感受到了压力,也都别省着,别犹豫了……耗费神能石,多兑换一些生命之泉,强化五脏吧,五禽吐纳术,袁硕是不愿意外传的……”

    之前,他们一直没怎么兑换。

    无他……担心!

    担心妖植太过强大,复苏太多,无法控制,反而会被妖植控制。

    李皓是胆子大,加上他勾连了战天城,小树忌惮,加上小树太过稚嫩,可对九司而言,兑换太多的生命之泉,也意味着让那些妖植复苏更多,这样的话,风险和机遇是并存的。

    可李皓现在都破第三神通了,也不能就真的这么看着。

    几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有些迟疑。

    “那……若是妖植复苏太多……”

    “起码当前阶段,它们是不敢出来的!”

    考功司司长沉声道:“不能因噎废食,要不然,不死在妖植手中,也要死在李皓手中了!还有,皇室有些肆无忌惮了,皇室那边,恐怕……给妖植提供了不少神能石!他们都肆无忌惮了,我们还要顾忌什么吗?”

    既然如此,大家都这么干好了!

    内务司司长轻声道:“咱们也别互相瞒着了,说句实在话,各家的妖植……它们给我们开的价码,到底如何?皇室这边,对外都是10万一滴……皇室养的那位,给皇室起码开了5万一滴……你们呢?”

    显然,能成为九司之一,一般都拥有自己的独立遗迹,而且必有妖植,至于是一处还是多处,无人知晓。

    几人都不说话,而是各自想着什么。

    什么价码?

    有时候,这东西不好轻易外泄,算是机密。

    皇室这边,卖10万一滴,他们几乎不会去买,因为知道,这个价位太贵了,但是对那些没有和妖植有联系的强者而言,还是值得去买的。

    许久,有人轻声道:“应该都差不多吧,我这边……给的是6万一滴……比皇室可能稍微贵一点……”

    “是吗?”

    众人笑了笑,大体上判断了一下,大概都差不多,在5万左右。

    “稳定第三系神通的话,需要稳固五脏和肉身,没有100滴左右,恐怕都难稳固……500万块左右神能石,换取三系神通稳固,诸位觉得划算吗?”

    这不是小数字!

    而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天文数字。

    至于值得不值得,那就看个人了。

    稳定两系神通,大概50滴不到就够了,稳定三系,消耗更大。

    500万块神能石,对任何一方而言,都不是小数目。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没说话。

    至于回去后,大家会不会去做……这就不好说了,大概率都会选择这么做,有人低声道:“妖植凝练生命之泉,花不了这么多,我怀疑这些妖植,起码夸大了5倍以上,也许一万块就能换取一滴……”

    大家没吭声。

    有什么办法呢?

    生命之泉在人家肚子中,你不给,人家不换,你能如何?

    “它们私吞了太多,恢复自身,都在为自己出世做准备……今日恢复的越多,二次超能复苏之后,一旦空间稳固,它们可以出世……也许我们都会给它们打白工!”

    还是要限制一下的。

    可几人,都没说这事,只是各有想法。

    “对了,你们说,李皓稳固三系神通,是靠生命之泉,还是靠李家神剑的?不管靠什么,他应该都将之前的战利品全部消耗一空了……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战天城中换取的?可据我所知,战天城中的妖植,格外强大,据说,难以复苏……李皓靠什么将这妖植给复苏了?”

    这也是他们疑惑不解的地方。

    靠什么呢?

    “会不会是其他妖植?”

    “李皓这么年轻,探索的遗迹没几个,到哪去找第二个妖植……”

    也是!

    几人越想越是头疼。

    可此刻,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皓强大,不过想了想,就算李皓强大了,他之前的收获,大概都消耗一空了。

    就在此刻,又有人低声道:“财政司让出来的那座武科大学……妖植或者古妖,都无法出遗迹,但是,遗迹中遮盖天机,空间稳固……李皓此次若是消耗一空,也许会想进入遗迹搜索宝物,在外,难杀他!可进入之后……你们觉得呢?”

    此话一出,几人一震,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有人轻声道:“他会去吗?这座武科大学,危险度不算高,宝物也不算多,他会贸然去探索?”

    “有宝物呢?他银月武师,可没多少神能石,银月只有一座巨矿,第一次复苏的时候,被各大遗迹抽取一空,如今,整个天星王朝,只有中部才有一座巨大无比的大矿……若是宝物足够多,银月武师,会不冒险?”

    “倒是……可以试试看!”

    几人没再说下去了,而是各自思索了起来。

    当然,这事一家做,那付出代价太大。

    可若是联手去做……若是能在遗迹中将李皓留下,那是最好的。

    若是不行……消耗一下妖植也不错。

    “妖植强大,花费代价,也许愿意切割出本源,甚至……甚至是分身!若是能将李皓留下最好,若是不能,李皓反杀了妖植……那更有意思!”

    刑法司司长留下这话,飘然离去,而留下的众人,都没再出声,彼此喝着茶,都思考着什么。

    ……

    这一刻的李皓,并不在意任何人的算计。

    他只是在勾勒第二枚神通文字。

    肾脏之中,海浪滔天,一条超能锁链断裂,东海大浪滔天,轰隆作响,引发了海中海啸肆虐,震荡的远处一些海盗船只,都纷纷避退。

    东海最近巨浪不少,袁硕当日炸断了东海大桥,影响到今日还在,东海起巨浪,倒也没人在意什么。

    “聚!”

    气血喷涌而出,神意爆发,渐渐地,一团文字成型,李皓只觉得生命力都被抽空了,一时间有些难以为继,生命之泉不断破碎,融入五脏之中。

    一滴滴泉水,瞬间滋润着肉身和五脏。

    剑能也不断涌入体内,帮助李皓修补肉身,再次断裂一条超能锁,对李皓的身体负担更大了,而李皓也隐约感受到了,神意不够强了!

    这么下去,也许还能继续断裂其他超能锁,熔炼文字,可之后,也许难以操控。

    “第二枚……差不多就是极限了……接下来,肉身、神意都要强大,气血也要强大,都强大了,才有把握再将其他锁链破碎……”

    轰!

    天空中,狂风暴雨再次浮现,雷霆四起,甚至有火焰呈现。

    好像海底火山喷发!

    这一刻,海底深处,一处处绝密之地,都有些震动,甚至蔓延到了其他海洋,北海之中,一头大妖,再次睁眼,有些疑惑。

    上一次有本源之力浮现,它睁眼看了一次,提前出现本源之力,是不正常的。

    代表了莽撞和不知死活。

    可这一次……好像天地都有些变化,又发生了什么事?

    东海之中,也有几处绝密之地,微微颤动。

    甚至有形容枯槁无比的妖兽,苟延残喘,睁开双眼,看向外界。

    第二次复苏,要来临了吗?

    ……

    七大神山中,天鹏山。

    此刻,天鹏山上,一头巨大无比的天鹏大鸟,睁开了眼睛,下一刻,瞬间消失,进入了一处秘地,那秘地之中,无数尸骨呈现。

    远处,一头巨大无比,恍如骨架的鸟形生物,传来了微弱的精神波动:“第二次复苏……要开始了吗?我已感受到了天地波动……空间好像在逐渐稳固!”

    “禀大尊……暂时还没第二次复苏迹象,第二次复苏,也许会源自天星古镇,天星大矿破碎,也许才能完成复苏,如今,皇室和九司,把控天星大矿,恐怕还在抑制二次复苏的到来……”

    “是吗?”

    骨架一般的大鸟,没再波动精神。

    那为何天地会出现一些微弱的变化呢?

    天鹏山主见状,再次道:“大尊,如今世间,恐怕已出现三系神通强者,甚至很快会出现四系,五系……我……”

    “你觉得,你实力不够了?”

    “是。”

    天鹏大鸟精神波动:“而今,各方都在迅速强大,凤凰山那边,据说也有变故,凤凰山的凤凰大尊,也许也开始复苏了……”

    骨架沉默一会:“我非妖植,当然,妖族强化,并非一定需要生命之泉,吾等生命力强大,肉身强悍……关键在于血脉之力强大……你若为我提供千万神能石,我便赐你一滴精血!”

    天鹏大鸟翅膀煽动,有些沉默。

    古妖精血!

    它的确梦寐以求。

    可是,这位大尊,开价太高了,足足千万神能石,这恐怕比那些妖植还要胃口更大,可妖植生命之泉,对妖族提升有限,倒是精血之力,同源血脉,那提升才有显著效果。

    沉默一会,天鹏开口:“大尊,太多了,我恐怕难以凑齐,我实力越弱,竞争力越弱,越是难以获得更多的神能石或者生命之泉……”

    你我利益一体,我不强大,如何给你夺取更多的好处?

    对这位可能是自家先祖的存在,天鹏大鸟也很不满,太过贪婪了,这不是好事,合作,是共赢的。

    你不为我提供足够多的好处,我不变强,如何帮你获得更多的好处?

    骨架好像也在思索,许久,精神波动道:“非我吝啬,我和妖植不同,受创太重,复苏需要的能量更多,你也知,妖植本就生命绵长,妖族却是差了一筹……若是你觉得不妥……这样,你若是能弄来100滴生命之泉,我也为你提供一滴精血……”

    天鹏大鸟微微扇动了一下翅膀。

    100滴生命之泉,如今只有皇室出售,代价也是1000万神能石,可是……皇室是为了赚钱,若是自己找到一株妖植合作,也许要不了那么多。

    这样的话,的确可以省一点。

    看来,妖兽恢复,的确要比妖植更难一些,否则,这位也不会让自己先去换生命之泉,再来换精血,干脆减半好了。

    “我尽量……大尊,那超能二次复苏,空间稳固,那些妖植,岂不是会提前复苏,恢复实力,对我妖兽一脉,岂不是……有很大优势?”

    这是它担心的一点。

    股价缓缓道:“不不不,真到了复苏出世的那一刻,妖植就比我们逆势大了,它们化形更难,难以移动,就算可以,也不如妖兽一脉便捷,也许复苏的更强大一些,可妖兽自古以来,都压制妖植一筹……无须担心!”

    天鹏大鸟稍微安心了一些,这么说的话,那倒是可以采购一批生命之泉了,只是皇室开价太高了,10万一滴……那还不如直接换精血好了。

    到哪找个妖植合作呢?

    最近,有没有哪个遗迹开放,可能存在妖植呢?

    “天星城的武科大学吗?那只是二级遗迹,有妖植存在吗?”

    它思索了一番,最近要开放的,好像只有这个了,至于战天城,倒是常年累月地开放,你敢去吗?

    去了,那就是送死了。

    银月大地,可不是善地。

    ……

    轰!

    天空炸裂开。

    一枚文字,如同海浪,席卷天地,将天地之间的一切荡平,下一刻,文字落下,闪烁着光辉,瞬间融入李皓体内,肾脏之中,“水”字关联五脏。

    至此,李皓完成了第二枚文字的勾勒凝练。

    可此刻,李皓也感受到了一些压力,倒不是两枚文字制造的压力,而是五脏有些失衡之下导致的。

    “第三枚,第四枚,第五枚……稍等一段时间吧,先强化五脏和肉身。”

    李皓看着体内的两枚文字,露出了一些笑容。

    自己现在全力出手的话,是不是可以镇压那些神通境了?

    轻易镇压?

    不太清楚,没尝试过。

    “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水磨功夫了,慢慢将自己五脏强大起来,将肉身气血都强大起来……”

    “水”字也开始吞吐,九锻劲的呼吸法,也被李皓纳入其中,此刻,水势开始反哺肾脏了,而火势也在反哺心脏。

    李皓觉得,两次成功,都证明了一点,这条路,是走得通的!

    “就是消耗不小!”

    凝练两枚文字,剑能消耗很大,耗费了接近20万块神能石,之前也就留下了百万块左右,而生命之泉,也消耗了接近40滴。

    加上还答应给南拳20滴……一下子,他手头上剩下的,也就400滴左右了。

    “这还是我一人消耗……若是再告知其他人,比如老洪,也让他和我一样……那岂不是消耗太大了?”

    李皓也是挠头,毕竟现在洪一堂也化身超能了。

    上次还是为了自己晋级的超能,总不能不管,自己偷着乐吧?

    管了……那不是又得出去一大笔财富?

    为何越强,越感觉自己贫穷呢?

    战天城那边,槐将军想复苏,那是按照亿来计算的……李皓原本觉得自己无比的富裕,现在看来,自己好像也没那么富裕。

    “九司皇室,也不知道神能石多不多……不多的话,到哪弄那么多神能石去呢?”

    天星城有个大矿,李皓倒是知道的。

    念头闪烁,李皓迅速遁入水中。

    这一次,“水”字神文附体,一瞬间,李皓好像穿破了海洋,速度快的无法想象,简直比一些水中妖兽速度还要快的多。

    他也是兴奋无比,这“水”字神通,单独发挥出来,也强悍无比,起码这水遁之术,那是真的强大。

    他好像水箭一般,比来时还要快的多。

    ……

    第二天,天还没亮,李皓再次回归天星城。

    当他出现在洪一堂他们面前的时候,洪一堂也好,周副署长也好,都有些困惑。

    三系神通,失败了?

    李皓身上,并无火系之力。

    怎么可能?

    风雷之力,倒是感受的明显,可是……火系力量呢?

    之前爆发的火系,明明极强,怎么可能会失败?

    洪一堂皱眉:“火系超能锁,到底断没断?还是说,断了之后,被你用剑能修补好了?”

    李皓是可以修补的,只要他不彻底断裂,这一点大家倒是清楚。

    难道他觉得不妥,又修补了?

    李皓喜笑颜开:“你猜!”

    我猜你祖宗!

    洪一堂心中暗骂,而周署长也看了一阵,没看出什么来,有些疑惑,真修补好了?

    合着,你昨天玩大家呢?

    他有些哭笑不得!

    你是不是闲得慌?

    昨天侯霄尘都差点气的爆发了,结果你开了合,这是自己玩自己,顺带着嫌弃剑能多了,非要耗费代价,去玩一下大家,吓唬一下九司?

    你……怎么这么闲呢!

    李皓此刻也是兴奋无比,这两人都没看出来,这说明,水火之能,真的完全被遮掩住了,这就很爽了!

    显然,外人也只能看出来,自己身具风雷神通。

    他还是昨日那个二系神通强者。

    要不……我出去转一圈,让九司看看?

    他心中想着,露出一些笑容,顺带着去一下巡夜人,和姚四聊聊天如何?

    水火神通齐出,配合风雷神通,李皓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强,但是他觉得,肯定比之前强大的多,只是四系神通一起爆发,自己未必能承受。

    可不管如何,这都是底牌!

    不需要靠别人的底牌,加上小树分身,李皓心中想着,自己也许……可以去搞死映红月了!

    “一定得阴死几个,才能暴露,要不然就亏了!”

    李皓心中想着,露出笑容:“那我去巡夜人那边看看候部长,免得侯部长担心!”

    说罢,转身就走。

    后面,洪一堂看了看周署长,半晌才道:“你觉得他会做无用功,自己和自己玩吗?”

    我哪知道!

    可李皓没有诞生其他神通,这一点倒是可以看出来的,否则,三系神通溢散,不是这样的,除非他完美收敛了火系神通。

    那怎么可能呢?

    这一刻,李皓大摇大摆,直接朝九司大街走去,也没遮掩气息,金铠都收敛了。

    当他跨入九司大街的时候,暗中有人观察了一阵,一个个茫然无比。

    没多久,消息传开。

    九司强者,纷纷破口大骂!

    昨日因为忌惮李皓跨入三系,大家都说好了,耗费巨大的代价,换取生命之泉,让自己跨入三系……结果,一眨眼,李皓这孙子还是二系。

    合着,你逗我们呢?

    故意消耗我们的资源还是如何?

    毕竟数百万块神能石,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笔天文数字了,如今李皓没晋级,他们晋级了,难道晋级后去杀李皓?

    真他么……操蛋!

    一位位强者,都是暗中大骂,李皓这孙子,干的还是人事吗?

    ……

    巡夜人总部。

    姚四也是迅速收到了消息,失笑,有些无言,半晌才哭笑不得道:“这是太闲了,非要给天星城找点热闹?九司这边,真的耗费大代价跨入三系,他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受吗?”

    还有这种人?

    我都长见识了!

    虽然对九司强者而言,花了钱,可人家真的有进步的,你图什么呢?

    也许等待一段时间,大家可以自然跨入,或者付出更小的代价,急切间,肯定会付出更大的代价,可李皓也什么都没获得啊!

    一旁,小叶一脸笃定道:“李都督肯定隐藏了实力!”

    姚四都想翻白眼!

    想什么呢?

    我们谁不比你强大的多?

    难道大家都是瞎子?

    两系还是三系,我们都分不出来了?

    再说了,李皓故意不遮掩,就有点炫耀的意思,好像在告诉大家,我耍了你们!

    真他么幼稚!

    这一刻,姚四也是摇头,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太嫩了,迟早自己把自己玩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