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吃小鸡 作品

第39章 银城巡检司(求月票)

    雨水瓢泼。

    柳艳一刀又一刀,包括跪倒在地的那位破百武师,她都一一补刀,生怕他们不死。

    这是经验。

    战场之上不补刀,被人反杀的情况层出不穷,随着超能出现,超能力特殊的,连心脏都能停止跳动,有时候对付超能者,恨不得将他们全部焚烧成灰烬。

    补刀结束。

    柳艳没受伤,只是刚刚冲的太快,被受累波及,划破了一些地方,这不算伤。

    她看向李皓,仿佛第一次认识他。

    之前对战周贺,李皓已经表现出了极其冷血、腹黑的性格,可这一次,要知道,他们处于下风,是逆境。

    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刚入斩十境的家伙,居然也想着反杀。

    而且……他成功了!

    一位破百武师,若是不大意,不轻视李皓,在场三人联手,大概率也是被对方打爆的结果。

    陈坚此刻也是一脸迷糊,他受伤了。

    之前他在后面防守,这些武师也有枪械,他被子弹射中了,不过他皮糙肉厚,就后背和屁股中了枪,此刻他直接扣出了子弹,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也在看李皓。

    两人这一次真的服了!

    而李皓,看着那些尸体,陷入了沉思中。

    想了想,看向两人:“还有手雷吗?”

    他带的,都在刚刚扔掉了。

    “埋伏?”

    柳艳摇头:“只要经验丰富,不会贸然查看尸体的,都是武师,都有经验,这次只是小看了你……”

    李皓笑了笑,他原本还想说,说不定可以阴一下超能者。

    可想了想……超能者可能更警惕,而且能力多,手雷大概率炸不死他们,还浪费了机会。

    “那要不填埋一下?”

    能瞒一会算一会,一队武师死了,一旦被人发现尸体,那李皓他们的重要性就会提升许多。

    这个不需要李皓多说。

    柳艳补刀结束,已经开始将尸体往刚刚手雷炸出来的坑里扔了。

    陈坚也在帮忙。

    显然,这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李皓上去帮忙,三个人,迅速将尸体丢进去,李皓顺手在那个破百武师怀中也摸了一把短刀,他发现,有时候赤手空拳还是吃亏一点。

    有把小刀在手,看柳艳就知道了,哪怕武师的喉咙,那也是肉体凡胎,一刀照样给你割断!

    至于其他的东西,几人都没拿。

    赢了,回来再找。

    输了……那拿了也白拿。

    足足10位武师,虽然只有一位破百,可这些人身上一定还有些好东西,可此刻,几人都没心思管。

    大雨,对他们也很有利。

    血水被迅速冲走,留下的脚印,也迅速消散。

    等尸体全部扔进了坑里,没一会,坑中已经积满了水,不注意的情况下,只会当成一个小水池,这里已经快到郊外,此地出现一个小水坑,也是很正常的事。

    柳艳和陈坚忙碌中,并不说话。

    黑暗中,借着那微弱的月色,几人倒是可以勉强看到彼此。

    这么大的雨,都没遮挡住天上的残月。

    显得格外的清冷!

    收拾完了,柳艳起身,招了招手,陈坚迅速跟上,李皓也跟了上去,三人在泥泞的路上,继续前行。

    柳艳边走边道:“去既定地点,天王山山脚下的那处库房!”

    “他们知道我们会埋炸药……”

    李皓提醒了一句,肯定知道。

    百分百的!

    否则,他们也不会阻拦自己出城。

    “没事!”

    柳艳此刻好像愿意和李皓透露一些东西,雨水冲刷下,眼神清冷,却是对李皓露出了一些笑意:“老大不是那么容易被他们猜透的!不过你倒是可以知道一二,你记着一点就行,到了那,我们就有抵挡超能的本钱了!”

    抵挡超能?

    李皓不懂,但是能听出来,刘隆还有安排。

    这位坐镇银城的执法队长,比想象中更有能力一些。

    虽然此刻不知道他在哪,会不会已经出了事……可起码没看到他的尸体,大家都不会相信他死了。

    “速度快点!趁着他们没反应过来,迅速赶过去!在他们想法中,这些武师足以擒拿我们了!”

    “好!”

    三人在黑暗中,迅速奔跑着。

    陈坚的速度最慢,比李皓还要慢一点。

    而且他毕竟被子弹击中了,伤口还在流血,跑了一会,陈坚低声道:“你们走,我来断后!先埋伏在这,若是有人追来了,我弄死他们!”

    他速度太慢了,甚至还不如李皓,这么下去,还拖累了柳艳和李皓。

    不如留下一搏!

    至于离开……他没这个打算。

    猎魔小队的任务还没完成,离开就是逃兵。

    而此刻,李皓拍了拍脑袋,伸手抓了他一把,一股暖流朝陈坚涌去,陈坚微微一怔。

    “没什么,特殊内劲,老师传的!”

    陈坚疑惑,但是没说话。

    他也感受到了这股能量的好处,一下子,伤口就不疼了,之前消耗的大量内劲,此刻也在迅速恢复。

    李皓,有秘密。

    当然,他没在意,也没心思在意,此刻脸色有些红润,有些兴奋。

    这么说,他可以继续跟下去了!

    内劲开始恢复,伤口止血,之前有些无力的他,一下子就感觉自己有了力气。

    前面,柳艳也不说什么,一把抓住了李皓,拉着他的手,迅速奔跑,“给我来点,免得消耗太大!”

    如此高速行进,没有补充,她也消耗不起。

    至于找辆车……这大半夜的,还是郊区范围,不说找不到,找到了,目标也太大。

    李皓也不说什么,一手拉着柳艳,一手拉着胖子陈坚。

    三人形成一条线,李皓在中间,差点被两人给拉扯断,负责给两人输入一些星光能。

    此刻,不是顾忌这些的时候。

    此次若是失败,大家都要死。

    若是赢了,好歹也是同生共死的战友,只是星光能罢了,李皓找个借口,他们爱信不信。

    这时候,李皓还有心思想别的,忽然道:“老大真的是没办法晋级超能,还是不晋级?”

    “没办法晋级!”

    柳艳带着他跑,也回了一句:“谁傻了不晋级?别想太多了!不过他有机会晋级,他不是袁硕,巡夜人其实愿意给他多次机会,但是有个要求,他晋级后,需要留在白月城负责镇守!老大晋级,很可能会成为日耀层次的存在,而且老大消耗太大了,巡夜人需要他的帮助……可老大不愿意,所以自己离开了巡夜人,回到了这里!”

    “行省那边希望收缩防御范围,包括银城在内,几座城市会被取缔,迁徙,巡夜人的意思是,最好给予其他超能组织一些城市和人口,认可他们的统治!”

    李皓一怔。

    认可?

    什么意思?

    柳艳一边奔跑,一边低声解释:“现在的超能组织,无法无天,其中有个原因在于,你不知道他们基地在哪,不知道他们到底多少人,不知道到底多强的实力!”

    “让出一些城市,甚至必要的时候,可以让出一个行省给他们!让他们立国!第一,有了牵扯,他们对普通人下手会忌惮许多。第二,有了大本营,更容易精准打击!第三,这些人立国了,一些强大的灭城级武器就有作用了,而不是现在,超能来去自如……”

    李皓考虑了一下,眼睛发亮,好事啊!

    按照柳艳这么说,的确是好事。

    超能组织无法无天,就是因为神秘、自由,一旦立国,反而是他们被限制的时候。

    那时候,你再这么肆无忌惮,那就大炮轰击,灭城武器投射……

    巡夜人的想法很好啊!

    李皓刚这么想,柳艳就道:“这是大势所趋,无法改变!策略是对的,方案是对的,我和老大其实无力反抗,也不能反抗……整体来说,这样有利于社会稳定,稳住这些不安分因素!”

    “可是,李皓,你要记住一点……立国需要人口,人口哪里来?现在的官方,就是普通人组建而成,所以他们在乎,所以愿意保护……你觉得超能组织的超能者,他们在乎吗?他们会经营吗?所以,哪里被放弃,哪里被留下,谁被留下……其实也代表着,这些人是被放弃的!”

    这些人,生活在超能组织的统治下,会是什么下场?

    谁也不知道!

    也许过的会很幸福,也许过的如同炼狱,未来是未知的,其实对那些被留下的人很不公平。

    然而……能怎么办?

    刘隆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不让银城成为这被留下的城市,因为银城地处行省边缘,战略位置不重要,而且城市很小,人口很少,被放弃了……好像也很划算。

    能牵制一些超能组织,可能是利大于弊。

    然而,刘隆不愿意。

    所以,他宁愿回来,自己猎杀超能者,去慢慢晋级,那时候,才有可能保全银城,不被放弃,一旦被放弃,整个银城会成为超能管辖区。

    那时候,一旦爆发战争,银城就是官方辖制超能组织的威慑,灭城级武器,可能会用在银城头上。

    这一切,李皓此刻还看不明白。

    银城的高层,如巡夜人的几位巡察使,都是一清二楚。

    猎魔小队组建,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李皓还在咀嚼这一切,柳艳却是不再开口,三人速度还是很快,但是动作很小,在雨夜中穿梭。

    此地距离他们约定的汇合地点,还有十多公里。

    哪怕他们都是武师,在这样的环境下,十多公里,也需要时间赶到。

    ……

    银城古院。

    袁硕吐了口气,站了起来,他起身走到门口,看向屋外,忽然道:“我那学生,也不知是否还活着!”

    胡浩沉默不语。

    李梦倒是一如既往的口快,“说不定死了,要不我们出去看看,我就不信这些人敢杀巡夜人,真死了,好歹收个尸,说不定对方弱,我们还能捡点便宜,杀几个……”

    她说的话,不好听。

    不过听到后面一句,袁硕决定不和她计较了。

    小丫头片子,没什么脑子。

    但是,还有一颗未曾泯灭的热血之心,还愿意去杀几个敌人……

    也许,巡夜人当中,也需要一批这样的热血超能,不会想太多,不会顾虑太多,就想着找机会杀几个,立立威,其实也不错。

    像胡浩,想的就比李梦多,所以一直不说话,因为他顾忌的更多。

    就在这时候,胡浩耳边响起一阵声音,他听了一会,叹息一声:“刘隆……快不行了!”

    袁硕看着他。

    巡夜人的情报体系还是不错的,城内的一些事,袁硕未必知道,巡夜人应该可以知道,因为巡检司也归他们管辖。

    “刘隆集合老战友,击杀了三位超能,都是月冥层次的!不过这一次……这个超能组织派的人更多,现在还有多位超能者在追杀刘隆……刘隆恐怕撑不住了!”

    胡浩说到这,沉默了下来。

    巡检司的执法队长!

    其实和他也算一个体系,然而……他此刻也没任何办法,这里就他和李梦,待在这不出去还能自保,出去了,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袁硕也沉默不语。

    刘隆快撑不住了吗?

    自己……此刻就出手吗?

    他深吸一口气,踏步走出,不管了,刘隆那小子虽然愚笨,可这些年,他为银城付出了不少,尽管自己觉得他的付出都是无用功,可是,不能抹杀他的贡献!

    刘隆,自己得保!

    ……

    城区。

    刘隆在跑。

    身后,超能者在追,不止一个。

    几道红影,一次次地入侵刘隆体内,此刻的刘隆,脸色惨白,已经有些无力。

    血液一次次沸腾,每一次都是两败俱伤。

    那无形的东西,比超能者还要难缠。

    该死的!

    这到底是什么?

    打不死,灭不掉,破百的血液沸腾,也只是驱逐出去,并不能杀死对方。

    此刻,刘隆不去想别的。

    去郊外!

    到了那,也许还有机会,如果去不了……也要先缠住这些人,柳艳到了,那也是成功。

    破百之躯,今日格杀三位月冥超能,也值得了。

    就在刘隆准备拼死一战的时候,前方,土地震荡,土遁的鬼面提前到了,拦截在了前方。

    刘隆面露冷色。

    也不在意,搏杀便是!

    就在他准备好拼死一战的时候,这一刻,忽然一声枪响!

    这一声枪响,好像是信号!

    就在这一刻,无数声枪响爆发!

    黑暗之中,远处,一处高楼之上,一位身穿巡检制服的中年男子,俯瞰下方,手中握着一把枪。

    中年男子有些微胖,肩章上,足足有三颗小剑形状的勋章。

    一星巡检,二星巡察使,三星巡城使。

    李皓属于一星,哪怕到了一级巡检,也是一星。

    柳艳和刘隆,都是二星巡察使。

    在银城,唯有一人是三星巡城使,一城之长,巡检司司长,真正的顶级大人物。

    这一刻,巡检司司长来了!

    让刘隆放弃李皓的那位司长来了。

    他站在高楼之上,打响了第一枪。

    这一刻,城内,雨中,整齐归一的脚步声响起。

    那是成建制的部队!

    巡检司!

    这一刻,在刘隆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巡检司出动了。

    “银城重地,超能勿入!违者,格杀勿论!”

    “暴徒袭城,我巡检司责无旁贷,银城父老,今日银城祸乱起,诸位乡亲父老,紧闭门窗,一切损失,动乱结束,去巡检司报备!”

    高楼之上,那巡检司司长,扯着嗓子高呼,声音宏大!

    下一刻,万枪齐发!

    下方,一队队精锐的巡检司巡检,纷纷朝那些不可思议的强者开枪!

    有人飞天,有人遁地,有人浑身冒火,有人雷霆闪烁……

    可是,我们是巡检司!

    砰砰砰!

    一声又一声的枪响,打破了死寂。

    今晚,银城不眠!

    高空中,一位鬼面超能,陡然怒喝:“银城巡检司!你们不过凡俗,也敢袭击超能,银城想今日覆灭吗?”

    此刻,他朝高楼飞去。

    抓住那个死胖子!

    疯了!

    小小银城,这里的巡检司居然敢全面出动,万枪齐发之下,居然在乱枪中扫死一位超能者,他们没料到,这一刻,银城巡检司敢出动。

    这是超能的战争!

    巡检司虽然有热武器,可一旦反应过来,红影灭杀,这些普通巡检,今晚不知道要死多少!

    巡检司疯了吗?

    “覆灭我们?”

    高楼上,那胖子笑了。

    “好大的口气!”

    下一刻,这胖子脚下一蹬,凌空飞出,忽然从背后抽出一把长刀,借助蹬地之力,飙射而出,一刀朝那飞来的超能者斩去!

    “记住老子,杀你者,银城巡检司木森!”

    这胖子,正是巡检司老大,上一任巡检司司长,不少人都知道,是个高手,号称刀枪不入。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一任巡检司司长,也是个强者。

    这一刻,木森腾空而起,一刀斩出!

    那腾空飞来的超能者,也是脸色微变,一掌拍出,神秘能席卷,这一掌,打出了月冥巅峰强者的威势!

    是的,飞天的超能者很强!

    不比刘隆弱,而且还能飞天,刘隆背后有道血痕,就是此人留下的。

    若不是刘隆熟悉地形,不断避让,早就被此人击杀。

    而胖子木森,无所顾忌,一刀斩出,轰隆一声巨响,内劲爆发,筋骨齐鸣,一刀斩的雨水断层,直接斩的神秘能爆开!

    就在这一刻,木森暴吼一声,“杀!”

    轰!

    下一刻,一枚炮弹,直接升空,就在胖子附近炸开!

    轰隆!

    炮弹炸开,直接将银城的黑夜打破,映射虚空,照亮了四周,那飞天强者也被炮弹炸开的余波席卷,神秘能直接溃散开,微微一滞,从空中站立不稳,往下掉。

    “混蛋!”

    这人怒吼一声,看向也从空中往下掉的木森,这人出击,只是为了拦下自己瞬间,炮弹炸开,炸的他身体不稳,他想把自己拉到地面作战!

    他强行稳固身体,神秘能再次爆发。

    他要告诉他,你想多了。

    超能就是超能!

    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不是武师可比的,你无法滞空,而我可以!

    就在这一刻,轰!

    嗖嗖声不绝于耳!

    下方,一队百人小队忽然从各处房屋中涌出,纷纷开枪射击。

    无差别射击!

    子弹打了上来,数量少还好,百人齐发,哪怕超能者也无法轻易躲避,何况,正在落地的木森,居然硬生生接了一枪,借着子弹的冲击力,反而没落下去,而是强行再次腾空,一刀斩下!

    “下来吧你!”

    木森冷冷一笑:“飞的高,蛋蛋都给你打碎!”:

    轰!

    超能和武道再次碰撞!

    两人这次都没法稳住了,纷纷朝下落去。

    这一刻,鬼面飞天者有些惊惧了。

    一旦落地,下方百人持枪,他可能会被打成筛子,月冥也只是破百,而这个破百,不包括热武器,百人持枪,哪怕他,也无法避免!

    “木森!”

    此人怒喝一声,远处,有超能者同伴冷冷声传荡而来:“木森,你敢杀他,银城陪葬!”

    轰!

    雷霆爆发,远处那人,直接将一栋小楼轰的残缺一角,房屋开始裂开,传来一些民众的惊呼声。

    那人看到了飞天鬼面有可能被杀,此刻,不得不用这些银城普通人威胁。

    “让巡检司退走,否则……我们都是超能者,躲在各处,暗中袭杀,你银城如何应对?”

    那人声音再次响起。

    木森看着即将落地的飞天超能,再看看那边,眼中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这就是巡检司的悲哀!

    他们有实力,其实可以一战,可是……超出普通人太多的超能者,一旦遁走,隐入暗中,武器没了作用,杀伤普通人起来,超乎想象的可怕!

    这种事,发生过的。

    否则,巡检司也不会一直如此忌惮,怕逼的这些超能者鱼死网破!

    对方,无所顾忌!

    而我们……却是不行!

    木森心中轻叹一声,他没办法,正如他对刘隆说的,是保一人,还是保一城……其他人可以意气用事,上位者,其实不行。

    刘隆,我只能做到这了!

    “退出银城,否则,鱼死网破!”

    木森一声暴吼:“今日你们不退走,巡检司上下,1200杆枪,30门火炮,等着和你们决一死战!滚!要战,出去战!城区死一人,那和死十人百人没有区别……别逼我们鱼死网破!”

    “木司长,我们自然会退走!”

    远处那人低哼一声,“我们本就无意和你们打交道,刘隆自不量力,袭杀三位超能……不杀他,不足以平息我们的愤怒,我想,木司长也不愿意看到这一幕!”

    此刻的刘隆,早就遁逃了。

    当巡检司的人出现,乱枪扫射,将那位土遁的家伙直接扫成了筛子,他就跑了,跑的飞快。

    他知道,木森不能太过意气用事。

    爆发一次,他已经高看这胖子一眼了,这是这胖子能做到的极限,此刻,遁逃到远处的刘隆,哈哈大笑:“木森,老子先出城,你好好守城!今晚,刘隆高看你一眼,来日有机会再聚!”

    话落,他跳跃奔腾,迅速朝北城郊区跑去。

    7位超能,被扫死了一人,飞天超能此刻也被百位巡检围着,其他人有人继续追逐刘隆,有人虎视眈眈地看着木森那边。

    放走那位飞天超能!

    否则,他们不会退走!

    至于被打死了一人……这笔账,让组织去算,他们今日没有接到屠城的命令,也很忌惮,不敢贸然翻脸,一旦真引起巡夜人大规模出动,那也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木森重重落地,砸的地面上水花四溅、

    他揉了揉屁股,站起身来,看着不远处也跌落在地的飞天超能者,眼中杀意闪烁,他想宰了这家伙。

    这家伙,要不是出其不意击落了他,其实超级难杀!

    现在,最好的机会。

    否则,一个飞天超能者,刘隆躲哪都不行。

    飞天能力,太可怕了。

    可以跟踪、锁定、追查、避难……

    要不要杀?

    杀了,那些超能者大开杀戒怎么办?

    “让出一条路,让他走!”

    这一刻,木森还是放弃了。

    银城……他得守住!

    至于巡夜人后来报复,那没用,今晚若是银城死伤惨重,巡夜人就算真和对方杀个鱼死网破,那也没意义了。

    被围在中间的超能者,此刻鬼面下露出一抹讥嘲之色。

    一声轻笑,低微地传出。

    刚刚,他也以为自己死定了,可现在……果然,凡俗就是凡俗,忌惮太多,终究还是不敢杀他!

    等这次任务结束……等着吧!

    今日不方便对付这个胖子,等忙完了这事,抓住了李皓,那时候再和这胖子算账。

    “司长!”

    四周,有巡检愤怒无比!

    放走?

    这家伙,威胁太大了,他们今晚也有人一直在暗暗观察,执法队长刘隆,最大的威胁就是此人!

    此刻好不容易击落了他,就这么让他走了?

    虽然此刻刘隆逃了,可是,能逃多远?

    有这人在,哪怕逃了,也很快会被追上的!

    “放他走!”

    木森有些烦躁,有些恼怒,他知道,他很愤怒,可他没办法。

    那几个超能者,此刻一直不走,那个释放雷霆的家伙,此刻不知道躲在哪,等着随时雷霆一击,劈碎一些房屋,劈死一些居民。

    在这黑暗中,很难抓住他们。

    到时候,死伤太惨重了,他无法为了刘隆几人,不顾银城百姓。

    “木司长,再会!”

    这飞天超能者,笑了一声,再次腾空而起,走了!

    上百条枪,那又如何?

    我又不是一人!

    这也是团队的好处,若是一人,今日他就栽了,可他有团队,那些人正在帮他威慑巡检司,让巡检不敢动自己。

    就在这飞天者刚腾空的刹那,忽然,一道如同闪电的人影腾空而起,一拳打出!

    这一拳,如同雷鸣!

    轰!

    空中,那人直接炸裂开,四分五裂,尸体洒落一地!

    “啊!”

    有人尖叫,那是四周一些暗中偷看的居民。

    空中,白发苍苍的袁硕,蹬地而起,一拳打爆了这位飞天超能,口中鲜血四溢,带着一些冷意,一些嘲讽:“老夫不怕!本就将死之人,还能临死搏杀一个畜生,值了!”

    话落,袁硕背负长刀,踩着四周高楼,在雨夜中迅速穿梭,朝刘隆追去,笑声传荡四周:“刘家小子,大难当头,老夫来救你!银城地界,破百没几人,你敢战,老夫亦不惧!”

    “袁硕!”

    直到这一刻,一声怒吼才从城内传出。

    雷霆超能者,愤怒无比。

    他没想到,这一刻,袁硕居然出手了!

    死了两个!

    加上之前三人,一下子折损了一半的人手!

    “该死!”

    “追!”

    下一刻,数道人影迅速追击,一个个都愤怒无比,袁硕将死之人,居然敢在此刻出面搏杀,银城这些武夫,胆子太大了!

    而远处,胡浩和李梦都是脸色异样。

    好快!

    刚刚一眨眼功夫,袁硕就踏空而走,如同飞鸟,直接腾空,一拳打死了那位月冥!

    这……老头子不是快死了吗?

    没想到居然还有一战之力!

    下一刻,两人变了脸色,怎么办?

    这下麻烦了!

    跟还是不跟?

    不跟,袁硕死了,他们也没法交代,可跟上去……会不会引起巡夜人和对方组织的超能大战?

    他俩正有些迟疑,远处,木森看到了两人,忽然冷冷笑道:“不跟着还留下来吃夜宵?你们不敢轻易动手,他们就敢?真和巡夜人搏杀,他们就稳赢?蠢货!”

    两人面红耳赤!

    被骂了!

    “走!”

    胡浩也能飞天,抓起李梦,迅速朝远处飞去。

    正如木森所言,他们不敢轻易出手,那些人也不敢轻易对他们动手,否则,引起两大势力的战争,谁也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司长!”

    有巡检看向木森,带着一些愤怒,就这么放走了那些人?

    虽然刚刚的飞天者被袁硕杀了,可……这不是他们杀的,他们还是意难平!

    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追杀执法队长,大家太不忿了!

    我们人多枪多,事实证明,枪多了,那些人……也不是不能杀!

    木森摆摆手,有些意兴阑珊。

    他看向远处,有些自嘲,有些无力地朝巡检司走去。

    不行了!

    刘隆,你恐怕要完蛋了,我感受到了,一股更加强烈的神秘能在波动,可能是日耀层次的强者来了!

    “鸣枪!”

    木森一边走着,一声放声高喝:“记住今日之耻辱!记住,超能不入城,待到超能入城之时,我银城儿郎,必将浴血奋战,容不得你们嚣张!”

    是威慑,也是无奈。

    只能吼几句,发泄一下憋闷的心情。

    这位巡检司司长,这一刻,有些悲哀,堂堂一城之司长,却是被几位超能逼的不敢缉凶……真他么憋屈啊!

    下一刻,木森走到一处街道,手中拿着长刀,看向长街上被羁押的一些人,懒得说什么,手持长刀,一刀一个!

    仿佛听不到哀嚎声!

    仿佛看不到血液溅射,就这样木然地一刀一个,一连斩下了十多个头颅,语气森冷无比:“刘隆不计较,我计较!超能,我今日杀不了,杀你们这些内鬼还是没问题的!也不看看,这到底是谁的地盘,也敢在我的地盘上,给那些家伙卖命!”

    一个个头颅落地,木森这才发泄了一阵火气,下一刻,看向远处,眼中流露出一些无奈。

    当然,还有一些期待。

    王明和他背后那家伙去了吗?

    希望巡夜人这一次给力一点,再不雄起,都快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

    对方还真来了日耀层次的存在!

    也不知道能不能对付!

    至于刘隆……希望人没事吧!

    此刻,这位胖乎乎的,平日和气的司长,直接踩过那些尸体,顺带着擦了擦脚上的鲜血,显得冷血无比,一边走着,一边摇头,袁硕凑什么热闹!

    老头子,都快入土了,非要掺和进去,今晚这一战结束,他就是不被超能杀了,自己可能也活不了了!

    “待我一步跨前尘,敢将日月换乾坤!”

    雨夜下,胖乎乎的木森,唱着小曲,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已过去,胖脸上满是逍遥。

    走到之前的大教堂,一挥手,迅速有几人冲了进去,手持各种仪器,迅速收集那些死去超能的神秘能。

    “刘老弟,你要是活着就还你,死了……我的了,我也需要啊!”

    木森叹息一声,又笑了起来。

    你死了,我就拿着了,待我跨入超能,给你报仇!

    银城,也不止你刘隆一人,别真以为自己了不起,没老子暗中支持你,你他么哪来的那么多武器弹药,哪来的那么多人不怕死,一直加入你猎魔小队!

    再次扭头朝北城方向看去,木森笑脸依旧,眼中却是只有冷冷的杀意。

    这些人,鬼面,我都记住了!

    ps:今天写了一万七,免费期每天一万多字,别天天说啥了,找遍全网应该就我一个了,多好的作者,还不知道珍惜,我哪天不写了,别的作者每天两千字,我是他们的督促员,大家还不给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