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吃小鸡 作品

第61章 上赶着送死(求月票)

    7月30号。

    7月的最后一天,星元历无大小月之分,每个月都是标准的30天。

    今天是休息日,巡检司也好,巡夜人也好,都有休息日,每个月6天休息时间,相对来说,吃公家饭的还是很舒服的。

    当然,忙起来了,那就是全年无休。

    这一天,李皓起的比较晚。

    不是不上班就懈怠了,是昨晚袁硕弄塌了某处矿山之后,连夜来了李皓房间,大半夜的吓死人,然后折腾了李皓一夜。

    主要就是喂他吃神秘能!

    那叫强行塞,你吸也得吸,不吸也得吸,能吸多少是多少。

    袁硕足足给他准备了1000方的五行能。

    这么多五行能,李皓都快吸的吐血了,也只勉强吸收了100方不到……传出去已经可以吓死人了。

    谁一晚上能吸100方神秘能的?

    刘隆这样的斗千武师,此刻都未必能吸收这么多,主要是消化不了。

    可李皓有剑能。

    剑能中和之后,这些能量就成了温和能,哪怕吸收不了,也能内蕴在体。

    不过李皓和袁硕都感受到了一点,剑能在减少。

    至于剑能减少的问题,袁硕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源神兵是超能领域的绝密,而古籍记载中,却是没有源神兵这一说法,应该是现代超能强者提出的概念。

    吸收了足足100方……都足够一位破百晋级超能了,比如柳艳这样的破百,如果可以晋级,100方应该足够了。

    当初袁硕破百圆满,他说自己想晋级,也就需要个几百上千方的量。

    而李皓,吸收了这么多,主要还是强化五脏,身体素质先强化上去。

    至于内劲在躯干外放,还需要李皓自己去打磨,需要一点时间,单纯从身体素质上来说,连袁硕都说,这家伙的五脏六腑,甚至不比他当时破百圆满差了。

    他当时全靠内劲蕴养,可没李皓这个条件,完全靠特殊能去强化。

    所以李皓起来的晚了点,而且感觉很撑得慌。

    吃多了的感觉!

    分部成立仪式,是在明日晚上,也就是8月1号晚上,距离现在还早,李皓今天干不干活都无所谓,也不在乎起来迟了点。

    “大房子是好……就是有点不方便!”

    正在消化的李皓,有些感慨。

    这个地方很好,住着很舒服,可是有点不好,早餐没地方吃,富人区,谁和李皓似的,天天去吃早点摊?

    人家都是有保姆厨师的。

    要不然,早上起床,出去溜达溜达,吃点早点,活动一下身体,打打五禽术,养生还是很爽的。

    此刻,李皓吐槽了一句,又感受了一下身体,只觉得五脏六腑如烘炉一般。

    暖烘烘的!

    血液疯狂流淌,每一次流淌,都会产生一缕缕内劲,与此同时,也会强化一些血管皮肤骨骼之类的。

    “雷能强体,风能加速……”

    李皓想到雷能,心中有些无奈。

    映红月的儿子是雷系,袁硕杀了对方,多少也提取出了一些雷能,结果雷能被黄云拿走了一半,剩下的一点雷能,也被对方换走了。

    袁硕本来想留下来的,结果又觉得五行能更重要,如今五行能只换到了1000方,弄了300方无用的无属性神秘能过来,这让李皓觉得有些亏。

    那个黄云,要雷能干嘛?

    他不是风系的吗?

    无属性神秘能,对武师的确强化有效果,可无属性的,对李皓而言,其实不如有属性的珍贵。

    吐槽归吐槽,李皓开始打拳。

    懒洋洋的拳法!

    这是五禽术不战斗时候的模样,号称养生第一术,打起来并不激烈。

    此刻的李皓,感受着体内内劲增加,血肉强化,由衷地产生一股强大感。

    当然,他不敢太过使劲,怕打出的动静太大,引起隔壁那家的注意力。

    不知道今天乔鹏还有没有心思和自己勾搭了。

    李皓嘴角微微上扬,昨夜他家的矿山塌了,大半夜的,李皓都感受到了那位跟着乔鹏的月盈出去,大晚上的,光源很明显。

    不过早上时分,对方又回来了,看样子矿山坍塌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

    说乔鹏,乔鹏就到。

    李皓其实感受不到乔鹏的气息,也无法感受那位月盈超能的气息,可对方那么大的灯泡朝自己这边移动,李皓眼睛没瞎,他还是能看到的。

    对于这双慧眼,李皓现在判断应该是血脉的缘故,除此之外,没其他解释了。

    不过有时候李皓在想,巡夜人好像吸收了一些这样的人,难道说,对方也是八大家的血脉?

    可这不符合逻辑,若是对方也是八大家的血脉,代表巡夜人是知道的,那又为何不知道银城的事?

    这些事,倒是不好直接问。

    王明也许知道,不过王明也不是太傻,问多了,李皓也担心那家伙会猜到什么。

    这事不着急,等这次一起战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再慢慢去问,那时候就不怕了。

    当初那些看到红影的人,最后到底是什么下场?

    还有,红影在巡夜人高层,到底是不是秘密?

    可能不是!

    否则的话,为何人家一看到红影,巡夜人就知道这些人特殊?

    也是,巡夜人中,总有些能力特殊的强者,而且三阳层次的存在,也许直接可以看到也不一定……只是猜测,谁让李皓不认识三阳层次的朋友。

    念头闪烁,他当没看到那家伙的到来。

    直到大院的门被敲响。

    李皓声音传出:“谁啊?”

    “我,李巡察,在忙吗?”

    门外,乔鹏带着那个司机,正在等待着。

    很快,大门被打开,李皓皱着眉头,冷冷看着他:“乔鹏,我说过了,你不招惹我,我懒得搭理你!你大早上的什么意思?”

    “别误会!”

    乔鹏笑了一声:“真没别的意思,李巡察对我可能有些误解,今日来此,也是有事想和李巡察商量商量。”

    “什么事?”

    李皓没有让对方进门的意思,直接堵在了院门口。

    乔鹏一点也不生气,解释道:“是这样的,乔氏矿业在银城有一处矿山,前天李巡察还去看过,知道这事吧?”

    “当然!”

    “昨夜乔氏矿山发生了一些坍塌事故……”

    李皓眼神一亮:“死人了?”

    他看向对方,忽然笑了:“想找我帮忙摆平?先说说死了几个人,超过3人,你们自己去巡检司解决,少于3人,我不爱钱,钱也没有任何意义……我需要神秘能!”

    “……”

    乔鹏目瞪口呆,谁说这孙子是个好人的?

    我的天!

    这家伙才当官几天啊,居然都学会索贿了。

    合着以前是没有机会给他发挥?

    他还真没想到,李皓开口居然是拿钱平事,他还真不是为了这事来的。

    “不是不是……乔氏善待工人,晚上都不开工的,昨夜塌方,只是矿井坍塌了,并未伤人,今日起,矿井封闭,直到新井建成才会施工。”

    说到这,乔鹏才说出了目的:“是这样的,袁教授是银城最知名的地质专家……”

    李皓了然:“找我老师帮你们开新矿口?”

    “还真不是!”

    乔鹏笑道:“如今袁教授已经是银城第一强者,这种小事,也不敢劳烦他!我们都知道,李巡察是教授门下的弟子,以前也专门学习这些,所以今日来,是想劳烦李巡察帮个忙……帮我们定一定新矿口。”

    李皓微微皱眉。

    脑袋迅速转动起来。

    他没想到,最后乔家居然会找自己帮忙,什么意思?

    乔氏矿业是专业的,还差一个专家?

    真不差!

    又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东西,乔氏才是专业的,找我干嘛?

    这……真是古怪至极。

    片刻后,李皓隐约有些想法了。

    找我!

    我去,对乔氏有什么帮助?

    毫无帮助!

    不单毫无帮助,还要小心被自己发现点什么,可乔鹏还是来了……

    李皓心中微动,遗迹!

    他大概明白了乔家的意思,也许塌矿对乔家而言,根本不值得关注,可是,若是能借此机会,让自己去矿山那边,要是血脉能激起遗迹的一些动静……那对乔家而言,就是天大的事了。

    说不定……还想弄死自己?

    李皓心中吸气。

    不是不可能!

    如今银城已经引起了很多人注意,他李皓也被很多人关注,一般的理由让他去矿山,不太靠谱,前天他倒是去了一次,可那次是跟着一位巡夜人一起去的,而且很多人都知道,都在看着。

    若是今日,借着探察矿井的借口,邀请自己私底下去帮忙,其他人未必会在意。

    因为袁硕是这个行业的专家,李皓是他得意门生,乔氏矿业这样的大企业,找李皓帮忙,也说的过去。

    怕就怕……人去了,回不来了!

    乔飞龙也许弄死他,捞一笔,清空了遗迹直接跑路,到时候,就算暴露了什么,他们也不怕。

    “危险!”

    这么一想,李皓瞬间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乔家真有可能趁机弄死自己。

    难怪明知道那边是遗迹,还有他们的秘密,却还是主动上门邀请李皓去帮忙……这绝对是居心不良。

    心中想着这一切,李皓却是露出了为难之色。

    乔鹏了然,低声道:“不让李巡察白跑,李巡察需要星币或者神秘能,都可以商量……”

    “我可没学到我老师的本事!”

    李皓皱眉道:“再说了,定个新矿口罢了,你们乔氏还缺这样的人?”

    乔鹏无奈道:“缺倒是不缺,说句实在话,若是可以,我们当然希望自己人可以直接搞定,可塌陷的位置不太好,我们的专家都是一些老人,身手不够利落,所以希望找一位身手不错,可以迅速勘定位置,马上能让矿山重新启动的专家……银城也就李巡察和袁教授合适,可袁教授……真请不起!”

    乔鹏苦笑一声:“他可是斗千武师,陆地神仙,请他出场一趟,那得给多少才合适?我们乔氏的矿山价值在那,给多了我们不舍得,给少了教授不满意……想来想去,李巡察应该也学了教授的八成本事,足够了!”

    这理由,想的真好。

    为什么不找袁硕,因为袁硕太贵。

    为什么找李皓,因为李皓是专家中的战斗机,身手好,干活快,做事方便,不拖沓。

    李皓扬眉道:“那你们出多少?”

    “一方神秘能,或者100万星币!”

    乔鹏认真道:“这价格,绝对公道!”

    李皓失望:“算了,我一个月工资就有一方神秘能,我还以为乔家家大业大,结果就给这么点?”

    乔鹏暗骂一声!

    我倒是想说给你10方100方,就怕你不敢要!

    再说了,只是让你去勘探一下,给你这么多,你还不满足?

    这家伙,远比传闻中说的要贪婪的多。

    “李巡察,真不少了,不是乔家付不出更高的价格……可说句真话,给多了,那就不划算了,哪怕明日就能复工,乔家付出的代价更大……那……那还不如迟几天。”

    乔鹏说罢又道:“顶多花费一两天时间,就能拿到1方神秘能,李巡察,你随便问问,我乔家给的价格公道不公道?”

    李皓好像有些意动,考虑了一下,点点头道:“行,那你等我一会……现在就去?”

    “对,越快越好!”

    乔鹏连忙点头,巴不得李皓现在就跟着他走。

    至于强行掳走……那就算了,城内搞不好还有人盯着这边,再说了,距离袁硕太近了。

    还有一点,李皓若是被强行带走,绝对会瞬间引爆银城。

    得让对方心甘心愿地跟着走!

    等到了矿山,其他人也许已经探查清楚了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勘察一个新矿口,那时候,进入内部,其他人也不会贸然进入查探。

    乔家父子,算盘打的好。

    这一次,也的确有些特殊心思,若是李皓靠近遗迹,真的有些特殊情况……或者就地干掉李皓,或者在矿山那边,想办法弄点李皓的血液。

    总之,乔家必须要确定李皓的作用。

    若是一点动静没有,血液也没任何作用,那杀了李皓,就白白得罪人了,还暴露了多年的隐藏,得不偿失。

    总之,这次喊李皓过去,就没准备无功而返。

    最不济,也要李皓留下点血液才行。

    而在矿山中,也是最不引人注意的一种方式。

    矿山刚塌陷,碎石多,李皓只是个斩十境,随便崩碎一些石头,划破了他的皮肤什么的,那都是很常见的事。

    ……

    李皓也没耽误,直接进门换了身衣服,很快走出了院门。

    刚走出门,刚上了乔家的车。

    他手中通讯器忽然响起,李皓接通,前排的乔鹏侧起了耳朵,偷听李皓和谁通话。

    “李皓!”

    “老大,有事?”

    乔鹏微微挑眉,刘隆?

    “郝部长从白月城来了,说是帮我们主持明天的分部成立仪式,你有空赶快来一趟,见见郝部!”

    “现在?”

    “对,越快越好。”

    “那个……”

    李皓面露迟疑:“老大,你要不稍等一会,或者你干脆开车来一趟乔氏矿山,就在门口等我,我现在去给乔氏矿业定个新矿口,很快就能搞定。”

    “你胡闹什么!”

    刘隆怒喝声响起:“郝部在等你,你出去赚外快?”

    “不是,不是这意思……”

    李皓解释道:“我们巡检司也有责任帮忙处理一些案子,矿山塌陷,本来就是安全事故,我主要还是为了去勘察一下,再看看乔氏有没有隐瞒伤亡事件,老大,我忙正事呢。”

    “扯淡!赶快回来!”

    李皓却是有些不舍,咬牙道:“老大,就一个小时……忙完了我就马上过去,答应了人家,现在都快到地方了,我不去,那不合适!老大……我……我缺神秘能。”

    “艹!”

    刘隆骂了一句:“你他么要不是袁硕学生,我一巴掌拍死你!你等着,我马上开车过去,你给我速度搞定,李皓,你书读到屁股里了!你别以为你是袁硕学生就如何,郝部来了,你也敢如此……以前真没看出来!”

    “真的赶巧了!”

    李皓连忙解释,而刘隆已经挂断了通讯。

    李皓有些无奈,忍不住低骂一声,又看向前面的乔鹏,有些恼火道:“你看,为了你们的事,害我被刘部长骂了,乔鹏,我不管如何,最多一个小时,能定位最好,定不了……钱也要付!”

    此刻,乔鹏却是快骂娘了!

    他心中都快气炸了。

    刘隆也去?

    郝连川来了这边?

    刘隆一去,李皓也在,那不马上有人关注那边了?

    要是郝连川也关注了……那还不得小心再小心,带李皓和刘隆过去,引起那些人注意,也许会暴露。

    他马上道:“别,李巡察,那今日就算了,别让刘部长跑一趟了,等回头有时间咱们再约。”

    刘隆去,那这次计划就破灭了。

    趁早歇歇,去什么去。

    李皓皱眉道:“少废话,我都挨骂一顿了,现在让老大不去,那不是找骂?没事的,刘部长很照顾我,我本来就缺神秘能,花一个小时赚一方神秘能……老大也不会在意,嘴上骂骂罢了。”

    他说着话,扫了一眼乔鹏,暗暗发笑。

    让你有苦难言!

    刘隆通讯来的这么及时,自然是李皓刚刚进去换衣服提前打了招呼,既然乔氏如此客气,热情相邀,那去去也无妨。

    不去的话,反而让人怀疑。

    刘隆也跟着过去……顺便看看,刘隆能否感应到什么,能否探查一下三大超能的具体属性、能力和实力强弱。

    武师隐藏性强,可超能,尤其到了日耀境界,距离斗千武师这么近,刘隆应该可以感受到一些东西。

    正发愁不太了解对手呢!

    刚好,送上门的机会,否则刘隆一个巡夜人分部部长,真没理由往那边跑。

    昨晚袁硕虽然也去了,但是袁硕感应到的,和刘隆感应到的未必一致。

    也许袁硕觉得可以对付,可那是对他而言,也要看刘隆本人的感受。

    ……

    同一时间。

    刘隆驾车朝矿山赶去,心中也是古怪的很。

    还真是……送上门的好人。

    乔家就这么急着送死吗?

    他其实也想潜入矿山看看,可又担心自己不如袁硕隐藏能力强,被人发现了,那就麻烦大了。

    现在刚好,正大光明地去看看。

    他驾车速度很快,和他性格一样,雷厉风行。

    李皓他们还没到,他就提前赶到了地方。

    乔氏的矿场,因为坍塌,所以此刻留在矿场的人很少,刘隆赶到,也不进去,就站在矿场门口,下车,点燃一根烟。

    等有人上前,刘隆冷漠无比道:“我是刘隆!”

    出来的人脸色一变。

    下一刻,刘隆又道:“李皓呢?让他快点出来!”

    此刻留在这的,自然也是矿场高层,一听这话,连忙道:“刘……刘队长,李巡察好像没来这边,您是找他?”

    “对!”

    刘隆皱眉:“没来?他耍我玩呢?”

    说罢,眉头皱起,冷着脸,盯着眼前之人看:“听说这边塌方了,死人了吗?“

    “没,真没有……”

    负责人连忙解释,一脸害怕。

    对这位,银城人还真没几个不怕的,执法队一哥……现在不是了,但是一般人也不清楚这事。

    正说着,一辆车停下。

    李皓一脸喜色:“老大,你怎么比我来的还快?”

    跟着下车的乔鹏,心里真要骂娘了。

    你可来的真快啊!

    “少废话!”

    刘隆也看到了他们,无视了乔鹏,皱眉看了一眼那个司机,有些不太确定的样子,又看了看李皓:“快点,郝部还在等着呢!”

    说罢,手一指那个司机:“你是超能者?”

    他眼神犀利:“你登记了吗?”

    那中年司机轻声道:“没,正准备明日去巡夜人那边登记。”

    乔鹏也解释道:“这是我父亲帮我聘请的保镖,不是特意隐瞒巡夜人,之前准备登记的……”

    “闭嘴,没你说话的份!”

    刘隆眼神冷厉,哼了一声:“趁早登记!”

    他没多说,隐瞒一些超能者,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乔鹏明知道他来了,还带着司机过来,一方面是因为李皓就在车上,不方便换人,一方面也不无试探之意,想看看巡夜人对乔氏到底有没有几分了解。

    从刘隆的表现来看……应该没什么问题。

    否则,刘隆就该装聋作哑才对。

    乔鹏看似花花公子一般,心中也不无算计,每一步,也都是走的清清楚楚,司机的暴露,并非意外,而是特意为之。

    毕竟,偌大的乔氏,连个月冥或者破百都没,其实也不符合乔氏的地位。

    刘隆懒得多说,皱眉道:“我不管你们怎么约定的,李皓,速度点,我陪你一起,快点搞定!”

    说罢,又瞥了一眼那个司机:“这家伙留在这里,我在这,谁敢对你乔氏公子哥不利?”

    说话间,还带着一些嘲讽:“都给我低调点!别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以前懒得管,没权利管,如今不一样了!”

    “明白明白!”

    乔鹏连忙点头道:“要不刘部长先在这坐坐,李巡察辛苦一趟,很快就能出来……”

    “不用,一起!”

    刘隆冷傲无比:“以乔家的地位,应该明白,李皓现在还很危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矿山中有什么人隐藏,对他不利,你乔氏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乔鹏心中暗骂一声。

    这次真倒霉。

    早知道不自作聪明了,非要邀请李皓来……好吧,这下连刘隆都给引来了。

    麻烦!

    至于连刘隆一起干掉……算了吧,郝连川就在城内,还有个袁硕,此刻翻脸,很容易出现问题。

    看来,计划只能放弃了。

    趁早送走这对瘟神才是。

    他也不敢多说,更不敢怠慢,迅速带着两人朝塌陷的矿山区域走去。

    而刘隆,不再说话,抱着胳膊跟着李皓。

    堂而皇之地走进了矿山!

    当他跨入矿山的一刻,隐约感受到了一点东西,三道极其微弱的气息……若是他没跨入斗千,是完全无法感应到的。

    此刻,倒是隐约可以感知到一点,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他也许也会忽视。

    由此可见,乔家在隐藏这方面,真的有一手。

    这三人,不会和乔飞龙一样,也有宝物藏身,可以隐瞒一切气息吧?

    可就算如此,自己感应的也极其微弱。

    所以说,要不对方超能内蕴,要不就是身处的地方不一般,气息隔绝的厉害,说不定……被冰晶隔绝了!

    想到这,刘隆眼神忽然一亮。

    会不会就是如此?

    冰晶隔绝的话,的确可以最大限度隐藏气息,可一旦真如此,那代表对方在冰晶范围内,第一时间很难动用全部超能。

    当然,正常情况下,冰晶脆弱,想打破的话,其实很快,一瞬间就可以。

    然而……只要抓住这个时机,也许有大用。

    “是冰晶吗?还是李皓他们说的遗迹效果?”

    他心中判断了一番,大概率是冰晶!

    遗迹,乔家未必真的进入了其中,如果没能全部开启,那十有八九就是冰晶了。

    “天助我也!”

    刘隆此刻心中也是兴奋,要是这样,自己若是能提前潜伏过来,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趁着冰晶破碎之前,也许可以提前解决三位日耀!

    这一趟,来的值了!

    不过很快,他感应便消失了。

    因为塌陷区域,距离那边挺远的,渐渐地,感应微弱,直到无法感应。

    而这,也让刘隆确定了,是冰晶笼罩的概率更大。

    而李皓,这时候其实也没闲着,左看看,右看看。

    他其实一直也在观察那三个光团,观察他们的具体强弱,以当初的黄云作为对比,这也是最直观的,如此一来,也许可以分辨出三人的具体实力如何。

    再看看光团中的一些特殊颜色……若是一些常见属性的超能强者,自己说不定还能看出他们的属性能力。

    很快,他们到了一个塌陷的区域。

    李皓还是有点真本事的,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又查看了一下四周,速度也快的很。

    没多久,李皓从地下跳了上来:“简单,不用开新矿井,这个清理一下,十天八天的就能复工!开新矿井,也许耗费时间更长。”

    说着又道:“为了防止二次塌陷,最好三天后再派人清理现场!”

    李皓沉声道:“别无视人命!乔氏有钱是不错,可都是本乡本土的,这里有二次塌方的风险,最好再等几天,等完全稳固了,再进行清理,知道了吗?我会盯着你们的,别乱来,你也不想柳姐因此想起什么不愉快的事,那时候,别怪不给你们面子!”

    乔鹏连忙道:“那肯定不会!李巡察,确定不用开新矿井?”

    “百分百的!”

    李皓有些傲然:“我虽然不如我老师,可这种小问题,一看就懂!你们请我……只能说,白花这冤枉钱了,其他人看看也能看出来,不过你乔家家大业大,也不在乎就是了。”

    “那不一样,有李巡察这话,我就放心多了……”

    一旁,刘隆不耐烦道;“看完了,那就现在跟我走,磨蹭什么呢!”

    李皓笑了一声,点点头,又看向乔鹏。

    乔鹏了然,连忙道:“等李巡察晚上回去了,我派人送过去,现在带着不方便。”

    “谅你也不敢黑了我的钱!”

    李皓笑了一声,不多说什么,跟着刘隆一起朝外走去。

    乔鹏一直送他们到矿山外,等两人上了车,这才微微吐了口气。

    一直到车辆远去,忍不住低骂一声!

    “差点就成功了!”

    他骂了一声,好死不死的,刘隆跑来了。

    很快,他想到了什么,迅速看向身边的司机,低声道:“去问问看,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

    没能弄到李皓的血,有些遗憾。

    不过,李皓来这边,不知道对那边有没有什么影响。

    司机不多说什么,迅速消失在原地。

    ……

    与此同时。

    车上。

    刘隆一直开出了很远,这才低沉道:“气息微弱,很难感应,不过应该是日耀无疑,隐约有火焰气息升腾,可能是火系!”

    李皓点头,他也看到了一些火红色,“好像是两个火系,另外一个可能是土系或者木系……不是太清晰。我老师昨晚去看了,他和我说了一下,三个人,应该都比黄云稍微弱一点……就是上次那个风系的巡夜人。”

    “你老师……真强!”

    刘隆感慨一声,他只感应到了一点点东西,没想到袁硕昨晚居然看到了这么多,甚至实力都探查到了,真乃神人!

    “黄云是日耀中期的超能,这么说,这边可能是三位初期,或者接近中期的存在……总之,没超过黄云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说完,刘隆又道:“你老师有没有说,他们是因为遗迹原因被遮掩了气息,还是因为冰晶的原因?”

    这个……袁硕压根没提过好吧!

    当然,李皓也不在意,不止这个,别的都没提好吧,昨晚老师压根没探查,怕被对方发现。

    他判断了一下,开口道:“可能是冰晶的效果,遗迹的话坚固的很,不会很脆弱!冰晶的话,会脆弱一些,昨晚塌方,可能会导致冰晶出现一些裂缝,会造成一些超能溢散出来,要不然,老大你可能感应不到。”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李皓看到了一些神秘能从光团四周溢散了出来,而不是那种被团团围住的感觉,所以大概率是冰晶出现了不大的裂缝导致的。

    这下子,刘隆有把握了。

    没怀疑什么,袁硕的话,不需要去怀疑。

    “实力、属性都探查的差不多了,今天也真是巧,乔家居然邀请你去勘察矿场,脑子进水了!”

    刘隆笑了一声。

    李皓撇撇嘴,脑子进水了?

    可不是进水了,而是想着美事呢。

    你要是不在这,乔家弄死我的概率很大。

    “那现在……”

    “去见郝部长,你以为我开玩笑的?”

    刘隆诧异地看着他,你一个分部副部长,不去见见你的定投上司,你怎么想的?

    李皓想了想,点头,又道:“郝部长是三阳什么层次的?”

    “不好说。”

    “老大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

    刘隆摇头。

    李皓却是想着,要不问问看,以郝连川为标准,他应该可以能判断出,乔飞龙到底什么境界,是日耀巅峰还是三阳初期,又或者更强?

    在他的视野中,乔飞龙的光团,稍微比郝连川弱一点,但是弱不了太多,比那个断天也弱一些,同样,也弱不了太多。

    ……

    车辆,很快在执法楼停下。

    李皓也再次见到了郝连川,这个被老师喊来当备胎的强者。

    郝连川看起来相当面善。

    笑的也很和蔼。

    见到了李皓,没别的,先是一顿夸赞,表示了一下巡夜人对李皓的关心,又简单说了几句巡夜人的困难,李家的剑巡夜人拿了,东西会给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典型的打官腔!

    李皓也不在意,等郝连川说了一阵,李皓忽然显得有些木讷道:“郝部,我老师说你很强,他能斩了那个断天,未必能匹敌郝部……老师说,断天的实力在三阳中不算强,郝部比他更强,难道郝部是三阳中期?”

    当面问人实力……尤其还是下级,很不礼貌,很不讲规矩的!

    可是,问话的是李皓,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

    而且,对方还是袁硕的学生,关键在于,他说他老师夸自己,说未必能匹敌自己。

    好话,任何人都喜欢听!

    郝连川也不例外,顿时露出笑脸,并未因为李皓的话感到不满。

    倒是刘隆,微微皱眉道:“李皓,规矩点!不该问的别问!郝部以前只是日耀,就算进入三阳,应该也只是三阳初期,怎么可能这么快进入中期!”

    郝连川眉毛都皱起了!

    这话,他不爱听。

    虽然是大实话!

    有些不太满意,可刘隆这人,就是这直性子,也不好说什么。

    他笑了笑道:“没事!小孩子,好奇心重。李皓,正如你们刘部说的那样,我也只是三阳初期……当然,若是按照你们分的初中后期的话,我的确是初期,这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只是三阳距离你们还远,说这些也没太大意义。”

    李皓点点头,露出了一些向往:“三阳……已经很厉害了!连老师都是郝部厉害,能被老师这么说的人,一定强大无比!郝部,真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如郝部这般,威慑四方!”

    “有机会的,你还年轻。”

    郝连川笑的灿烂,这话听起来真对味啊!

    袁硕啊袁硕,你本人猖狂,可你这学生,什么家底都给暴露出来了,合着你在背后,也感觉我很强大是吧?

    真是个单纯的孩子!

    这话被你老师听到了,恐怕少不得一顿揍。

    你一个武师传人,羡慕自己这个超能者,对袁硕而言,这才是最大的失败,他袁硕好歹斩杀过三阳,结果在他弟子眼中,还是不如自己,真爽!

    李皓也露出了笑容,略显羞涩,很快道:“那我就不打扰郝部了,郝部日理万机,能见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郝部您忙,我先告辞了!”

    “嗯,好好努力,争取早日进入超能,白月城的环境比这更好,希望很快能在白月城看到你!”

    李皓笑着点头,也没和刘隆一起离开,独自离去。

    心中却是想着,乔飞龙只是三阳初期,但是比郝连川还要弱一些,老师应该可以对付吧?

    办公室内。

    郝连川又对着刘隆夸赞了李皓几句,笑道:“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知书达理,这点倒是那个袁硕不能比的,那家伙虚伪的很,本质上不是好人,幸好他这学生和他不一样。”

    刘隆心中无奈,好家伙,你郝连川也就这眼力劲了?

    不过李皓的迷惑性太强。

    说实话,他第一次看到李皓那羞涩的笑容,也觉得这孩子太单纯了,不该牵扯进入这些危险的事情当中。

    当然,他现在不这么觉得了。

    那小家伙,就是个坑,和袁硕没差别。

    刘隆也没多说什么,敷衍了几句,很快道:“那明日郝部主持成立仪式,我和其他人迟一点再来。”

    “嗯?”

    郝连川一愣,哪有这么办事的?

    主人迟到,让自己先去,这是什么情况?

    刘隆解释道:“巡夜人分部成立,我们猎魔小队的情况郝部知道,柳艳他们的意思是,我们在成立仪式之前,先去祭奠一下战死的猎魔队员们,这个就不太适合让郝部也去了……”

    “我……”

    郝连川叹息一声,点点头:“应该的!说起来,这些人都是好样的,只是……巡夜人之前也有难处,你清楚的。”

    “嗯,我们并无怨言!”

    刘隆平静道:“李皓说,我们现在就是巡夜人,骂巡夜人就是骂自己,所以,不需要去责怪谁,都是自己的选择!”

    这话一出,郝连川不得不感慨,真是个好孩子!

    这话,也是文化人才能说出来的话,刘隆就没这个水平。

    “那你们去祭奠,我先帮着主持,等你们来了,再正式成立!”

    “劳烦郝部了!”

    刘隆客套了一句,郝连川笑道:“不必客气,本来就是分内之事!”

    双方又寒暄了几句,刘隆转身离开。

    明天郝连川在这主持仪式……大家都不来,也不会引起郝连川的不满和疑惑,这样正好。

    也许杀完了人,还有时间来参加宴会呢。

    ……

    等刘隆走了,郝连川思考了一下,总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又说不出来什么不妥。

    算了,自己在这,没什么大事。

    就是有些疑惑,需要带王明他们也去吗?

    “带去也好,说明刘隆他们接受了这几人……是好事!”

    他想到了这一点,笑了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能融合到一起,那自然是最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