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吃小鸡 作品

第63章 大战(求月票)

    银色小车,缓缓前行。

    车上,两人一狗。

    开了一会,李皓心情有些躁动不安,深吸一口气,一边开车,一边出声道:“老师,若是乔鹏也在,那他那个司机也在,我打不过怎么办?”

    乔鹏那个司机,在李皓眼中,那可是月盈层次的存在。

    破百圆满!

    当然,对方今日被邀请前往巡检司参加宴会了,可是,对方去迟一点,或者干脆没去……谁知道呢?

    反正李皓没问对方去没去,运气不好的话,就有可能遇到他。

    闭目养神的袁硕,忽然睁眼,“你也进入破百了,修炼了五禽术和九锻劲,就算不敌,也不至于被人瞬杀!以无心算有心,真打不过,那就慢慢磨!黑豹也有点小实力,配合的好,不至于死那么快。”

    说的有些无情。

    不至于死的那么快。

    显然,袁硕是考虑过他遭遇对方的情况,但是袁硕依旧带着李皓一起来了。

    李皓沉默不语。

    袁硕平静道:“雏鹰总有展翅高飞的时候,你有那剑能在手,我不怕你受伤太重,反正你能恢复。我怕就怕,你连胆魄都没,作为一名武师,这是要不得的。”

    “作为我的关门弟子,逆伐强者,我不强求。但是,起码可以撑住一阵,不会死,都是破百层次,无外乎身体素质的差距罢了,对方也不存在势,你还有势的雏形,何必怕他?”

    他认为,李皓不需要怕。

    没必要!

    “记住,势,是武师的杀手锏!有势的斗千,绝不会畏惧日耀,你要明白,你非一般破百初期,只要你心不乱,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我甚至期待你能遭遇对方!”

    只有期待,没有担忧。

    李皓笑了:“老师,我是新手……你也不怕我死了。”

    “真死了……那也是命!”

    袁硕深沉道:“我可以庇护你一时,绝不可能庇护你一世,对手虽然是月盈,可在我眼中,不比你强多少,这样的对手,是我希望你能碰到的。”

    “明白了!”

    砰地一声,李皓刚说完,袁硕身体微微一颤,嘴角稍微抽搐了一下。

    李皓深吸一口气,“有些紧张了,老师,没事的,应该只是撞到了马路牙子,问题不大。”

    话落,李皓再次启动车辆。

    车这东西,多开开就会了,没什么难的,只是老师的车自己第一次开,稍微有些不顺手罢了。

    他开着车,继续在无人的马路上行驶。

    今晚,很安静。

    银城8点宵禁,除了一些特殊身份的人,都不允许外出,银城人还是很安分的,何况小地方,晚上也没什么娱乐的地方,加上前些时日才出了事,大街上还真看不到人影。

    此刻,前方,一栋高楼已经呈现在眼前。

    乔氏矿业!

    霓虹灯闪烁着光芒,照耀四周。

    袁硕握了握拳头,轻轻吐了口气,有压力吗?

    还是有一点的。

    斗千战三阳……

    第一次战三阳,那是完全的偷袭,示敌以弱,才占据了先机。

    这是第二次,大家都知道他袁硕杀过三阳,此刻,也许可以偷袭,但是绝对做不到示敌以弱了,没人会相信他袁硕没实力。

    等到乔飞龙发现是他袁硕出手,绝对不会大意,更不会有隐藏之心。

    可是……我畏惧吗?

    不!

    从未畏惧过!

    只有一些警惕,一些凝重,但是绝对不可能有畏惧之心。

    成为武师数十年,他袁硕大大小小的战斗,起码经历了上百次,这还是少说。

    那个乔飞龙,有什么资格和自己比?

    拳头,缓缓松开。

    前面,李皓还在提议:“老师,到了地方,要不我装着撞到了他们大厦,说不定乔飞龙会下来,等他下来了,我们再偷袭他……”

    袁硕没理他。

    李皓的建议有道理吗?

    有一点。

    可是……太多的巧合,就显得有些刻意了。

    这一招,若是对付30岁以下的人,他袁硕愿意去尝试。

    可是,乔飞龙是一个年纪不比他小,在商场沉浮几十年的老家伙,那是个老狐狸。

    这么巧,今晚李皓的车,刚好撞到了他家大厦?

    那么巧,李皓昨天去矿场,刘隆就跟过去了?

    对乔飞龙,巧合一次可以,巧合两次也行,第三次……那就不再是巧合了!

    “老师,你觉得怎么样?”

    李皓还在喋喋不休,他真的觉得不错。

    不小心撞到了对方的大厦,然后大厦主人刚好在,撞车的是李皓和袁硕,他乔飞龙该不该下来看看?

    打个招呼什么的?

    那时候,见面笑嘻嘻,然后迅速给人家一刀,是不是可以占个便宜?

    李皓想的挺美。

    袁硕声音平静:“开你的车,一味的诡道,并非正道!何况……不要太过小瞧你的老师,石刀在手多日,沉淀破百巅峰数十年,你觉得,你的老师比起十多日前,没有任何进步吗?”

    李皓正色,不再多言。

    副驾上,黑豹趴着一动不动,好像感受到了空气中的肃杀之气。

    ……

    乔氏矿业顶层。

    乔飞龙站在窗边,朝下看去,隐约间,好像可以看到地下那缓缓驶来的银色小车,看的不是太清晰。

    这一刻,乔飞龙心绪有些不宁。

    忘了什么?

    还是要发生什么?

    下方的那辆车……好像有些熟悉。

    今晚宵禁,能此刻堂而皇之开车在路上的,应该是参会的超凡。

    这个点……宴会都快开始了。

    是谁?

    袁硕!

    他想起来了,应该是袁硕。

    “武师……”

    他喃喃一声,武师,有时候弊端很多,有时候也是得天独厚,比如说现在,自己只能靠猜测,靠判断,却是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

    因为对方没有神秘能,只有内劲。

    内劲蕴于体,极其难以探查。

    以前的袁硕,他没太过在意,破百圆满的武师,是厉害,但是……也就那样。

    可当袁硕斗千,斩三阳超能,他就牢牢记住了这人。

    也许,接下来自己还会和对方有更多的接触,甚至是交手。

    他也曾想过,自己的假想敌是袁硕,该如何应对?

    他想对付李皓,甚至杀了李皓,袁硕也许是一道迈步过去的坎。

    正想着,微微有些走神,忽然,他好像看到了什么,隐约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

    同一时间。

    下方。

    李皓看了看表,“8点45了……”

    李皓开口。

    8点45,他这边率先动手,一分钟后,城外才会动手。

    因为这边交手,动静会稍微小一点,哪怕两位顶级存在交手,也不会那么快传播出去,而城外不同,刘隆他们带了大量热武器。

    一旦城外率先动手,那就容易引起大动静,让乔飞龙注意到这一切。

    他话音刚落,袁硕如同猿猴一般,速度奇快无比,瞬间钻出车窗。

    小小的车窗,袁硕钻出去,却是一点动静没有留下。

    李皓没停车,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刻,黑暗中,霓虹灯下,一道影子窜天而起。

    袁硕如同大鸟,一步腾空,一跃而起,这一跃,起码飞升近百米,而这座大厦,高度也就这么高,30层的大楼,堪堪百米高度。

    李皓心惊。

    老师上一次一步踏空,只是跃升十几米,也许是没尽全力,可这一次,这一步踏空,直接攀升上百米,可见他实力的确强大多了。

    窜天而起的袁硕,以快到无比的速度,瞬间凌空,这一刻,袁硕好像看到了一双眼。

    而那双眼睛的主人,也看到了他。

    隔着窗户,乔飞龙眼神冷漠,有些震动,也有些说不出的释然。

    找我的!

    袁硕来了!

    这一刻,他身上一团火焰升腾而起,带着一些凝重和沉重,他不知道自己如何暴露了,但是,当袁硕直接踏空而来,他便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

    甚至,只能分出生死。

    他不知道袁硕知道多少,也不知道袁硕为何笃定自己隐藏了实力,可多年的商场沉浮,让乔飞龙惊而不慌。

    一道火焰组成的长刀,瞬间浮现。

    这一刻,一人持刀朝窗外斩去,火焰耀空。

    一人一拳打出,从窗外打来。

    没有任何的寒暄……那都是笑话。

    双方都一个目的,杀了对方。

    窗户甚至没有破碎的响声,直接被火焰瞬间融化,火焰长刀斩亮了黑夜。

    而袁硕,拳头上,石刀有淡淡光芒爆发,一拳打出,不像拳,更像是刀。

    双刀的碰撞!

    无声无息,一层大楼的所有玻璃瞬间粉碎,乔飞龙脚下的地板,瞬间破碎,裂开,焚烧。

    拳刀碰撞!

    直到乔飞龙稍微退后一步,袁硕在空中打了个旋。

    这一刻,响声才传荡了出去。

    轰!

    轰!

    轰!

    一连数声巨响,无数玻璃炸裂开,整个顶楼,这一刻好像被无数炮弹炸过,坑坑洼洼。

    所有的办公桌椅,全部粉碎。

    乔飞龙倒退一步,没有低头去看,只是轻声咳嗽了一声,滴答滴答声响起,手上居然鲜血淋漓。

    眼中,只剩下惊讶、疑惑和一丝丝骇然。

    斗千,真的可以攻破三阳的防御吗?

    甚至,他感觉自己完全没有体现出防御力,被对方一拳攻破了火能防御体系,直接一拳内劲震荡体内,震的手骨都裂开了。

    这就是斗千?

    不,这只是袁硕,斗千……应该没这么强。

    思考,只是这一瞬间。

    窗外,袁硕如同大鸟,瞬间转向而回。

    下一刻,虎啸声震荡天地。

    “吼!”

    这才是真正的猛虎,这一刻,凡是看到他的人,凡是听到声音的人,都好像看到了一头斑斓猛虎下山。

    这才是真正的虎斗术!

    猛虎咆哮,声浪震天,轰隆一声巨响,地板塌陷,袁硕再次挥拳打出,砰地一声巨响再次传荡而出,乔飞龙被他一拳打入地下,砸裂了地面,从顶层掉落下去。

    而袁硕,一脚踏入大楼。

    这一刻的他,如神魔再世。

    “老乔,三阳便如此?”

    袁硕一脚跺下,地板纷纷爆碎,无数碎石,化为杀人的利器,轰隆隆地朝四周飙射而出。

    下一刻,脚下,一柄火焰长刀直接无声斩来!

    噗!

    一声轻响,整个地面楼板,直接被切成了两半,伴随着火焰焚烧,哪怕是水泥钢筋,这一刻也被融化。

    袁硕身手矫捷无比,一瞬间消失。

    再出现,如黑熊压顶,轰隆一声,直接镇压而下,一脚踏下,直接踏出顶层,出现在下一层。

    烟雾中,火红色长刀再次斩来。

    乔飞龙并未回话,也没说什么,更没问什么。

    不需要!

    杀了袁硕,一切自然结束。

    他此刻更担心,郝连川在哪?

    是的,袁硕的袭杀,郝连川是否也是其中之一?

    还是说,郝连川去了城外?

    有些担心,但是不管如何,袁硕必须解决。

    火焰一瞬间不再凝聚成长刀,而是化为火海。

    刀山火海!

    这一刻,整个大楼被照亮,火焰焚烧。

    火能!

    “华而不实!”

    袁硕面色冷凝,唯有此刻的他,才是袁老魔。

    我唯有这双拳!

    当年打死无数武师的拳,超能崛起前期,打死无数超能的拳,直到他的拳头不够硬了,他才当了孙子,躲在了银城养老。

    可现在,这双拳头,又硬了!

    “杀!”

    如魔,如兽。

    一拳打出,火海动荡。

    神意爆发,气势一起,他就是战无不胜的陆地神仙。

    这一刻,就靠这一拳,他硬生生打灭了火海,砰地一声巨响,直接打飞了火海中央的乔飞龙。

    乔飞龙满脸的震动!

    心神震荡!

    这就是袁硕?

    他居然不敌袁硕,真的不敌。

    技艺、杀气、神意,他都不如,唯一比对方强大的,唯有雄厚的超能,让他不至于出现溃败。

    “咳咳咳……”

    火红的血液,从嘴角溢出。

    乔飞龙脚下出现火龙,瞬间浮空,一咬牙,无数火焰再次飞出,这一次,这些火焰更强大了,轰隆一声,这一层的楼板再次被烧穿。

    两人悬空而战,大战瞬间爆发。

    乔飞龙觉得不可思议,堂堂三阳,他以为袁硕杀断天,只是因为他隐藏的太深,断天太大意了,被他偷袭所杀。

    可这一次,他和对方交手,袁硕虽然也有些偷袭成分,可他有所准备,然而……依旧被对方强攻落入下风。

    为什么?

    不可理解!

    还有,内劲到了斗千,这么强大吗?

    居然直接攻破了他三阳的防御。

    逃?

    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逝。

    不能逃!

    战斗只是刚开始,此刻选择逃,那代表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反击成功了,一旦逃跑,就给了袁硕机会。

    轰隆隆!

    拳!

    无数的拳!

    袁硕什么招式都不用,唯有一双铁拳,一拳又一拳地砸下。

    渐渐地,乔飞龙感受到了,吐了口气,冷冷地看向袁硕。

    我发现了!

    右拳!

    他的右拳,强悍无比,能量特殊,那不是内劲,那好像是什么宝物,那个指虎,大的不像指虎的指虎。

    而袁硕的左拳,虽然也极其犀利,可每一拳,都只是给他带来了一些微弱的伤害。

    宝物!

    “你的指虎……超凡物品?”

    咳咳咳。

    又是一阵咳嗽,乔飞龙避开了锋芒,迅速倒退,一层层地焚烧楼板,顶着袁硕强悍的攻击压力,疯狂朝下方落去。

    指虎,超凡物品。

    袁硕不语,继续强攻。

    眼力不错,但是,他没心思回复他什么。

    就如他教导李皓的,凡是还能站着的敌人,不要和他多说什么,除非远不是对手,拖延一下时间,否则……那只有攻击!

    不断的攻击!

    轰隆一声巨响,这一刻,他挥拳再出,一拳打出,砸穿了楼板,下一刻,袁硕如同猿猴一般,荡漾在空,一脚踢出,瞬间倒悬环绕乔飞龙,一连踢出数十脚。

    砰砰砰!

    乔飞龙也在还击,火焰焚烧而出,形成一条条火龙,想要困住袁硕,烧死袁硕。

    乔飞龙一边抵御,一边咳嗽,一边依旧保持着眼神清明。

    他也许战斗经验不足,可他没那么容易死,沉浮商海多年,该有的冷静他还是有的,比袁硕预期中的还要难对付。

    非但如此,这一刻,他却是再次开口,想要让袁硕注意到他。

    “袁硕,你为了遗迹而来,对吗?”

    乔飞龙声音沧桑,“那不是你我可以觊觎的……你不要逼我闹的满城皆知,也许……你我可以联手探索,你有实力,有经验,而我有几十年的研究成果,一起合作,才是王道。”

    袁硕依旧不语。

    而这一刻,墙壁处,一道略显暗黑的影子,如同黑夜的阴影,缓缓朝他们靠近。

    没有声音,没有味道,甚至没有超能。

    比红影还要诡秘一些。

    当乔飞龙指出,威胁来源于右手指虎的一刻,黑暗中,那道影子就有了目标。

    不求杀死袁硕……很难!

    斗千有势,有神意,这一点他们清楚,不管是红影也好,还是其他,对付破百可以,对付斗千,难以侵入他们体内。

    但是,对方也难发现他们,尤其是这一刻。

    强者交战,分心不得。

    只要夺取了指虎,那乔飞龙就有了反击的机会,一旦打破了袁硕的攻势,袁硕必然溃败。

    ……

    同一时间。

    地下。

    李皓直接开车撞入了大厦,抬头朝上空看去,丢下了破破烂烂的银色小车。

    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光团!

    那是乔飞龙,不用多说。

    可这一刻,李皓却是皱眉。

    那巨大的光团,将一个黑影映射了出来,那是什么?

    在这之前,上次他来,并未在乔飞龙附近看到什么其他东西,可现在……那黑影是什么?

    他看的不是墙壁,不是物质,而是一种能量源。

    乔飞龙的火能,袁硕的内劲难以看透,那个黑影出现在眼前,显然,也是一种特殊的能量源。

    只是,之前没看到过。

    黑影,正在朝光团附近游荡而去。

    李皓不傻,他显然猜到了,这可能是乔飞龙的暗手,对方可能想要偷袭老师。

    只是,此刻大喊一声吗?

    不说交战中的袁硕,能否听到,就算听到了,也会刺激黑影迅速扑杀老师。

    “黑影的强度,感觉像日耀,不像三阳……”

    怎么办?

    高呼吗?

    这些念头,瞬间浮现在脑海中。

    “巡夜人办案,乔飞龙,束手就擒!”

    就在这一刻,李皓大喝一声。

    这一声,不知是否能被二人听到,但是李皓用上了虎啸山林,如稚虎咆哮。

    下一刻,口中传出了一声莫名其妙的话语:“三灵护旗,天岳南山在我心……”

    密语!

    袁硕和他的学生之间,是有一套密语的,用以交流一些特殊古籍内容,以及比如五禽吐纳术这样的秘术传承,这时候,袁硕都会用密语和学生交流。

    当初李皓和袁硕在通讯器中,传授五禽吐纳术,就是用密语交流的。

    而这一刻,上空,袁硕一脚踢出,踢碎了一层楼板。

    他和对方越来越往下。

    在这种环境下,李皓的声音,那稚嫩的猛虎咆哮声,还是传递了上来。

    “老师小心,有个黑影在你背后……”

    这就是李皓传递的消息。

    黑影?

    这一瞬间,袁硕汗毛竖起。

    他没有感知到,作为一名斗千武师,感应力极强,还有神意在身,哪怕红影靠近,他其实都可以感受到。

    可这一刻,他却是毫无感知。

    黑影在哪?

    背后?

    强大的心理素质,让他没有去管,没有回头,而是怒喝一声:“躲开!”

    既是提醒李皓,也是转移乔飞龙注意力。

    提醒李皓,赶快走。

    黑影的出现,打破了一些计划。

    因为他没能发现!

    未知,代表着危险。

    至于李皓为何可以发现,袁硕不知道,可能和他那双眼有关,那双可以看到红影的眼,这本身就是不寻常。

    袁硕已经暗中打探,因为据李皓所说,巡夜人可能抓捕过一批这样的人。

    只是到现在,还没消息传回来。

    下方,李皓并没有说什么,他迅速看向一个方向,一些人正在从楼上疯狂遁逃下来,大战爆发的突然,大厦中还有人在。

    李皓一眼看到了乔鹏,顿时大喜。

    还真在这!

    “乔飞龙,束手就擒,不然我宰了你儿子!”

    李皓一声大喝,一瞬间,蹬地而起,朝刚慌乱跑下来的乔鹏冲去。

    上空,乔飞龙眼睛眨都没眨。

    可这一刻,那原本靠近袁硕的黑影,忽然有些停顿下来。

    乔鹏,乔飞龙唯一的血脉。

    唯一的后裔!

    这一刻,黑影靠近了袁硕,可是……下方情况紧急。

    因为袁硕他们来的太突然,保护乔鹏的那位月盈强者,今日去了巡检司开会,乔氏之前没准备和巡夜人翻脸,自然不会不去。

    也正因为今夜没人保护,乔飞龙才让儿子来了大厦,以免因为司机不在,今天出现什么问题。

    哪曾想,刚好,袁硕今晚就来了。

    此刻,乔鹏没能晋级超能的劣势凸显出来了,他根本不可能匹敌李皓,那三脚猫的功夫,对付一般人还行。

    黑影迟疑了……

    是先对付袁硕,还是先下去救人?

    黑影未必可以侵入袁硕,但是有把握夺取他的指虎,可夺取了指虎,就会被袁硕发现,袁硕若是没能迅速败亡,黑影可能会被缠住。

    这一切,都在电光雷鸣之间。

    李皓才不管那些。

    先下手为强!

    远处,乔鹏怒喝一声:“上,打死他!”

    他身边还跟着一些人,并非普通员工,大晚上的不回家,自然不是一般员工,除了看门的保安早就跑了之外,此刻跟着他的,都是他平时的保镖。

    超凡今晚都去开会了,这些人只是一般的保镖。

    不过,这些人有枪。

    乔氏,有自己的安保公司。

    这一刻,几位保镖包括乔鹏本人,都拿出了枪,瞬间对准了李皓,想要乱枪打死这个家伙。

    至于李皓死了,遗迹怎么办……此刻,乔鹏哪还顾得上这个。

    上空的战斗还在继续。

    而李皓,这时候,猛地一落地,跺脚,地面震荡了一下,几块碎石头飙射而出,噗嗤一声,几位持枪的保镖,直接被石块洞穿了脑袋。

    李皓下手也不手软。

    这时候的李皓,更担心老师那边,也许拿下了乔鹏,可以让对方多一些忌惮。

    跺脚的瞬间,砰砰砰的枪响声传出。

    没死的保镖和乔鹏,都开枪了。

    一边开枪,乔鹏一边逃窜。

    枪械,未必能打死李皓,李皓好歹也是斩十境,虽说好像不怎么样……

    这样的念头刚闪过,眼前一花,李皓手指如利刃,划过了几个保镖的脖子,瞬间出现在乔鹏面前,一手扣住他的咽喉,另外一只手,砰地一声斩下。

    咔嚓一声!

    持枪的手臂被直接斩断,手刀也是刀。

    与此同时,一声巨响传出,楼顶塌陷,两道人影呈现。

    乔飞龙他们居然打了下来!

    以最快的速度,打穿了一整座楼,这就是三阳的强大。

    而李皓,一脚踢出,踢断了乔鹏的腿,踢的对方半跪在地,一把抓起乔鹏的头发,另外一只手,依旧扣着他的咽喉,捏的乔鹏脸色通红,此刻有些无法喘息。

    “呵呵……”

    乔飞龙喘息一声,也笑了一声,看向袁硕:“你教的徒弟,好像有些愚蠢……此刻,我会束手就擒吗?”

    威胁?

    不可能的!

    到了这地步,束手就擒就是都死。

    李皓居然拿他儿子威胁自己!

    李皓自然知道用乔鹏威胁乔飞龙,是很无用的,可是,当他看到黑色的影子,在火光耀射下,朝自己靠近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未必没用。

    影子,朝自己靠近了。

    说明对方想救人!

    甚至为了救人,放弃了对付老师的机会,可见,乔鹏这个普通人,在黑影那边,并非毫无地位。

    对黑影,李皓没有那么惧怕。

    上次那么大的红影,都被自己搞死了,何况黑影。

    不过这两者,是不是一种,李皓无法确定。

    三阳层次的乔飞龙,此刻距离自己不远,李皓还是有些惧怕的,他怕这样的强者,却是不怕黑影这样的未知东西,谁让他曾吃过很多红影呢。

    与此同时,袁硕也没有停下。

    没有因为学生在这,擒拿了乔鹏,他就顾忌什么,留手什么,一如既往的凶猛,势如破竹,五禽术运用到了极致,一拳又一拳地打出,居然压制住了乔飞龙,打的对方火能都无法溢散太远。

    至于一些余波……那就没办法了,此刻袁硕没法去管。

    可能是一方还是有些顾忌儿子,一方顾忌学生,双方默契地朝远处战斗而去,打碎了无数地砖,一路朝街道上战斗而去。

    与此同时,李皓看到了黑影朝自己扑杀而来。

    其他人看不到,他却是可以。

    当对方扑过来的瞬间,李皓早就握住了小剑。

    这是他的保命底牌。

    可此刻,谁还在乎暴露不暴露?

    也许唯有小剑才能对付这种东西,他怀疑自己出手,是打不到那玩意的。

    小剑溢散出淡淡的光辉,被李皓捏在手中,一剑捅出!

    噗嗤一声!

    好像刺入了什么东西中,虚空中,传来了一声闷哼。

    “嗯?”

    黑影居然传出了声音,这和红影又不相同。

    这一刻,黑影也很震惊。

    这是什么?

    “李家的剑?”

    这一刻,黑影好像想到了什么,有些震动,不是说给了巡夜人吗?

    怎么还会在李皓手中!

    李家的剑……可以伤到自己?

    那好像就可以解释的通了,八大家的武器,绝对不一般,乔飞龙曾经推测,八大家的武器,恐怕都是源神兵一级的存在。

    而这一刻,黑影被刺中之后,虚空微微一震,下一刻,一个人形影子浮现了出来。

    而被李皓踢断了腿的乔鹏,憋红了脸,他被李皓拖死狗一般地拖着,迅速倒退,此刻,也看到了黑影浮现。

    下一刻,喉咙中艰难地冒出了一句话:“妈……”

    李皓心中一震!

    妈?

    怎么可能!

    乔飞龙的老婆,死了很多年了。

    怎么会是这个黑影!

    而黑影,其实看不出相貌,此刻,好像也微微有些震动,传出了话语:“你……看得到我?”

    一句话,透露了很多消息。

    乔鹏,以前是看不到她的,甚至不知道她的存在,而她很可能自己都无法现身出来,否则,如果是乔鹏的母亲,没必要一直隐藏不现身。

    除非她不人不鬼的,连自己都无法掌控自己是否现身,那样,才没有必要告诉乔鹏,免得乔鹏更难接受。

    李皓此刻也是震动,不过很快化为喜色。

    乔鹏的妈?

    那更好!

    对乔鹏的母亲,虽然死了,李皓其实也有些了解,根据资料显示,乔鹏的母亲是乔飞龙的秘书,也是乔飞龙极其信任的人,后来上位,成为了乔家的主母。

    乔母生前是乔飞龙的得力助手,整个乔氏发展壮大,和她关系很大,不过后来却是渐渐退出了公司,因为生了个儿子,主要负责带乔鹏。

    由此可见,乔母对乔鹏应该是极其喜爱疼爱的。

    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活着。

    只是这种状态,又是什么情况?

    这一刻,远处,正在被压着打的乔飞龙,忽然转头朝这边看来,当他看到了那道黑影,也是眼神一震!

    出现了!

    黑影居然出现了……

    或者说,他不能看到黑影,只能听到声音,他的想法中,是他的爱人,居然出现了!

    这怎么可能?

    这些年,他想了很多办法,都没办法做到,只能听到对方的声音,因为常年累月在一起,他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却是没有实体。

    为何此刻会呈现出来?

    乔飞龙尽管不解,但是下一刻,他想到了什么,看向李皓,看向他手中的那把小剑。

    这时候,他也意识到了,这可能是李家的剑。

    而这把剑……也许可以帮助妻子恢复肉身。

    当年的一次遗迹能量冲击,导致妻子变成了如今的鬼样子,现在……好像有机会了。

    李家的剑,遗迹……这两者应该是有联系的。

    “杀了他!夺剑!”

    乔飞龙低喝一声,“儿子没了,可以再生!你要活过来,我们会有很多孩子!”

    他怕妻子心软。

    轰!

    袁硕一拳打出,打的他倒飞,撞在了街道上,这一刻,撞碎了不知道多少建筑。

    乔飞龙吐血,依旧低喝:“杀了他!听到了吗?”

    李皓尽管用乔鹏威胁他,他原本也不想儿子死,可此刻……他态度变了。

    乔鹏可以死,但是,李皓也要死,还有那把剑,也要夺来。

    黑影微微颤动了一下,下一刻,朝李皓扑去。

    李皓一跺脚,一股微弱的势爆发出来,地面震荡。

    却是瞬间被镇压下来。

    黑影很强,也许远不如乔飞龙,可黑影给李皓的感觉,恐怕也有日耀的实力,这样的实力,他无法匹敌,破百还能一战,日耀那是真没办法。

    此刻,偷袭都没办法。

    在黑影镇压了微弱的势的那一刻,李皓陡然举起了乔鹏,用乔鹏当做武器,朝黑影劈去!

    乔飞龙不在乎,你呢?

    远处,袁硕脸色冰寒,疯狂出拳!

    如同巨熊一般,一拳又一拳地打出,打的大地都在裂开。

    他要活活打死乔飞龙,才有时间去救李皓。

    破百,李皓可以撑住。

    日耀,绝对不行。

    当黑影呈现出形状,他才能感应到对方的存在,感受到那股特殊的力量,对方是日耀层次的存在,这不是李皓可以匹敌的。

    这一次,出纰漏了。

    否则,他有信心压制乔飞龙,不会给李皓造成任何影响。

    砰!

    一声巨响,李皓重重将乔鹏砸出,砸中了黑影,黑影迅速避开,束手束脚之下,甚至不敢太过暴力,导致李皓和乔鹏一起被杀死。

    而李皓,还拉扯着乔鹏的腿,往回一抽。

    他见老师愈加疯狂,响声不断,甚至传来了少见的怒喝声,知道老师也着急了。

    黑影的出现,是两人都没预料到的。

    手中的小剑,也没那么给力,打出了黑影原型,却是没办法和杀红影一样,直接戳死对方。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李皓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要完蛋。

    这一刻,李皓再次跺脚,微弱的势,再次爆发出来,地面震荡。

    将欲要扑上来的黑影,勉强震了出去。

    心中虽急,李皓却是慌而不乱。

    没什么可乱的。

    对方顾忌乔鹏生死,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当然,这样的情况,持续不了多久。

    很快,他就会被黑影弄死,好在对方还有些忌惮小剑,李皓挥舞小剑,也能让对方避开。

    ……

    不远处。

    袁硕看到李皓艰难抵挡,心中大急。

    嘴上说着不在乎他的生死,可那也就是说说,自己这徒弟,下一个斗千种子,怎么能死在这?

    一念至此,原本没准备动用血刀诀的袁硕,这一刻,再也忍不住了。

    剑能,也许不够了。

    这一次,可能会元气大伤,甚至重伤……可是,他这时候只能选择这么做。

    他也是果决无比,一瞬间,一股血气在脸上涌现。

    一瞬间,血气汇聚,神意爆发到了极致。

    手中石刀,好像都长了一截。

    一拳击飞了乔飞龙,下一刻,袁硕怒吼一声,精气神汇合,气血长龙和神意融合一体。

    这次不知道能不能恢复了……

    他心中想着,却是义无反顾,就如李皓看到了黑影,明知道危险,依旧选择了留下,擒拿乔鹏作为威胁一样,师徒之间,本就该如此。

    不需要计较太多。

    “血刀斩!”

    一声怒喝,手中石刀,这一刻居然化为正常刀剑大小,只是呈现出了血红色。

    乔飞龙瞬间感受到了致命威胁!

    他原本是想等等,等妻子解决了李皓,不需要太长时间,妻子只是顾忌儿子的生死,才拖到了现在,再给她一点时间,杀了李皓之后,她也许可以再次隐入暗中,那时候,尽管袁硕有了准备,也能让袁硕忌惮,那就是他反击的时候。

    可这一刻,他却是感受到了危险。

    一瞬间,滔天的火能爆发了出来!

    他也拼命了,作为三阳,被袁硕如此压制,甚至有致命危险,也让他觉得愤怒。

    火焰升腾而起,一瞬间,照亮了整个银城。

    强大的气息,这一刻彻底泄露了出去。

    银城上空,火焰和血刀映射虚空。

    两股强大的力量,瞬间蔓延而出,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轰!

    一声巨响,这一刻,震动了半个银城。

    血刀直接斩破了火光,火海直接熄灭。

    一瞬间,血刀划过长空。

    一颗头颅,直接被斩的爆碎。

    ……

    这一刻,远处。

    巡检司。

    郝连川迅速抬头,直到这一刻,他才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一切,两边距离上万米,十公里左右的距离,之前他隐约听到了一些动静,感受到了一些气息,但是因为在场的超凡太多,他只能让木森先去查看。

    可这一刻,他却是脸色一变。

    这不是一般超能之战!

    “艹!”

    哪来的三阳?

    还有,那是袁硕?

    袁硕又和哪个三阳打起来了?

    他看着满大厅的超凡,下一刻,怒喝一声:“都给我安静!”

    众人也听到了声音,正在喧哗之中,一股滔天之势爆发,郝连川脸色冰寒:“都给我安静,谁敢此刻骚乱,就地击毙!”

    他眼中带着一些不安,什么鬼?

    红月吗?

    还是其他组织?

    该死,袁硕这混蛋,又做什么,这一晋级斗千,就没完没了的和三阳大战。

    他有心想去看看,可再看看满大厅的超凡……一时间有些为难。

    自己一走,这些人会不会暴动?

    还有……该死的刘隆,他们是不是一起的,故意让自己在这,就是为他们镇压此地的超凡者,让他们无法参与大战之中。

    必然是!

    刘隆,你这混蛋,居然敢让我给你看门。

    郝连川心中大骂,却是有些担忧,袁硕,你这白痴,一次斩三阳是运气,你还来第二次……你真以为你是斗千之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