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吃小鸡 作品

第68章 八卦之秘(求订阅求月票)

    袁家。

    李皓和袁硕此刻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两颗丹药,是的,这东西被炼制成丹药的模样了。

    这一刻,袁硕也难免有些激动:“没想到侯霄尘真送来了宝物,这东西,一定是他杀红月强者后提取的,源神兵可以提取……不知道石刀可不可以。”

    他更在乎这个。

    原本,他以为只有李皓可以,所以哪怕他有一些小心思,或者去干掉红月的人,夺取红影,关键在于,他看不到摸不到啊。

    怎么提取?

    可侯霄尘可以,他为何不可以?

    石刀不是源神兵吗?

    反正袁硕觉得概率很大,就是源神兵,那一定有什么特殊之处,是可以做到提取的。

    如此一来,他心思就活了。

    想干!

    干谁?

    红月啊。

    之前他这个心思不是太重,又打不过映红月,跑去报复也没必要,还容易被盯上。

    可如果杀了他们的人,可以提取到红月力量呢?

    这可是武师的至宝。

    袁硕开心的不止是这一次拿到了这个血神子,关键在于,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更想从侯霄尘那边,得到提取红月的办法。

    有了方法,他能把红月那边掏空,前提是他还活着,没被红月强者追杀到死。

    “不行……我一定得问问侯霄尘才行!”

    袁硕平时很少兴奋,此刻却是有些兴奋难忍,“等我问到了,哪天我兴趣来了,去扫荡一下,也许咱们就能发大财了,这玩意再配合上剑能,你斗千我觉得很快了。”

    李皓也龇牙咧嘴的。

    笑!

    忍不住的笑。

    “老师,我感觉这日耀的血神子,好像也就比上次的那个大红影差一点,上次那个红影,难道不是三阳吗?”

    “大概不是,那个断天也只是三阳初期,携带的红影可能是日耀巅峰。”

    日耀巅峰,他袁硕吸收了大半力量,一小半给了李皓,李皓借机跨入了破百初期。

    这一次,这一颗日耀层次的,他准备让李皓都给吸了,李皓完成躯干内劲外放问题不大,至于能否头颅外放内劲,那就不好说了,稍微有些危险。

    不过应该也差不了多少。

    等到了那时候,李皓又感悟了势的雏形,就算是破百圆满了。

    斗千,那就需要李皓对势的更加明悟,那才能顺利跨入了。

    他给自己的关门弟子铺好了路,算好了未来,袁硕愈发觉得,自己可能不能在这久留了,他必须要走,将所有人的视线,从银城引开。

    “今晚去遗迹!”

    袁硕有了决定,低声道:“必须速度一点去,若是这次无法开启的话,那就等,我想办法把遗迹遮掩,然后你就当遗迹不存在,等咱们有了足够的实力,再去探索。”

    那个遗迹,他简单看了一眼,绝对不简单。

    还有那道门,他尝试了一下,一拳打上去,纹丝不动。

    若是李皓的剑和自己手上的刀,这次无法打开,那只能等待时机了。

    “嗯!”

    李皓点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红色丹药看,越看越期待。

    上次他吸收消化不了,所以和老师双修了一下,老师吸走了许多,这一次老师自己有三阳层次的,自己一人独享,也许效果超乎想象的好。

    师徒俩,这时候都没什么话说。

    都各怀心思,想着各自的美事。

    他们在等,就等今晚去遗迹看看。

    郝连川已经走了,如今银城又是他们的天下,哪怕闹出点动静来,也能解决。

    ……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等到晚上九点多了,已经彻底黑了。

    袁家。

    师徒俩这次没有开车了,今晚步行过去。

    夜色下,两道影子奔腾跳跃,如同猿猴,速度极快,动作也很轻便,没有发出什么声音,都穿着黑衣,在夜色下快速移动。

    袁硕虽然伤势未愈,可速度也不是李皓能比的。

    李皓一开始用猿术去追,却是总也追不上。

    等出了城区,李皓也不用猿术了,脚踩大地,一股淡淡的势溢散而出,借用大地之力,顺带着感悟一下大地之势。

    之前血气融合势,对李皓而言,也是一次提升。

    对势的感悟更深了!

    此刻,他奔跑在大地之上,感觉到了脚踏实地的快感,一路疾驰,速度越来越快。

    前方,袁硕回头看了一眼,也加快了速度,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真好!

    小家伙居然对势有着极其特殊的感悟,没有延续自己的路,这不是坏事,反而是让他骄傲和欣慰的好事。

    他自己很强,袁硕也觉得自己的势很厉害。

    可不代表,他希望李皓和自己一样,走完全一样的路,走五禽之势,五禽之势,他是第一人,李皓很难超过他,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加快了脚步,后方,李皓也在不断思考。

    不够快!

    脚踏实地是好,可感觉还是不够快,慢了点。

    五禽术中,猿术、飞鸟术都能加速,但是李皓很少会去学习鹿盈术。

    五禽术,虎、熊擅攻,猿、鸟擅逃。

    唯独鹿,不上不下的。

    没有鸟飞的高,没有猿猴的矫健,没有虎熊的力量。

    五禽新书上说,鹿盈术主轻盈。

    轻盈,有鸟轻盈吗?

    这一刻,李皓想了很多。

    他又想到老师说的,山林之中,猿猴矫健。

    天空之上,飞鸟无拘无束。

    而草原之上,却是鹿的天下,哪怕猛虎、猎豹,想要捕猎鹿,难度也很高,因为鹿之轻盈不是虚话,瞬间爆发下,鹿的速度甚至超过一些顶级猎手。

    而鹿盈术,主要在于自然、舒展。

    爆发点不在于腿部,而是在于腰部,这也是和其他五禽术不同之处。

    按理说,速度快,不应该是腿部发力吗?

    不,鹿盈术爆发点在于腰。

    腰腹用力,驱动腿部。

    这很有意思!

    这一刻,李皓想到了很多,所以他将不太重视的鹿盈术使用了出来,腰腹用力,提腰,轻身。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轻了一些。

    好像当初吸收了风能一样,整个人轻盈了许多,腿部力量没有变化,然而,就是感觉速度比之前更快了。

    如同风一般,李皓疾驰在大地之上。

    大地这一刻好像成为他奔跑的草原,李皓越来越快,甚至想长啸一声,发泄心中的躁动之心。

    在八大家暴露之后,他成了万众瞩目的对象。

    而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也不是他喜欢被人关注。

    他想默默地去生活,而不是如现在一般。

    身体如同雄鹿一般,微微起伏,奔腾跨越,李皓越来越快。

    前方,袁硕忍不住回头去看,再次露出一抹异样色彩。

    好小子!

    五禽术,原本觉得李皓只擅长猿术,所以他后来也主要教猿术,可今日一看,也许只是李皓没用心,鹿盈术李皓用的很好。

    完全不像是新手。

    这一刻,袁硕忽然停下了脚步,等到李皓追了上来,他居然微微屈身,弯了弯腰杆,双腿微微岔开,低声笑道:“跟我走!”

    话落,如同草原上的麋鹿,迅速一个奔跃,一跃十多米,轻松无比,轻盈无比。

    李皓连忙朝老师看去,感受到了老师和自己的一丝丝不同。

    他稍微纠正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迅速跟上了老师。

    一老一少,这一刻在荒野外疯狂奔跑,完全没有那种急切感,只有轻松的感觉,甚至遗迹都被他们遗忘了。

    “遗迹只是外物,武师,还要靠自己!”

    师徒俩如今迫切需要得到遗迹,也是为了提升自己,而此刻在这奔跑,也是一种修行。

    这一刻,李皓也好,袁硕也好,都清楚,这样的感悟,是值得他们去花费时间体验的。

    ……

    矿山中。

    胡浩忽然惊醒,他迅速起身,从一个矿洞中钻出,朝远处看去。

    陈坚也连忙跟上,手中还提着一门火箭筒。

    刚刚两人正聊天呢,早上开会,陈坚回去了一趟,取一些食物,顺带着领取了一下血神子,正询问胡浩这玩意要不要使用来着,胡浩忽然说有人来了。

    远处,黑暗之下,两道黑色身影,如黑夜猎豹一般,迅猛无比地朝山上飞奔而来,那速度,极其的快,看的胡浩都有些心惊。

    “谁?”

    他低声说了一句,陈坚有些凝重:“不知道,老大没说要来……”

    不是刘隆。

    而李皓和袁硕,原本准备到了山下通知一声,可此刻两人早就忘了这事,直奔他们而来。

    胡浩迅速抓着陈坚飞上天空,遮掩在黑暗之中。

    陈坚低头朝下看去,越看越是震撼。

    “武师!”

    他低声说着,这两人是武师,不是超能。

    若是两人其中一人速度慢一点,他会觉得是李皓和袁硕,可是……两人速度都极其的快,这让他无法判断,因为在他印象中,李皓是狠,可的确是个武道新人,还是斩十境的小子。

    而老大要是来,一定会说。

    那这两人是谁?

    他有些紧张,握紧了手中的火箭筒,他都想给对方来一炮了。

    就在他紧张的时候,忽然,两人如同飞鸟一般,扑腾而起,一脚踏出,滑翔了起来。

    陈坚一愣。

    “五禽术!”

    这是五禽术!

    那这么说,这一定是袁硕一系的,袁硕可能在,可另外一人是谁?

    蹬空,滑翔,落地,再跳跃……

    胡浩这位不学武道的超能者,忽然觉得极其具备美感,那种自然,轻舒,丝毫没有丑陋的感觉,只有一种融入自然的美感。

    知道是五禽术,两人的心微微放松了一些。

    可还是都在疑惑,谁是第二人?

    袁硕可能在,难道是袁硕另外的弟子?

    袁硕在李皓之前,还有学生,只是年纪偏大了,是早些年收下的。

    银城就李皓一人了,难道他弟子回来了?

    正想着,一瞬间,两人蹬腿跳跃,一下子跳跃数十米高,这一刻,两人甚至跳到了和胡浩齐平的地步,胡浩也看到了两人,两人都没遮掩面孔,只是穿着黑衣。

    他愣了一下……差点掉了下去!

    不是他心态差到了这个地步,而是惊讶,另外一人,居然是李皓!

    陈坚也张大了嘴巴,他甚至都有些拿不住火箭筒了。

    李皓!

    他还在想,这是袁硕的哪个弟子,结果是李皓。

    斩十境的李皓!

    怎么可能?

    “李皓……”

    陈坚喃喃一声,满脸的震撼。

    这真是李皓吗?

    胡浩也是骇然,李皓是斩十境?

    不是说,李皓才接触武道没多久吗?

    这哪是斩十境,斩十境若是都如此,光是这速度,一般破百也追不上他吧?

    而凌空的李皓,忽然回神了。

    看到了两人骇然的目光,意识到,好像高调了。

    刚刚实在是太舒服了,太顺畅了,他忍不住一路运用五禽术,结果忘了都到地方了,自己只是个“斩十境”武师。

    斩十境,怎么能跑的这么快,跳的这么高呢?

    一瞬间,李皓从半空掉落下去。

    半空中,李皓如同猿猴一般,还翻了个跟头,这才落地,一脚踏下,地面踩了一个小小的坑洞,稳稳落地,没有摔倒。

    可又觉得如此不太合适……这么高,自己掉下来,该不该摔一下?

    可这是矿山,地上太脏了,摔倒了是不是不好?

    正迟疑中,胡浩带着陈坚落下。

    陈坚第一时间问道:“李皓,你……你怎么跳这么高?”

    李皓龇牙:“今晚晋级破百了!”

    “啊?”

    陈坚愣住了,他都没破百,李皓居然破百了。

    而胡浩,露出了一些理所当然。

    李皓,应该晋级了。

    否则,不可能那么快的,不但晋级了,这家伙五禽术也用的特别好,不可思议。

    李皓笑道:“老师给我用了很多神秘能,手把手地带我,总算是晋级了。”

    “恭喜……”

    陈坚除了说这个,完全无话可说了。

    一旁,袁硕也走了过来,笑了一声:“行了,你们也快了,都有机会,他毕竟跟着我,进步快一点正常。”

    好吧,有袁硕在,他们也只能接受这一点。

    “我们进去看看,你们在外守着。”

    袁硕又说了一句,陈坚连忙点头。

    胡浩也微微点了点头,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李皓。

    破百了!

    这个名义上的小师兄,据说上个月还只是个普通人,眨眼间,人家破百了,自己还是月冥,而且还只是月冥中的残月巅峰,连半月都没到。

    当然,这次拿到了不少神秘能,半月应该问题不大,可是……严格来说,此刻的他,和李皓只是同阶。

    忽然有些自卑的感觉。

    李皓一脸纯真的笑容:“胡哥,陈哥,那我进去看看,要是有好东西,大家用得上,我再分给大家……”

    陈坚憨憨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胡浩轻轻吐了口气:“没事,本来就是你的,我们已经拿到了很多的报酬,何况……你我也算同门……”

    李皓一愣,什么同门?

    袁硕说那话的时候,他可不在身边。

    袁硕平静道:“王明他们三个,我收为记名弟子了。”

    “啊?”

    这下轮到李皓惊讶了,还有这事?

    “回头再说这个!”

    袁硕没给他问下去的机会,直接朝前方走去。

    李皓只好歉意一笑,低声道:“那回头我们再聊!”

    两人目送李皓和袁硕进入了矿洞,胡浩沉默,陈坚没忍住,小声道:“胡老弟,你觉得……到底武师好,还是超能好?”

    一直向往的超能,好像也就那样啊。

    胡浩有些无语,我是超能,你是武师,你问我这个?

    “我原本觉得武师晋级很慢,可是……你看李皓。”

    胡浩笑了:“他……他能当成常态吗?看你自己的选择吧,我对武道不算太熟悉,不好比较。”

    好吧,陈坚这时候忽然觉得,自己也许不该一心追求超能。

    要不就吃了那个血神子,然后晋级破百算了?

    ……

    与此同时。

    李皓跟着袁硕,一直在矿洞中左拐右拐,没多久,经过了一道铁门,铁门附近还有些碎片,好像是冰晶。

    “这个门?”

    很特殊吗?

    老师说,这地方有道门。

    “什么眼神,这是他们自己打造的,用来阻拦其他人进入的,以前镶嵌了冰晶,阻拦超能气息泄露。”

    袁硕直接推开了铁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空旷的溶洞,挺大的,而且还有一些水晶灯,照亮了整个溶洞。

    矿山中有溶洞?

    这算是特殊景观了。

    这里,有一些生活用品,不过不少石头掉落了下来,还有一些碎片,都是冰晶碎片,显然是之前的炮轰,导致这边出现了震荡。

    而踏入这里,李皓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能量。

    正如老师所言,好像是剑能和刀能的能量。

    “这里没什么好东西,都被人弄走了,有好东西也早就被乔飞龙他们使用了。”

    袁硕来过一次,轻车熟路,带着李皓一路朝前走。

    溶洞很大,也很深。

    倒是不显得崎岖,显然,乔氏在这开发过一段时间。

    这里该有的东西都有,李皓甚至还看到了一些洗漱用品和餐具什么的,显然,那三位日耀平时在这还会开饭,真够努力的,李皓都不做饭。

    沿着溶洞走了一会,两边的墙壁上,有些浮雕呈现。

    李皓看了一眼,没什么特殊的,只是简单的浮雕,不知道是不是古人刻画的,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但是没多久,李皓停下了脚步。

    袁硕感知到他不走了,回头看了他一眼:“还在前面!”

    “不是……”

    “老师,你来看看。”

    李皓喊了一声,袁硕皱眉走了过来,顺着他的视线朝墙壁上看去,那是一副有些模糊的石雕。

    石雕上,有个人,也很模糊。

    而这个人,手持一把剑。

    不是太清晰,但是很细长,应该是剑。

    而这个人,好像站在一道门前,隐约间,可以看出,这个人好像要进入门内,扭头正在朝后方看。

    袁硕看了一会,没看出太多的东西。

    “一个人进门,带着把剑,怎么了?”

    他看向李皓:“你觉得和你的剑有关?”

    李皓微微点头:“嗯,有这种感觉。”

    “这只是普通浮雕,已经不清晰了,走吧,继续前行,前面也许可以发现更多的东西。”

    李皓没再说什么,跟着老师一起往前走。

    ……

    又走了一会,好像换了一个空间,他们进入了一处空旷的地下大殿中。

    整个大殿,干净的不行,大概宝物全部被乔家搬走了。

    此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座石门。

    是的,感觉和石头门一样,就在大殿前方。

    石门伫立,李皓他们感受到的那股能量,就是从石门那边溢散过来的。

    “小心点!”

    袁硕提醒道:“他们驻扎在这,大概就是为了打开这座石门,乔飞龙的老婆变成那个样子,可能也和这石门有关。”

    隐约间,其实可以看到,地面上有一些炸药炸过的痕迹,也有火烧的痕迹。

    显然,这些人一直在尝试打开这道门。

    袁硕走了过去,仔细观察了一下,开口道:“你来!”

    李皓急忙上前,一眼就看到了一些不同之处。

    在石门上,有个小小的凹陷处。

    “机关?”

    李皓来了兴趣,“是不是我家的剑,放进去,就能打开这道门?”

    “不清楚。”

    袁硕看了一会,想了想道:“可以试试看……但是先吸收剑能,恢复身体,你我再吸收了血神子,免得出现问题,我来不及反应。”

    他怕放了东西进去,会出事。

    那就麻烦大了。

    现在可以感受到有能量溢散出来,他手中的石刀都蠢蠢欲动了,李皓的剑也一样,不如先疗伤再说。

    “好!”

    李皓也不多说,和袁硕离开了石门附近,稍微距离有点远了,这才盘膝坐下。

    在这,他怀中的小剑显得有些活跃。

    稍微运转了一下五禽吐纳术,李皓眼神一亮,都不需要小剑的,他自己就能吸收到一股能量,只不过……和小剑的能量略微有些不同。

    李皓感受了一下,眼神微动:“老师,这好像是几种能量混合,不是单纯的剑能。”

    “嗯。”

    袁硕点头:“我也感受到了,还有刀能在其中,可能是八大家的能量混合产生的,我们现在主要吸收剑能疗伤……”

    说着,他看向李皓:“你把剑放在中间,我能感受到,石刀在吸收刀能,剥离出其中的刀能,剑应该也一样,混合能量感觉很强,但是不适合单一的疗伤。”

    李皓照做,将小剑放在了两人中间,小剑正在微微颤动,一股特殊的能量,被小剑吸收了进去。

    而此刻,他们两人四周,剑能浓郁了许多。

    袁硕思考了一下,将石刀放在了一边,距离他远了一些,免得刀能干扰他们。

    下一刻,师徒俩开始运转五禽吐纳术。

    袁硕主要是为了疗伤,李皓伤势倒是不重,也吸收了不少剑能,昨晚爆发导致的问题,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袁硕一边修炼一边叮嘱道:“你可以吃了那颗日耀血神子,运转五禽吐纳术,配合此地的剑能吸收消化掉,不说别的,单纯只是这些能量,就不亏这一次!”

    “嗯。”

    李皓也不客气,直接拿出血神子,一口吞下。

    吞下的一瞬间,李皓忽然血液沸腾了起来。

    这一瞬间,他好像有进入了上一次的状态。

    李皓眼神有些迷离,血液沸腾。

    这是之前没有的,只有上次那个红影入侵他体内,他才有过这样的变化,他抬头一看,好像穿过了石壁,这一刻,他再次看到了那个巨大的八卦图。

    覆盖了整个银城!

    这一次,因为有了准备,李皓也没紧张,倒是有些好奇,这八卦图,到底是什么玩意?

    他仔细去看,八条线。

    其中一条,正好连在自己身上。

    而其他七条,和上次一样,朝一个方向聚集,应该不在银城了。

    李皓瞪大了眼睛,他想看的更仔细一点。

    这八卦,到底意味着什么?

    隐约间,他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什么。

    好像是星空,好像不是……使劲眨了眨眼,在那八卦的中心,他好像看到了一个人……人?

    李皓一愣,看错了吧?

    他再仔细看,刚刚好像出现的人影,又没有了。

    李皓心中微微一个咯噔,他想了想,开始沿着自己头顶的红色血线,一路朝上看,他想看看,自己的线,对应了什么?

    他努力去看,这一刻,好像还真看到了一点特殊的东西。

    在红线的尽头,他再次看到了一个人……人影!

    “嗯……”

    李皓一惊,这个人影,和他刚刚在外面看到的浮雕有些相似。

    那是一个背剑之人!

    一人,一剑。

    就在李皓看到人影的瞬间,那人影好像感应到了什么,陡然俯瞰下去,那是什么样的目光?

    桀骜?

    无敌?

    还是俯视苍生?

    “剑,乾天镇妖!”

    这一刻,隐约间有话语在李皓脑海中震荡。

    下一刻,李皓眼睛通红,他好像被什么东西刺到了眼睛,只是模糊中,看到了一人持剑,一剑斩破了苍穹!

    “我有一剑,可断长生!”

    “苍生为剑,断天、断地、断我!”

    轰!

    这一瞬间,李皓好像脑袋爆炸了。

    他看到了……看到了那人,一剑斩断了苍穹,一剑破灭了星空。

    他隐约看到了,那人一剑之下,苍天覆灭,星空破碎……

    两行血泪,陡然从他眼中落下。

    剑客!

    那是一位绝顶的剑客。

    “噗!”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而这口血,一瞬间爆发出一股凌厉到了极致的剑气,正在疗伤的袁硕,下意识地挥手阻拦血液喷射自己……

    噗嗤一声!

    手掌直接被洞穿,袁硕脸色狂变!

    什么?

    一口血,还是李皓的血,居然洞穿了自己的势,打破了神意,直接穿透了他的手掌。

    “李皓!”

    袁硕顾不得太多了,瞬间爆发,一把抓向李皓!

    这是怎么了?

    而李皓,茫茫然地睁眼,只觉得眼睛剧痛,好像看人都有些模糊了。

    他有些虚弱,咳嗽了一声,有些痛苦:“老师……我看到了……看到了一人持剑,斩破了苍穹,碎裂了星空……”

    “胡说……”

    袁硕刚想呵斥,微微一怔,脸色骇然道:“在哪看到的?”

    “天上!”

    李皓指着天空,痛苦道:“好可怕!可怕到……我觉得哪怕隔着亿万里,对方只是一道剑气,就能隔空杀了我,不,杀了所有人!”

    太可怕了!

    那一瞬间,虽然他看到了,可是明明觉得对方距离自己很远很远,远到一个不可思议的距离。

    只是看到,并不是真的接触,甚至都不是看到,只是一些印象……就算如此,那一剑,差点杀了他。

    剑意!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剑意。

    而地下,那被放在中间的小剑,忽然微微颤动起来,隐约间,也有一股淡淡的剑气溢散,因为李皓刚刚喷出的那口血,沾染到了小剑。

    剑气之血!

    袁硕脸色极其沉重,抬头看天,却是什么都没看到。

    他沉声道:“还有别的吗?”

    “还有……那个八卦图……好像对应了一些人,中间好像也有人……”

    李皓再次咳血,“那人还说,他之剑,断天断地断长生……”

    这一刻的李皓,有些迷茫了,“老师……人……真的可以像我看到的那样,一剑斩破天空吗?还是说,只是幻觉?”

    那样的一剑,什么袁硕,什么三阳,李皓觉得,轻轻一剑,全部覆灭。

    无法想象的一剑!

    这时候的袁硕,沉默了下来,许久,轻声道:“不知道,也许,古文明时期真有这样的存在,另外,你要是没问题,说不定那人……是你李家的先祖。”

    “老祖宗?”

    李皓一愣,下一刻,苦笑了起来:“不可能吧!我老祖宗要是强到了这个程度,那……那我李家,早就成了一方霸主了,不,世界霸主才对!还会这样?”

    当然,谁也说不准。

    可那种强大,这一刻,深深印入了他的脑海中。

    那一剑,永生难忘。

    他不知道那人在斩什么,只看到了那一剑,斩破了所有,再强的敌人,在那一剑之下,也该覆灭了吧?

    袁硕没再说,只是问道:“怎么样了?”

    “好难受……”

    说着,李皓忽然道:“不过,那血神子的力量,好像更纯粹了一点,正在被我吸收。”

    说完,李皓微微一怔,抬手看了看,忽然意外道:“老师,有没有觉得我皮肤白了一点?”

    袁硕也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轻轻吸了口气。

    “不是白了,是纯化!刚刚那股剑气……不,也许不是剑气,只是隔空传递而来的剑意,让你体质纯化了一些。”

    这是什么能力?

    这时候,师徒俩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无言了。

    而袁硕,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那个血洞,正在缓慢愈合。

    哪怕吸收了剑能,愈合起来的速度也很慢。

    “老师,我帮你治疗……”

    “不!”

    袁硕摇头,忽然有些狂热:“我要留下这个疤,这个洞!”

    他有些兴奋:“无坚不摧!这是什么样的力量?甚至感觉比刀能还要强大,只是一缕剑意侵染的血液,居然直接击穿了我的手,击穿了我的一切……若是刚刚射中了我的脑袋,我就死了。”

    他一个斩三阳的强者,居然被一口血喷死了……这要是真死了,那都没地方说理去。

    太可怕了!

    然而,这种可怕,也让他兴奋起来。

    “李皓,也许……这就是机缘,最大的机缘,前路的方向!”

    他忽然有了目标,有了动力。

    对,这就是前进的方向。

    “一剑破苍穹,一剑断长空……”

    他死死看着自己的手,甚至故意阻止伤口愈合,默默感受着那股剑气,其实什么都没有,因为本来就没有剑气,只是李皓的心灵感应。

    太可怕了!

    而李皓,吐了几口血之后,忽然有些意外发现,躯干……可以外放内劲了。

    他有些古怪,破百中期了?

    好简单!

    当然,这一刻,他觉得破百中期也就这样,弱。

    和老师比,都很弱。

    别说和那个看到的人影比了,简直连孩子都不如。

    这时候,什么三阳,什么斗千,李皓都觉得,远远无法和他看到的那一幕去比。

    他想着,若是自己也能如此,还怕什么红月?

    一剑劈死你!

    下一刻,李皓忽然惊呼一声:“老师!”

    “嗯?”

    “我的剑,是不是大了一点?”

    袁硕急忙低头,果然,地上的小剑,原本只有手指头长短,这时候,好像有筷子长短了。

    是变大了!

    “吸收了一点血……”

    他陡然看向李皓:“你刚刚的血,沾染了一些特殊的东西,好像被这玩意吸收了,可能是解封了一些,你说,这把剑,是不是那人用的剑?”

    李皓摇头,这个真没办法确定。

    他看到的只有剑光,压根看不清楚。

    不过小剑变大,好像是好事,只是筷子长短……以后不好藏了啊,又不好直接挎着背着,倒是有些麻烦。

    他拿起小剑,随意往地上一插……落地无声,直接将地下的石头穿透。

    这一瞬间,师徒俩再次惊呆了。

    好锋利!

    完全没感觉到锋利,可这把剑,真的轻易将石头刺穿了,毫无阻碍的感觉。

    一时间,整个大殿安静了下来。

    袁硕觉得,银城的秘密,八大家的秘密,也许真的超乎所有人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