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吃小鸡 作品

第93章 郝部的淳淳教诲(求月票)

    李皓没管别人如何,他主要还是盯着紫月看。

    如今的红月,对他可是怨念满满。

    加上自己老师又杀了多位红月的三阳,只要有机会,这些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看紫月,一方面是看她伤势如何。

    第二,那就是看红影。

    红月一方,大部分都是有红影存在的,可在紫月身上,他却是没看到红影,这也是李皓奇怪的一点,哪怕之前遭遇那么大的危机,紫月都没展现过红影。

    没有?

    还是说……紫月的红影,不在这里?

    紫月的实力很强大,按理说,她若是有红影,大概是三阳实力的红影,可是,为何没看见呢?

    李皓有些疑惑,但是此刻无人可以给他解答。

    而远处,紫月剧烈喘息着,回头看了一眼那边的白银强者,忽然扭头朝李皓看来,她感觉有人在看自己,虽然很多人在看她,可那股目光,让她很不舒服。

    她顺着视线看去……眼神微微一动。

    李家的传人!

    之前,她没看到李皓。

    不过巡夜人是先红月进入的,她之前也不清楚李皓几人是入城探查了,还是干嘛去了,没看到的时候,她还担心李皓死在了这里。

    此刻见到了李皓,倒是安心了一些。

    是的,她比任何人都不希望李皓死在这。

    红月那边的要求是,就算拿不下李皓,也要尽量保证李皓活着,当然,还有一个前提……不要再给李皓强大的机会,李皓不声不响地进入了破百,已经让上面得知,极其不满。

    能生擒李皓更好!

    当然,还有一个最后的底线要求,若是李皓真不小心死了,一定要完整地带回李皓的尸体,这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做的决定。

    只要有可能,就不能让李皓死。

    紫月看到了李皓,倒也没在乎他的目光如何了,之前受伤的一些怨念,此刻都消散了一些。

    他还在,活着就行!

    对于银城八大家的事,她了解的比别人要稍微多一些,事关重大,红月为了八大家,布局了很多年,原本是想无声无息地完成。

    结果,最后一次,在李皓这里却是出了差错,极其的可惜。

    其他几家的人,哪怕死,红月也是尽量伪造成自然死亡,一直没引人注意,现在,却是闹的沸沸扬扬。

    正想着,城内,一声巨响传出。

    洪一堂再次被追上了,此刻,不得不求援吼道:“胡帅!”

    远处,胡定方扭头看了一眼,看到那白银强者,直接腾空飞行,速度很快,在地面跑,很难跑的过这家伙。

    救洪一堂?

    洪一堂的剑门,比三大组织要强不少,加上洪一堂是土生土长的银月人,倒是不祸害银月普通人,所以在官方这边,三大组织是邪能组织。

    而剑门,却是没有被定为邪能组织。

    考虑了一瞬间,胡定方转头,凌空一击,一道锋利无比的金能凝聚而成,这位也是金系强者,一瞬间,这金系能量,汇聚成一个光团。

    光团迅速朝空中打去!

    轰!

    一声巨响之下,白银强者身体稍微往后倒退了几步,而这也给了洪一堂机会,他迅速奔逃,眨眼间又逃出了一段距离。

    ……

    广场这边。

    李皓没看城内,他朝剑门方向看了看,此刻,剑门那边,许多人都是忧心忡忡,而李皓之前关注的那位三阳强者,疑似洪一堂姘头的那位,此刻也带着一些忧色,看样子,好像准备随时出手营救。

    李皓只是看了一眼,这时候,众人身边也汇聚了不少黑铠甲士。

    郝连川几位逃回来的强者,纷纷出手,打的那些黑甲不断飞出,有些甚至被打的直接飞出了广场,一旦飞出广场,进入外城之外,这些黑甲就很快丧失了战斗力。

    “其他人可以退出去了!”

    郝连川喝了一声,已经吸引了一大批黑甲过来,再留下去,待会白银强者来了,这些家伙都是炮灰。

    众人纷纷后撤。

    很快,大家都撤出了外城区域。

    这时候,王明急匆匆地从人群中挤了过来,看到了李皓几人,舒了口气道:“你们没事吧?”

    这几个家伙,进来就不见了。

    现在还好,总算是回来了。

    “没事!”

    李皓笑了一声,低声道:“郝部安排了特殊任务,我们进入之后,特意和大家分开行动的,只是没想到紫月忽然引出了那样的强者,太可惜了,我们差点就能完成任务了。”

    什么任务?

    王明瞬间来了兴趣,有些好奇。

    李皓却是摇头不说。

    王明有些遗憾,也不好多问,事关机密,还是不问的好,他也怕自己忍不住四处说。

    而此刻,李皓他们不远处,张婷的耳朵微微动了动,极其轻微,却是将两人的谈话听的一清二楚。

    任务?

    故意分开的吗?

    郝连川不是说,是传送出了问题,所以导致他们分开的……原来不是!

    三位武师的消失,进入了外城……武师在外城的确有一些优势,黑甲不容易发现,可这三人实力不算太强,能执行什么样的特殊任务?

    张婷朝那边还在战斗的郝连川看去,郝连川这人,看起来光明正大,当然,也有些无能的样子……可现在看来,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张婷也很注意李皓。

    银城八大家之一,李家的传人。

    银城的事情一曝光,中部并非没有关注,只是中部战斗正酣,实在抽不出太多的人手,不过李皓人在巡夜人,上面倒是有些命令传下来。

    第一,尽量获取八大家的信息,所有信息。

    第二,李家上交的剑,最好能拿到手。

    第三,接近李皓,看看能否获得一些特殊的讯息。

    第四,不可让红月这边得手……至于如何能预防这样的情况,自行斟酌。

    这自行斟酌,张婷明白意思。

    没有问题的时候,那就不需要管什么,一旦遇到了麻烦,第一是想办法解救,如果解救不了李皓,那就杀了李皓,不能让红月的人得逞!

    只要坏了红月的计划,哪怕不知道八大家的秘密,那也没关系。

    毕竟比起红月,他们知道的更少。

    张婷心中想着这些,又看了看远处的白银战士,眼神微微有些变幻,银月这次发现的遗迹,超乎想象的强大,这事一定要上报上去!

    别的不说,单说这上千具黑铠,还有那些铜铠,这具白银铠甲……这都是无价之宝!

    若是全部缴获,打造一支千人武师战队!

    这样的战队,甚至可以横推一些行省,极其的可怕。

    而这,还只是外城的力量。

    内城呢?

    内城这边,起码有一柄源神兵,而且看样子极其强大,可能是传说中的天源神兵。

    源神兵,也是分等级的。

    所谓源神兵,神兵凡是具备一些特征,就算是源神兵了,比如可以自主吸纳一些神秘能补充自身消耗,能够缩小放大,能够纳入体内……

    这些,都是源神兵的定义。

    但是,源神兵也有强弱之分,她携带的源神兵,就是最弱的那种,而银月这边执掌的火凤枪,算是较为强大的一种,哪怕在中部,也是很罕见的。

    她又看了一眼紫月,紫月身上携带的源神兵,之前她不知道是什么,此刻倒是知道是什么了,雷神铠。

    这是一件玄神兵,比自己的黄级神兵高一等。

    而且因为是铠甲一类的,相对来说,价值更高一些,不过凡是达到了源神兵层次的,不需要在意类别,都很珍贵就是了。

    紫月作为七月之一,获得一件玄神兵倒也正常。

    张婷默默观察着,这一次,她进入遗迹,没太多的任务,她和上面汇报过,上面就一个意思,盯着就行,不要出手,但是有一点……一定不能让可能出现的防御性神兵落入侯霄尘之手!

    防御性源神兵,这在一些人眼中不是秘密。

    而不给侯霄尘获得这件宝物,按照上面的话说,是为了预防他选择此刻独立反叛,一旦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侯霄尘可能会反!

    侯霄尘会反吗?

    其实张婷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侯霄尘的确数次违背上级指令,拒不执行,不愿参与中部之战,原本侯霄尘离开后,按照上面的意思,是让她来执掌银月的。

    可如今,侯霄尘迟迟不走,这已经算是反叛了!

    张婷心思不断泛动,看了一眼前方的紫月几人,看到一具具黑甲被打出外城,成为铠甲,她在想,巡夜人之前获得的那些铠甲在哪?

    是侯霄尘暗中培养了很多强者,为接下来的叛乱做准备吗?

    这件事,也要尽快上报上去!

    侯霄尘,也许真要反了!

    她其实想不通,为何要反?

    可这,不关她的事。

    作为三阳强者,在这蛰伏了三年,若是一直在中部,她说不定早就进入了三阳后期甚至是巅峰,浪费了三年时间,她也有些不耐烦了。

    这一次,她希望获得更多侯霄尘反叛的证据,那样的话,中部这边,也许会直接拿下侯霄尘,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问题不大。

    至于三大组织阻拦……不会的,三大组织巴不得侯霄尘离开。

    还有胡定方……

    她朝远处的胡定方看了一眼,别的不说,侯霄尘勾结胡定方,就是大罪,军方是独立的,按照王朝律法,巡检司和军方是两个体系,不能出现任何层次的勾结。

    一旦出现勾结军方的事,就是叛乱先兆!

    虽然此次是胡定方个人行动,可他是虎翼军统帅,也许这次可能连胡定方都要一起拿下。

    ……

    张婷在观察其他人,而李皓,也会时不时地观察她一下。

    很快,李皓目光投向广场。

    这时候,轮转王也逃了回来,片刻后,胡定方一声长啸,一步跨越百米,落到了广场之上,后面的洪一堂,灰头土脸,咳着血,也是迅速冲回。

    三阳汇聚了!

    而远处,那手持大剑的白银强者,全身被笼罩在盔甲之中,这一次没有和其他铠甲战士一样直接冲来,而是铠甲中发出了一声不明所以,有些刺耳的尖锐声。

    下一刻,城内,所有的黑甲也好,铜甲也好,纷纷撤离,朝他汇聚。

    众人都是一惊!

    白银甲士,还有意识存在?

    或者说,和其他人有不同的指令?

    他居然能命令这些甲士,虽然之前就知道,这是一支军队,可黑铠、铜铠,哪怕出手,也都是无声无息,和现在完全不同。

    片刻后,白银甲士身下,大量黑铠汇聚,8位铜铠各自带领一队,分成八个小队,组成了一支有些特殊的战阵。

    白银甲士,手持大剑,目视前方。

    前方,多位三阳并未撤离出广场,而是凝重地看着,他们也想看看,试探一下,这支军队,还能变出什么花来?

    就在此刻,那白银战士,大剑一挥!

    下方,一队百人队,瞬间分散开,此刻,居然从铠甲之中,抽出了一面面大盾!

    盾战士!

    而在这之前,却是没看到他们的大盾。

    百位盾战士在前,一张张巨大的大盾,瞬间遮挡住了所有人,不止如此,那些大盾,好像连接到了一起,化为一堵钢铁之墙。

    不止如此,就在这一瞬间,钢铁之墙的背后,另一支百人队,忽然长剑变枪,枪阵!

    轰轰轰!

    脚步声!

    整齐归一的脚步声,整个钢铁军队,朝他们迈进,巨大的广场,一马平川,正好适合这些军队行动,或者说,此地本来就是为了大军汇聚用的。

    一瞬间,八百多位甲士组成的战阵,如同一人,步伐整齐,瞬间朝那些三阳杀来。

    几位三阳之中,紫月最先出手,她是恨极了这些家伙。

    一道雷霆轰隆一声劈下!

    之前的话,这些雷霆,可以直接将黑甲劈飞,力气大一点,甚至可以直接劈的黑甲有些开裂。

    然而这一次,雷霆落在盾牌之上,瞬间被百枚盾牌分散了力量,而剩下的力量,在大家的观察中,却是瞬间融入了地面。

    紫月心中一惊!

    下一刻,军阵已经冲杀而来。

    大盾瞬间消失,一眨眼,上百的长枪扎来!

    “呼!”

    空气都被扎的爆开,百杆长枪,这一刻杀出了血红之气,感觉有点像杀气。

    这是一支久经沙场的军队!

    绝对不是现在战场上见到的那些军方,哪怕胡定方,也是脸色变幻不定,这一支千人军团,若是闯入了虎翼军,十万虎翼军,能抵挡吗?

    虎翼军毕竟是普通人居多,超能很少。

    枪械若是对铠甲无法造成伤害……那就是一场屠杀!

    “出手!”

    一位位三阳,纷纷出手。

    他们也想试探一下,超能强者们,纷纷出手,隔空轰击,这一刻,超能波动无比的剧烈,多位三阳联手之下,大盾再现。

    然而,这些人同时出手,还是轰隆一声,砸碎了一面面大盾,强大的攻击力,哪怕这些军士的大盾极其坚固,还是被直接打碎了。

    就在这一刻,有人感受到了危机。

    飞天的那位三阳强者,一瞬间感觉汗毛竖起!

    大家都在关注白银战士,却是遗忘了那8位铜甲战士,这一瞬间,这八位,忽然出现在了大盾之后。

    八柄长剑,同时从一面破碎的盾牌后浮现。

    一剑整齐无比,封死了所有方向,八剑齐出!

    轰!

    一声巨响,飞天的强者,超能猛烈爆发,却是依旧被这八剑穿透了防御,胸口、头颅眨眼间出现了一道道血口,他迅速倒退,幸好旁边还有三阳。

    此刻,虽然有人希望飞天的家伙死了……可都明白,这时候死一位三阳,那对士气的打击太大了。

    轮转王和胡定方同时救援,纷纷出手,轰隆一声巨响之下,打退了这八柄剑。

    就在此刻,郝连川吼道:“小心!”

    众人一直在关注白银战士,只看到白银战士,瞬间落入人群,眨眼间,大盾再起,遮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下一刻,众人顿时心惊。

    这些铠甲战士,气息不显。

    此刻,大盾之后,也许就是那家伙,可那家伙,会对谁出手?

    正想着,大盾消失。

    众人一眼扫去……纷纷变色!

    那显眼的白银色……消失了!

    不见了!

    人呢?

    去哪了?

    就在这时候,阎罗的耀承,脸色剧变,他的面前,一具黑铠战士,朝他一剑劈来,他原本没太在意,黑铠太弱了。

    可骨子里那种恐惧感告诉他……这一剑不简单!

    “不……好……”

    轰!

    一声巨大的响声,响彻天地,那黑铠战士,一剑斩出,力量一瞬间超越了耀承,三阳巅峰!

    砰!

    耀承风刃直接被斩碎,他脸色狂变之下,直接倒飞,却是依旧被一剑斩中了手臂,噗嗤一声,手臂直接掉落,他面无血色,不管这些,直接倒退到了城外。

    而下一刻,所有三阳,不需要多说什么,纷纷避退!

    全部迅速撤离了广场!

    没法打了!

    众人都是心惊不已,这白银……他么会变色。

    他居然会变成黑铠,隐藏在黑铠之中,这还怎么打?

    黑铠都没气息,或者说,这些甲士都一样,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样子,你不可能打每一个黑铠,都全力以赴,那样的话,超能早就消耗完了。

    可一旦你大意了……你就会被这伪装的白银强者劈死!

    “郝连川!”

    轮转王此刻恶狠狠地看着郝连川,而耀承,则是看着断臂,脸色难看至极,他被偷袭了,关键是,那白银就盯着他,是不是觉得他最弱?

    一剑之下,差点把他斩杀了,幸好旁边还有强者在,他迅速逃离,这才死里逃生。

    原本只是试探一下这些甲士罢了……结果只是试探,一位三阳丢了一条胳膊。

    郝连川此刻也是眉头紧皱,有些不满,有些恼火:“吼什么,我哪知道这种情况!巡夜人又没遭遇过这些,我要是知道他能隐入其中,化身黑铠,我早就说了。此刻你们死了,对我又没好处!”

    他也是头疼!

    这个,真没骗人,他真不知道白银强者可以隐藏进入黑铠之中,还化身黑铠,根本无法辨别,也就出手那一瞬间,会暴露一些,这和武师很相似。

    麻烦了!

    众人都是无奈,此刻,那支军队,也很快收拢。

    片刻后,白银强者再次飞上了天空,朝城外看了一眼。

    一眨眼,白银战士朝内城方向飞去,而剩下的黑甲,也迅速消失,开始撤离。

    只要敌人不入城,他们就不会管。

    一直等所有黑铠都消失了,后面的一些月冥日耀这才松了口气。

    真可怕!

    而此刻,阎罗这边,轮转王扫了一圈,脸色愈加难看,因为阎罗是第一个抵达这边的,所以入城的超能不少,刚刚那瞬间的爆发,导致黑铠大量增加,四处杀人……

    杀的主要都是阎罗的人!

    阎罗本来就死了不少,这次进入30多人,此刻,聚集在他这边的,零零散散的,居然只有一半了!

    死了一半!

    除了那些散修,大概就阎罗损失最为惨重,而且还少了几位日耀,看样子也都折损在外城了。

    而剑门,也损失不小。

    剑门进来的人不少,这一次在外城,也损失了七八位,洪一堂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只是探索一下外城而已,居然死了这么多人。

    其他几家,倒是损失不大。

    阎罗这边,最大的损失其实不是这个,而是耀承被斩断了一条手臂,对超能而言,断了手,其实对战力影响不是太大,毕竟超能和武师不同。

    若是武师少了一只手,那影响才大。

    可断了手臂,耀承的战力也会受损一些的,关键还在于信心的打击,三阳都有生命危险,这让整个探索团队都士气大跌!

    轮转王朝巡夜人这边扫了一眼,忽然眼神冷厉地看向刘隆李皓几人:“你们几个,之前去哪了?”

    刘隆微微皱眉,平静道:“探索外城!”

    阎罗冷着脸,厉喝道:“探索外城?什么时候探索的?阎罗和剑门第一时间赶到这里,一直封锁此地,并未看到你们进入外城!”

    他脸色阴冷:“巡夜人知道的东西更多,你们三个武师,忽然消失,忽然出现,出现的时候就爆发了这样的大乱子,此事……和你们有关!”

    “……”

    李皓和刘隆几人都是暗骂一声,你说对了。

    可这家伙,明显是故意这么说的,故意想找茬罢了。

    李皓不信他真的会这么想,只是阎罗损失惨重,这家伙此刻应该还有别的目的。

    他们几个不吭声。

    郝连川则是冷下了脸:“轮转,你什么意思?事情到底如何,你心里清楚,紫月下手太慢,超能爆发,引起了那些家伙的注意,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是我安排进入外城,探索一些东西的,你要找茬是吗?”

    阎罗冷冷道:“这么说,你们有第二条进入外城的通道?其他方向,除了这个广场,好像都无法进入,好像被笼罩在一层防护膜之下,他们从哪进去的?你告诉我!”

    找茬,是一点。

    第二,他希望获得更多的信息,巡夜人一定隐瞒了一些重要讯息。

    郝连川皱眉,此刻,其他人也接连发难:“郝连川,你们巡夜人是不是想借机灭杀了我们全部?”

    “这外城,是否只有这一条通道?这里,黑铠关注度很高,一旦进入,就容易引起黑铠注意!”

    “巡夜人到底想做什么?”

    “……”

    郝连川皱眉,半晌低沉道:“有第二条通道,可是极其的危险,武师还安全一些,超能进去,九死一生!何况,只是进入外城而已,没必要做什么太大的损失……”

    “在哪?”

    其他人眼睛一亮,真有?

    至于进入外城,为何要找第二条通道,因为此刻,那白银强者可能会一直关注这边,太危险了。

    没想到真有!

    而李皓几人也是微微一惊,真有吗?

    还是骗他们的?

    郝连川肯定知道,自己几人不是走什么第二通道进入的,而是直接被传送进去的……这家伙之前问都不问他们怎么会在那,显然是知道一些情况的。

    既然如此,第二通道,大概率是假的。

    郝连川皱眉:“我说了,很危险,没骗你们!我们之前无意中探索过一次,结果死了很多人,所以我们就放弃了,武师进入,没有什么波动,倒是安全一些。我让刘隆几人率先进去,只是为了探查一下黑铠分布,因为每个月,黑铠的分布会有些不同……”

    此话一出,轮转王冷冷道:“不需要你来提醒,我们只想知道,第二通道在哪!”

    郝连川皱眉,有些恼火:“我说了很危险……”

    “你会怕我们危险?”

    轮转王冷笑:“你巴不得我们都死了最好,你会好心提醒我们很危险?郝连川,看来第二通道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对吗?”

    郝连川挣扎了一下,面色微微变幻一阵。

    紫月也是阴沉道:“都到了这个地步,我们都损失不小,郝连川,你觉得还能瞒下去吗?”

    郝连川看了一眼胡定方,胡定方没理他,这个他不做主,郝连川自己做主。

    郝连川叹息一声,只好道:“第一街道那边,那边有一座古屋,正门和其他古屋不一样,正好对着外面,我们从那边进入,也能进入古城……只是我说过了,很危险,极其危险!武师没有超能波动,存活率九成!可超能……一成的存活率!”

    此话一出,众人眼神一动。

    直接从古屋进去?

    古屋中有什么?

    还有,从那进去,有什么好处吗?

    紫月连忙道:“从古屋进入,和从这里进入,有什么不同吗?”

    “有的!”

    郝连川有些不爽,不太乐意道:“从古屋进入之中,武师方面,暂时还没发现什么,可超能强者从古屋进入那边……再战斗的时候,可以和武师一样,不会出现超能波动,不会引起太多的关注……”

    此话一出,紫月几人变了脸色。

    轮转王更是破口大骂:“混蛋,你为何不早点说?巡夜人果然故意想要坑杀我们……”

    郝连川怒道:“白痴!超能波动而已,能死多少?进古屋,九死一生,到底谁损失更大?我还想坑你们,坑你们,我第一时间就应该告诉你们,你们都死光了最好!我不说,只是希望大家能够一起对敌,否则,我自己不会走那边?”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轮转王冷笑:“也许,你们想借机杀了我们,然后再去走古屋呢?”

    不管如何,此刻得知了一个重要的讯息。

    没有超能波动!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出手了,杀了黑铠,对方也未必能探查到他们的行踪。

    意味着,他们三阳也可以偷袭。

    意味着,藏起来,哪怕那个白银战士也未必可以发现他们。

    该死的,郝连川这混蛋,巡夜人果然藏着很多机密,不愿意告诉他们。

    真可恶!

    当然,敌人不告诉他们正常,可侯霄尘口口声声说,大家一起合作……这家伙,就是个伪君子,这也算合作?

    众人不多说什么,很快有人朝那边移动。

    而郝连川欲言又止……一副想劝说的表情。

    许久,叹息一声,懒得再说了。

    他看了一眼刘隆几人,好像在责备,都是你们干的好事!

    而李皓,一方面意外真有一个入口,另一方面则是觉得……郝部长有些浮夸了!

    你这欲擒故纵的表情,这姿态……这样子……也许你真没打算说,可越是如此,不也越是让大家心动吗?

    这郝部长……感觉也有些坑啊!

    而此刻,郝连川暴露了第二入口,倒是让刘隆几人的关注度小了,既然有第二入口,这几人又是武师,可能真的被提前安排进去了。

    至于为何一开始就没见人,也许一开始他们就走的不一样的路线,谁知道巡夜人还有没有第二条路线。

    郝连川叹息一声,开口道:“胡定方,你在这盯着……我去看看,别让他们乱闯,死多了……不合适啊!”

    说着,想了想道:“李皓,你们几个跟我一起!”

    李皓几人迅速跟上。

    一边走着,郝连川一边传音道:“待会若是有人问,你们就说,里面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到。看不到屋内有什么,只感觉到有无数小手抚摸你们……差不多就是这感觉。至于进去后,去了哪……就说入城后随便探查了一下……”

    说罢,又补充道:“还有,你们说,最后出来的时候,隐约看到了一块令牌……感觉和古籍中的入城令有些类似,记住了,除非人家逼问,不要主动回答!刘隆,柳艳,你们俩别说话,让李皓说,这家伙欺骗性很大……”

    李皓一脸无辜,你是不是误会我了?

    郝部长对自己误会很深啊!

    当然,他感觉郝部长有些坑,不像好人,为何感觉有点像……坑人的样子?

    郝连川才不管他怎么想,又继续传音道:“最后,你们几个,对谁都不要说直接被传送进入了外城,你们被传送进去,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武师也不是没来过,和你们不一样……十有八九和李皓有关系!老子早就说了,你肯定和这地方有关……内城大门口是个大乌龟的图案,搞不好,这地方,真和八大家有关系。”

    显然,这位不傻,只是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没说过这些。

    “另外,记住了,不要再乱跑了!接下来小心跟着我……咱们说不定有机会进入内城,李皓,能不能收走这覆盖整座古城的源神兵……我看,还是得靠你!你死了,那就麻烦了,不说源神兵,你老师找茬,那也是大麻烦!”

    “还有一点,忘了说了,遇到危险,我忙着的话,可以找胡定方……那家伙一定不敢不保你!你老师早就想找他麻烦,甚至几次想暗杀那家伙……都被劝阻了下来,这家伙这次敢不好好保护你,他就死定了!”

    “……”

    李皓有些懵,敌人?

    不然老师暗杀他干嘛?

    “他……学了五禽术!”

    多正常,学的人多了,不学五禽吐纳术就行,老师又不在乎这个。

    “核心也学到了!”

    李皓脸色一变,眼神有些冷厉,核心?

    五禽吐纳术?

    怎么可能!

    “别动火,跟你没什么关系,这事三两句话说不清楚,你老师后来也不管了,总之,遇到危险,你就使劲往他身边凑就行了!”

    李皓记下了,又看了一眼郝连川。

    这位副部长……平时笑嘻嘻,阴人的时候,感觉也不是好人啊。

    郝连川无视了他的眼神。

    他可什么都没说,有证据吗?

    我传音的!

    录音都不行,你有证据就告我去啊!

    胡定方这个混蛋……李皓这个大麻烦,就该你来顶着。

    城内的暴动,和李皓他们没关系,他郝连川把脑袋都给揪下来当球踢。

    李皓看了一眼,小声道:“部长,我现在可以说话吗?”

    “可以啊!”

    郝连川诧异道:“为什么不可以?难道还有人可以监听我不成?”

    “……”

    李皓几人愣住了,那你……传音干嘛?

    害的他们以为有人监听,一直都不敢说话来着。

    李皓无言,半晌才闷闷道:“那个……咱们队伍里有个坏人……”

    “哦!”

    郝连川点点头,忽然笑了:“说你自己吗?”

    “……”

    “不是!”

    李皓决定还是打个招呼,要不然,自己要是想偷袭什么的,这位在附近,以为自己杀同僚,干掉自己怎么办?

    不等李皓说完,郝连川微微皱眉道:“我知道你说谁!但是,你要记住了,就算部长说无所谓……你也不能真的无所谓!你要明白,那人死了,麻烦很大,部长的罪责会更多一层!而且,也会让一些人觉得,部长真的有心那啥……实际上,这不是事实!部长只是懒得解释……”

    李皓愣愣地看着他,什么意思,你知道情况?

    郝连川笑呵呵的:“别这么看我,有些事,我又没瞎!那位又不是专业干这事的,总有些马脚露出来。不好动,你明白吗?动了,就意味着麻烦的到来,还有一点,动了,那边就算不问责,再来一个隐藏更深的,那怎么办?这个好歹现在算是在明面上了,起码大家有防备的。”

    李皓头疼,挠了挠头道:“我……我缺水能……”

    郝连川无语!

    他看了一眼李皓,忽然道:“水能给你了,你又能如何?能和你老师一样,直接蕴神吗?”

    “不行……斗千有希望。”

    郝连川迟疑了一下,考虑一番,思索一阵,开口道:“反正你不能动手,动手你也不一定能解决……当然,真要动手,没人的时候……记住了,是没有巡夜人的时候,可以考虑!前提是,你有足够的把握……”

    他也没继续反对,只是告诉李皓,千万不要在有巡夜人的时候干点啥,因为巡夜人这边,不一定只有那人一位,只是她隐藏了实力,可能有人没有隐藏实力,充当眼线。

    李皓了然。

    接着,郝连川又传音道:“偷袭三阳,三阳超能破了就行,但是,你要记住了,一旦有源神兵……偷袭用处也不大,之前的紫月你看到了,瞬间浮现了雷神铠,防御力极强!连空中的打击都没能打死她……想对付那位……想办法把她弄到天上去……轰隆隆地给她来几下,破了源神兵,你才有希望!”

    李皓眼神愈加异样。

    你不是说不能杀吗?

    可现在,你给我出主意干嘛?

    郝连川不管这个,他传音的,和我无关。

    “她就算带了源神兵,也不会太强,不会比得上紫月的,可能是最低等的黄级……紫月那是玄级的,能挡住五六次攻击,她那个撑死了挡住三四次……但是,需要滞空10秒左右……这才是考验你们的时候。”

    李皓开口:“部长,那不如你……”

    郝连川诧异地看着他,再次传音:“我什么?我一个三阳,大家都看着我,你让我杀同胞?别闹,我杀了人,一旦有人看到了,传出去,我不得被革职查办?你自己想动手,自己解决,丰衣足食……还有,出去后,你就算说是我指使的,也没人信!何况,我也不会承认的!”

    李皓哭笑不得。

    这位,真苟啊!

    你觉得我能将一位三阳中期,置空10秒钟吗?

    开玩笑呢!

    哪怕加上刘隆,也很难的。

    “其实不难!”

    这时候,郝连川又传音了,言传身教,淳淳教诲:“回头给你们分成一队,你就可了劲地往黑甲那边跑,引来超级多黑甲,武师隐藏的厉害点,黑甲不会在意的,只要她附近都是黑甲……她不滞空也得滞空才行!”

    “哦,还有,这要是都没办法对付了,去内城门附近……那边白银一出,她肯定完蛋……你不就是要水能吗?只要快一点,不被地面全部吸收了,也能弄一点回来……”

    说完了这些,郝连川恢复了平静,不再传音。

    “部长……”

    李皓刚好开口,郝连川威严道:“少说话!你们几个,别给我惹是生非!”

    “……”

    这一刻,李皓和刘隆几人对视一眼,眼神异样。

    我的天,双面人!

    郝部长,也不是什么好鸟啊!

    他就差把怎么杀张婷,弄成攻略了,关键是,这胖子还不愿意自己背锅,压根没正面提过,都是传音……坏人果然不会写在脸上。

    ps:月底了,月票不投浪费了,大家投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