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吃小鸡 作品

第119章 南拳(求订阅月票)

    巡夜人大楼。

    李皓的办公室。

    李皓靠在椅子上,仰头看天,王明推门而入的时候,李皓还在思考。

    “师兄,恭喜啊!”

    王明笑呵呵的。

    李皓看了他一眼,王明喜笑颜开:“听说早上你和侯部他们一起去开会了,就去了4位,了不起,师兄这是要升官了?”

    去的4位,级别最低的就是李皓了。

    李皓却是没兴趣说这些。

    今天,对他打击不小。

    昨天有多张扬,今天就有多沮丧。

    原以为,昨日之后,整个银月,他李皓不敢说排名前五,前十那也是十拿九稳。

    结果今日一看……去你的!

    这还是看到的,没看到的呢?

    银月,绝对不简单。

    李皓此刻有深刻的意识,银月绝对不一般,正常的行省不可能有这么多人隐藏实力,都是强者,何必隐藏?

    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

    各大机构的老大,都隐藏了实力。

    侯霄尘这些人,他一直看不透。

    是看不透,还是对方境界太高,自己看不穿?

    是否超越了旭光?

    而他们隐藏,到底在忌惮什么?

    若是自己看不透,就代表超越旭光的话,那今日所见,就足足有4位超越了旭光层次,中部有吗?

    恐怕……有的!

    那些说自己是旭光层次的,真的是旭光吗?

    比如映红月这种首领人物?

    旭光出现,据说也没多久,可李皓觉得,这些混蛋,很有可能是这么一种情况,每次进入下一个境界之后,才可能会公开前面一个境界。

    比如旭光层次,他们进入了旭光之后,才会对外公开旭光这个层次的存在。

    绝对有一批人,一直走在大家前面。

    超能出现20年,以往,都是几年更新一次境界,旭光据说在中部公开也有几年了,银月这边,之前却是连旭光的境界名称都不知道。

    消息的延缓性,让银月的很多人还以为,旭光境界,只是刚出现而已,实际上,出来好几年了。

    ……

    想着这些,李皓略显烦躁。

    很快,他又放松了心情。

    忽然笑了起来。

    这样,才更有意思嘛。

    “老王,出去兜个风,顺便看望一下老朋友。”

    “柳队长?”

    “不是,暂时不要见柳姐,去看望一下南拳前辈。”

    “啊?”

    王明愣了一下,为何要见南拳?

    李皓却是有自己的打算。

    南拳贺勇,是如今他见到的,除了袁硕之外最强的武师了,纯粹的武师,而不是晋级超能的武师。

    对方换血三次,堪比三阳。

    这什么概念?

    一势入斗千,其实就是日耀而已,可对方却是硬生生拔高了一个境界,所以换血,李皓觉得也许也是一种路。

    老师的路,未必是错误的。

    但是,武师斗千之上的路到现在也不是一定的,也许还有其他的路,他也想多了解一些。

    此刻,他还有几势无法明悟。

    既然如此,若是他也换血多次,能否迅速提升战力?

    势这东西,有时候心血来潮,瞬间感悟。

    有些时候,可能卡死你一辈子,都是有可能的。

    李皓加上剑势,已经感悟三势,跨入斗千之后,本就更难感悟,谁知道剩下的要多久才能有所体会,看海,九锻劲不到九叠,看了用处也不是太大。

    所以,他决定去拜访南拳。

    不止南拳,拜访完了南拳,他还想去拜访一下王恒刚,那位铁布衣强者。

    城内若是还有其他斗千,他都想去拜访一下。

    武卫军那边,若是斗千多,感悟势的人也多,李皓也愿意去交流一番。

    李皓心中隐约有些打算。

    老师当年单挑银月群雄,其实也是为了博采众长,取长补短,感悟这些人的势,由此才能五势融合。

    古籍上记载的无敌路,也是让你去挑战四方,聚无敌之势。

    这无一不在说,多战斗,多切磋,没坏事。

    ……

    王明也不管李皓为何要去见南拳。

    可既然李皓说了,巡夜人其实也没啥事要干,至于围剿三大组织,现在也只是字面上,还没真正开始出动,他们很闲。

    跑车,再次开动。

    很快,朝着南郊一处富人区开去。

    贺勇有钱,不差钱。

    还是皇室来的武师,来之后,就在南郊附近买了个大院子,古色古香,潇洒自在,比李皓他们这些住宿舍的强多了。

    南郊别墅区。

    这别墅区,别说,还挺厉害,居然安排了两位斩十境,两位星光师当保安,一瞬间格调就起来了,安全有了保障。

    起码,对很多人而言,斩十境也好,星光师也好,都是超人。

    有他们巡逻小区,那是绝对有安全保障的。

    不过,当李皓他们出示了一下巡夜人令牌,几位保安迅速打开了大门,问都不敢多问,迅速放行。

    巡夜人的威严,也许只有在这才能体验一二。

    “环境真好!”

    李皓坐在车上,看着小区的环境,点头赞叹,比他在银城那地方的别墅还要好。

    这里的房子,都若隐若现,隐藏在一些绿色植被中,颇有一股隐士的味道。

    至于蚊虫,这里甚至动用了一些特殊装置,驱赶蚊虫,隐约有神秘能流淌,根本不用担心,可见,这地方建设的时候,也是极其用心了。

    王明倒是不太在意,随口道:“还行吧,不算太贵,一套也就千把万而已。”

    “多少?”

    李皓咋舌,这么贵?

    而王明,却是翻了个白眼。

    去你的!

    千把万,多吗?

    是很多!

    靠工资,那是别想了,可是,巡夜人发工资,那是发神秘能啊,一方神秘能,在外能卖百万的,这样一算,这房子还贵吗?

    至于神能石,在外那都是以亿为单位计算……当然,没人卖!

    实际上,成为超能之后,除了弱者,强者根本不会再用世俗的钱币为交易单位,再多钱,有什么用?

    星光、月冥还需要一些金钱维持生活。

    到了日耀,随便丢到哪,想挣钱不要太简单。

    王明懒得理会李皓,又道:“你要是喜欢,我送你一套。”

    “不要。”

    “为啥?”

    “我不贪污!”

    “……”

    王明无语,谁说送你就是贪污了?

    这家伙!

    说话间,车辆在一栋建筑前停下。

    ……

    同一时间。

    大院中。

    贺勇正在和人说话,忽然眼神一动,朝门外看去,前方的院门外,隐约传来一阵汽车轰鸣声。

    和他说话那人,也听到了动静。

    贺勇胡子拉碴的,一看就是个武夫,眼神却是精光闪烁。

    而和他相对而坐的,却是一位长相精致的女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长发披肩,穿着白月城比较流行的一种贵妇长裙,连脚跟都给盖住的那种。

    此刻,这女人也听到了动静,看了一眼贺勇。

    贺勇眼神闪烁一下,“超能……日耀层次的!”

    有些熟悉的感觉。

    想起来了,王明!

    他怎么来了?

    好像还有别人……李皓!

    对,肯定是李皓。

    贺勇很是意外,这两人怎么来自己这里了?

    在银城,他俩巴不得甩开自己的。

    正想着,大门被敲响,王明的大嗓门传来:“南前辈,开门,我们来看你了!”

    女人看向贺勇,笑了:“你朋友?”

    “朋友?”

    贺勇笑了,嘴巴裂开,起身道:“算是吧,忘年交,就是嘴巴比较大。”

    女人笑了,也起身道:“那我先走了。”

    “嗯。”

    贺勇没说什么,两人一起起身朝外走去。

    走出住宅,走了几步,院子比较大,贺勇也不急,动作不算快,这下子门口的王明急了。

    “当当当!”

    “南前辈,不在家吗?我都听到声音了,不会不欢迎我们吧?”

    女人掩嘴轻笑:“还真是个急性子。”

    贺勇也是无语,边走边道:“比较嚣张,之前很低调,大概是觉得回到了白月城,有人罩着了,所以不怕了。”

    说着,自己都笑了。

    也是,人家可是巡夜人,侯霄尘一枪扎死了旭光,他王明还用怕南拳?

    聊了几句,贺勇开门。

    王明笑哈哈的,刚想说话,看到了女人,微微一怔,又看了看南拳,露出了一副你懂的笑容。

    贺勇也不解释,笑了一声,看向李皓,微微点头。

    而女人,也看了一眼王明,又看了看没说话的李皓,轻笑道:“贺大哥,那就不打扰了,有时间去我那边坐坐。”

    “一定!”

    “那我先告辞了!”

    她朝王明两人微微点头,走出了院子,门外,很快一辆车迅速驶来,女人上了车,拖着长裙优雅离去。

    王明回头看了一眼,笑了起来。

    贺勇也笑了起来。

    李皓却是没心情笑,瞥了一眼王明,皱眉道:“稳重点,别看到谁都露出这表情,遇到招惹不起的,你会有麻烦的。”

    王明眼神一动:“啥意思?”

    “斗千武师。”

    李皓平静道:“南拳前辈果然认识的都是高人,不愧是当年响当当的武师!随便一位朋友,都是难得一见的斗千武师。”

    王明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斗千?没看出来啊!”

    李皓笑了:“你眼拙罢了!不单单是斗千,还是那种杀戮无数的斗千。别看年纪感觉不大,我觉得……50左右是有的!”

    “50左右,20年前的话,起码30岁了。”

    李皓思索了一下,半晌,笑了:“当年银月武林出名的女武师不多,七剑中的碧光剑、光明剑,刀客中的柳叶刀,练拳的绣春拳,练掌的摧心掌……”

    李皓看向贺勇,笑道:“刚刚那位,不会是……戳脚门的戳心娇客吧?”

    贺勇笑了:“好眼力!怎么看出来的?”

    “长裙拖地,一直掩盖着双腿和脚。”

    李皓笑的从容:“身上其他部位没什么特殊的,既然遮掩了双脚,那很可能就是戳心娇客了,我师父说过几次,这女人喜欢用一双脚戳人,比刀还快,戳脚一出,心脏被戳破的武师不知道多少。”

    “看那样子,不像是最近才晋级的斗千,那说明之前不在银月,也是皇室那边来的?”

    贺勇深深看了一眼李皓,有些意外,也有些古怪,半晌才道:“小子,你比之前好像多了一些底气,一些从容,怎么,在白月城,心里有底了?”

    李皓摇头,笑道:“不是,只是看开了一些东西,前辈不用介意。”

    说罢,又笑道:“前辈,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哈哈哈!”

    贺勇哈哈大笑:“有趣,进来坐!说实话,之前你那谨小慎微的样子,我看着都不像袁老魔的徒弟,现在倒是有几分味道了,当年的袁老魔,像你这个年纪,也很嚣张。”

    “前辈见过我师父这个年岁的时候?”

    李皓也笑了:“我师父今年70多了,年纪算是比较大的,50年前,他恐怕也才晋级破百,南拳前辈没我师父年纪大吧?”

    袁硕算是年纪较大的武师了,南拳应该比他小一些才对。

    贺勇笑道:“见过,我比你师父小不了几岁,他20的时候,也算知名武师了,虽然没有后来那么有名气,可那时候,也跟着他师父走南闯北……”

    老师的师父?

    李皓没怎么听说过,有些好奇:“我老师的师父……”

    “嗯,当年也算有点名气,不过后来风头被袁硕压过去了,袁老魔本来不是修炼五禽术的,后来他自己挖坟,挖到了五禽术,自己加以改良,才有了现在的五禽门!”

    五禽术,是袁硕创造的,或者说基于古籍改造的。

    这代表,五禽门其实从袁硕开始,才有了传承。

    李皓点头,没多问什么。

    贺勇一边领着他往里走,一边说道:“戳心娇客……好些年没人这么喊她了,现在都喊她白夫人!她成亲了,不是皇室那边的,和我不在一起,只是老朋友都在银月,所以来看看我。”

    说罢,又笑道:“说起来,也许你们还认识她丈夫。”

    “谁啊?”

    王明有些疑惑:“斗千武师,我之前没怎么听说过,夫家姓白,能娶一个斗千武师的,不简单啊,白月城有姓白的高手吗?”

    贺勇也笑了:“你都说白月城了!”

    王明一愣。

    好半晌,惊讶道:“白月城的白家?”

    “对!”

    李皓却是有些茫然。

    王明急忙道:“白月城啊!白月城原本不叫白月城的,只是后来渐渐地被人叫成了白月城,不过大家渐渐忘了,白月城本名,后来官方都这么称呼了。”

    “银月,取的便是银城和月城两城的首字,不过现在很多人都以为取的是白月城的第二个字,其实是错的,不过时间很久了,不是本土土著,一般都不知道这事。”

    王明就是土生土长的白月人,他倒是知道的很清楚,迅速道:“白月城之所以被人加了一个白字,是因为80年前,白家在白月城当了120年的城主!直到皇室退居幕后,白家下台,行政总署成立,这才没了白家。”

    城主!

    古老的称呼了。

    但是,80年前,城主才是一城老大,白家世袭罔替,一直都是白月城城主,统领整个银月。

    80年后,还记得白家的人不多了。

    李皓也有些意外:“白家……南拳前辈说,戳心娇客嫁入了白家?”

    “对。”

    贺勇笑道:“白家现在分成两支,一支在天星城,一支还留在这边,白龙军知道吧?”

    李皓诧异,看了一眼王明。

    王明讪讪道:“忘了说了,白龙军其实就是当年白家在的时候成立的一支军队,只是后来白家撤离后,白龙军才成了驻军三军之一,所以刚刚南前辈一说,我就想到了白月城白家。”

    李皓挑眉:“白龙军现在的统帅……”

    王明摇头:“和白家无关,要不然我不会说没有白家高手了,现在的白龙军统帅是任天川统帅,你早上可能还见过。”

    李皓想到了那位大概也50左右的统帅,当时没听到对方说话,不过实力不弱,三阳巅峰层次的强者。

    三人此刻也进了屋。

    贺勇笑道:“白家在白月城,也不是没有高手,只是相对低调,我说你们可能认识她丈夫,也不是胡说八道,胡定方认识吧?虎翼军副帅白元青,有听说过吗?”

    王明又是一愣:“那个白脸统帅?我都快忘了他名字了,就知道大家喊他白脸将军……”

    李皓反正是很茫然的,他不认识。

    怎么和虎翼军又扯上关系了?

    银月的情况,果然很复杂。

    贺勇继续道:“就是他,白夫人嫁的人就是他,胡定方能年纪轻轻当上虎翼军统帅,白家其实出力不少。银月的情况,还是有些复杂的。”

    “白家支持胡定方,算是坐地虎,而白家在天星城,又和军法司有些联系,所以胡定方其实算是正儿八经的军法司代表,驻军本就属于军法司,胡定方倒是根正苗红。”

    李皓糊涂了:“为什么白家不支持那个白元青当统帅?”

    “胡定方也不简单!”

    贺勇笑了:“胡定方背后也有其他人,胡定方原本是难当统帅的,不过据说,他老婆是个能人,他老婆出力不少。”

    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李皓。

    李皓无所谓道:“我师姐,前辈何必拐弯抹角的。我师姐能有什么大能耐?”

    贺勇哈哈大笑:“当然有能耐,你老师和黄羽关系不错,具体如何不知,但是两人认识,还有一些交情,当时你师姐好像去找了黄羽,黄羽后来支持胡定方上位,白家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毕竟胡定方算是他们支持的,不能撕破脸,毕竟许多人不希望白家再次崛起,所以胡定方上位,也获得了大量高层支持。”

    “……”

    李皓听的头疼,只是随便一个女人而已,都能牵扯到自己这边来。

    原本是没关系的,结果牵扯到了师姐,然后转头就是袁硕,等到了袁硕这边,就和李皓有关了。

    李皓无奈,摇头。

    果然,这个世界,只要超过几个人,你就能和任何人拉上关系,这么一算,他和这位戳心娇客,还真有点联系了。

    贺勇对银月的情况,很是了解。

    见李皓好像听的不耐烦了,笑道:“弄清楚点其实有好处,起码,能一条条线地捋下去,然后你就会发现,很有意思,比如说,侯霄尘和黄羽,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30年前,两人却是在一起吃过饭,一起喝过酒,关系还不错,结果30年后,两人好像成了陌生人。”

    李皓挑眉。

    贺勇又道:“再捋一下,你会发现,你们巡夜人的玉总管,出现的时间,和某人消失的时间极度重合!”

    李皓来了兴趣:“前辈说说看。”

    “你知道红月吗?”

    “……”

    废话!

    贺勇笑呵呵道:“红月成立的时候,有七月凌空之说!红橙黄绿青蓝紫。第一代紫月,其实就是银月武林的一位女性高手,紫月其实一直坐镇银月,结果一代紫月消失的很快,没多久就没了人影,据说是被人暗杀了,然后,你们巡夜人就出现了玉总管。”

    “二代紫月,其实只是继承了一代紫月的身份,结果你们侯部长好像不喜欢紫月这名号,咔嚓一枪,就把人家二代紫月干掉了!”

    “等到了三代紫月,不知道是不是映红月学聪明了,你知道三代紫月,也就是现在的紫月身份是什么吗?”

    李皓此刻已经懵的不行,茫然道:“什么?”

    “现在的紫月,其实是橙月的女儿,橙月是个女的,是一代紫月的好友,然后,三代紫月活到了现在都没死……”

    李皓眨眨眼。

    王明也是一脸懵。

    这话,他听懂了。

    一代紫月,就是现在的玉总管。

    二代紫月因为这名号,不讨人喜欢,直接被侯霄尘干掉了。

    三代紫月,人家映红月也学精了,找了玉总管的闺蜜女儿来当……你好意思继续杀吗?

    什么跟什么啊!

    李皓长长吐了口气:“前辈不可乱说,怎么可能!”

    “不信?”

    贺勇笑道:“一代紫月,当年人称玉罗刹,侯霄尘也是嚣张,连改名都懒得改,直接喊人家小玉,这不是玉罗刹,我倒立吃粑粑!”

    “……”

    李皓恍恍惚惚,好半天,笑了:“算了,前辈,别跟我说江湖八卦了,我没兴趣,我管他们是谁,和我无关!”

    心中却是苦笑。

    一代紫月……玉总管?

    什么跟什么啊!

    我和红月可是有血海深仇的。

    他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玉总管加入巡夜人多少年了?”

    “都说了,很早就消失了,大概有15年左右了吧。”

    李皓仔细一算,那时候,红月应该还没开始八大家计划。

    这么一想,倒是安心了一阵。

    要不然,对方参与了八大家计划,李皓会很别扭,以及不知道该不该报复的。

    南拳这老头,不是好人!

    这家伙,因为在皇室待了多年,知道的秘密很多。

    偏偏挑这些来说,又是胡定方,又是玉总管,都和李皓有些牵扯,一副故意给李皓找麻烦的姿态。

    当然,也有可能是一种提醒。

    李皓现在有些嫌自己嘴贱了,非要揭穿那戳心娇客的身份,结果被这老头东拉西扯的,说了一堆八卦。

    “前辈,不管他们!”

    李皓笑道:“此次来拜访前辈,晚辈也是有事相求。”

    “换血?”

    南拳直接点破:“你想问,换血的具体过程,具体变化,还是具体方式?”

    李皓愣了一下,这么直接?

    南拳又笑了:“简单,来,打我,打的我趴下,我就告诉你!保证不带隐瞒的。”

    李皓扬眉。

    贺勇大大咧咧地靠在椅子上,很是嚣张:“怎么,不敢?还是说,不能?剑客就这点能耐?于啸和黄杰死的那么快,于啸先出现,我就算黄杰是被郝连川杀的,于啸他是喝水呛死的?”

    李皓微微皱眉。

    他知道,有人会去猜测,但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直接当面揭穿了。

    贺勇……果然如传言一般,南拳看似粗鲁,实则胆大心细!

    贺勇笑呵呵的,看着李皓,“有兴趣切磋一番吗?说实话,我也想见识一下斗千剑客的厉害,我在中部曾经和一位斗千剑客切磋过,结果……不堪一击!”

    “当然,毕竟不是银月的剑客,中部有一位顶级剑客,昔年的天剑,只是如今转成了超能,强大的不可思议,在旭光层次,也是顶级存在,算是大佬一级的人物!”

    贺勇笑道:“天剑强悍,地覆剑现在龟缩的跟个老鼠似的,我也懒得理他。碧光剑和你师父现在正在到处杀红月的人,光明剑失踪了……说实话,银月剑客,如今太难见到了,要不你和我玩玩?”

    李皓看了一眼贺勇,半晌,沉声道:“前辈……要切磋吗?”

    贺勇扬眉:“有点这想法……当然,你不要来你师父那一套,切磋就杀人!你师父杀人,那是那家伙专门故意找实力相当的打,那种情况下,九成概率会死人,咱俩的话……我不知道是我远胜你,还是你远胜我,我觉得生死相搏就没必要了,应该不会有实力相当的说法。”

    “我虽然来银月,是为了见识蕴神之强,可想见的,是你师父,不是你。”

    听到这,李皓摇头:“那算了!”

    “为什么?”

    “剑客不切磋,出剑必杀人!”

    贺勇皱眉,半晌,叹气道:“那算了,这话曾经有人说过,天剑那家伙就说过这话,他在中部也是杀戮无数,出剑就是杀人!”

    摇了摇头,贺勇有些遗憾:“可惜,我还有事在身,加上没看到你师父,所以不想现在和你一决生死。就算赢了,也被人嘲讽,打不过袁老魔,跑去打他徒弟……那也没脸见人。”

    一旁,王明忍不住道:“前辈也未必是我师兄对手……”

    既然都点破了,他也不介意拍个马屁。

    贺勇失笑:“也许吧!”

    说到这,他看向李皓:“你来的目的,我知道。武师嘛,都渴望变强,或者说没人不渴望变强。但是换血之法,其实不太适合你,你体质不弱,换血之后,也未必会迅速变强。”

    李皓皱眉,不愿意交流吗?

    也正常。

    毕竟,这可能是对方找到的路,不是人人都愿意分享的,他不也没把蕴神的关键说出来吗?

    只是,他原本想着,多少会有一点收获的。

    “别想太多。”

    贺勇笑道:“并非不愿意,而是没必要!”

    “当然,也不是一点没东西告诉你。”

    贺勇想了想道:“你是剑客,想再次变的强大起来,有个办法,就看你敢不敢了。”

    “什么?”

    “火凤枪!”

    李皓又愣住了,怎么又扯到火凤枪了?

    “侯霄尘当年必然是顶级的武师,三大统领之一必然有他!当年,他大概率就是斗千,至于如今,他是武师还是超能,我也不好判断。”

    “但是他一枪杀了红发,我倒是看出了一些东西,他的枪,枪意还在,枪势还在!”

    贺勇沉声道:“你去找他借火凤枪,源神兵有一点很特殊,蕴养多年的话,其中的魂会复苏!这些源神兵的魂一旦复苏,会继承主人的一些东西,比如势!”

    “你能借到源神兵,拿到火凤枪……你有钱的话,弄一些神能石,激发火凤枪,你不要和侯霄尘作战,那没意义,他比你强太多!但是,你和无主的火凤枪交手一番,也许会有意外收获。”

    “感悟一下侯霄尘的势,感受一下火凤枪一枪杀旭光的强悍……那时候,你剑意和枪意碰撞,只要你不被源神兵杀死,必然有巨大收获!”

    “甚至,可以借机感悟一下侯霄尘的势,他当年很强大,现在也是如此……”

    李皓眼神闪烁:“前辈说的是真的?”

    “废话!”

    贺勇笑道:“有必要骗你吗?不止侯霄尘,还有黄羽,你若是能借来他的兵器,也会有一些收获。其实,每一位武师常年蕴养的兵器,都会有一些他自己的神意在其中。”

    “源神兵,更是最佳!因为源神兵有魂!”

    说到这,贺勇又道:“还有,一些尘封的古文明源神兵,若是当年有主,至今神意未散,你也可以解封尝试一下,但是……太危险了!因为这种源神兵,是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的,一旦当年的主人太强大,留下的意太强……那你就完了,一旦兵魂复苏,一招干掉你……你就死了。”

    “所以,最好不要乱尝试,火凤枪这种已经解封多年的源神兵,起码还有一些稳定性。”

    贺勇知道的,真的不是一般的多。

    此刻的李皓,迅速汲取这一切。

    很快,点头:“多谢前辈指点!”

    虽然说,没能问到具体的换血之法,可贺勇也的确指点了很多,李皓还是很开心的,他也发现,这些银月的老武师,也许都有些门户之见,秘术不会乱传,可一些基本的感悟,人家不介意告诉你的。

    洪一堂如此,贺勇也是如此。

    包括之前的刘隆,没多久就送了李皓九锻劲,有些方面,他们很大气。

    “客气什么!”

    贺勇笑呵呵的,看着李皓,玩味道:“武师强大,我乐见其成!顺带着,也了解一下侯霄尘的实力到底如何,他的枪要是杀不死你,说明他的势……嗯,还在我接受范围内!”

    “若是你被他的枪给杀了,那代表,这家伙恐怖到了极致,我趁早离银月远一点。”

    李皓笑了,点点头,也不介意被当成试剑石。

    他想了想问道:“前辈,中部区域,有武师能匹敌旭光吗?”

    “不知道。”

    “不知道?”

    贺勇耸肩:“谁知道呢,武师都很低调,超能崛起后,武师就是孙子,除非转换成超能,否则都低调的不行。斩三阳的,我是知道有的。斩旭光的……真没见过。但是,也未必就没有。”

    “武师斗千之上的路,未必只有一条,蕴神,也未必就是唯一!”

    他思考了一番道:“比如我知道一人,这家伙……这家伙未必就弱了,天剑转换成了超能,在旭光中强悍无比,那家伙却是没有转超能,也强悍无比……”

    “谁?”

    “霸刀!”

    贺勇沉声道:“我曾在七年前,见过一次霸刀,那家伙,一刀斩出,天崩地裂!我确定,他不是超能,还是武师!但是,当日,他一刀斩了一位三阳,比你师父还早,这都过去七年了,谁知道他现在什么情况。”

    霸刀!

    “霸刀的刀……给我一种感觉,他走的路,不一般!那家伙没壮大肉身,没换血,没强化五脏,他在强大刀意,化身为刀!”

    李皓陷入了沉思中:“前辈的意思是,霸刀将自己化为一把刀,他强化的是神意和势,但是自身却是没那么强大,对吗?”

    “不错!”

    贺勇再次点头:“霸刀那时候,给我一种感觉,他神意无敌!可肉身,却是很孱弱的,这家伙的肉身,还没我厉害,我怀疑,他不展现刀意,我当时上去给他一拳,就能打死他。”

    强化势和神意,强大到了极致,不管肉身……

    李皓又学到了。

    这也是一种强化方式。

    武师们,为了更强大,果然都在前行,并未只有自己老师在探索武道之路,银月的很多武师,都在探索。

    贺勇的强气血,霸道的强神意,天剑转超能,老师蕴五脏……

    每一位老辈武师,都在走着他们与众不同的道路。

    哪怕转换成了超能,这些老辈武师,也未必就真的忘了武道,也不可能会忘记。

    江湖,真有趣。

    李皓很遗憾,遗憾没有经历过当年的武林。

    霸刀,天剑,南拳,三枪,武卫军三大统领……那个时代,一定很有趣。

    当然,今日这个时代,也不错。

    超能崛起,其实也充满了各种奥秘。

    李皓没小看超能,如今他虽然斩杀了一些超能强者,可不代表他有资格小看,那些强大的超能者,也许超乎想象。

    接下来,李皓和南拳聊了很久。

    聊当年的武林趣事,南拳在说,李皓在听。

    聊一些武师当年的势,聊一些八卦……

    在这之前,贺勇是不会和李皓说这些的,没兴趣和李皓多聊。

    现在,贺勇却是很有兴趣和他聊。

    但是,他都懒得去看王明一眼。

    无他,王明没资格!

    武师,也很现实的。

    李皓能被贺勇拉着说话,那是因为李皓剑斩三阳,他还是推测出来了,所以,两人才有了今日这一番对话。

    ……

    一直聊了很久,天色都快黑了。

    贺勇吐了口气,心情愉悦,开心道:“今天心情不错,小子,聊的还是很开心的,虽然你老师不在,有些遗憾。”

    “武林,很久没出杰出的后生晚辈了,作为前辈,我最后再免费送你一条消息……”

    李皓竖起了耳朵。

    而这一次,南拳却是选择了传音,没给王明去听。

    “记住了,若是想感悟更多的势,那就留在银月感悟!若是想在武师一道上走的更远,那就留在银月强大!银月,很特殊的一个地方!这里,很久很久以前,也许是天下的中心!这里,随便的一棵树,一棵草,若是留存的够古老,也许是当年一些无敌强者感悟过的地方……在这,武师才能更强!”

    “无数人,都在觊觎银月!侯霄尘一直不走,我怀疑是因为他还在走武师一道,没走到尽头,所以不愿意轻易离开。”

    “以前,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如今知道的人不会少!一些强大的超能,很快都会来到银月……因为银月,也许藏着一些能解决超能麻烦的东西,以及让超能再次强大的宝物!”

    “这里,很快会成为天下的聚焦点,哪怕一些人短暂离去,也会很快回归,你老师会回来的,侯霄尘哪怕这次走了,也会回来的……中部的那些强者,都会来的!”

    “映红月,阎罗王,飞天,这些人都会来到银月的!”

    “中部,只是他们强大自己的一个路径,终点,都在银月!”

    贺勇露出了一丝笑容,最后传音道:“包括皇室,也会来的!皇室,其实也和银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皇室当年发掘的遗迹,无人知道到底在哪……可我倒是隐约知道一些,可能就在银月!”

    李皓暗暗吸气,看向贺勇。

    贺勇笑了,这一次开口了:“回去吧,武师……终究会崛起的!这片大地,是武师的天下,以前是,以后……也是!超能,也能转武师的,只是现在还缺点东西……有些人在超能一道走的很远,不是放弃了武师一道,而是为了走的更远,他们现在很强很强,一旦解决了超能转换之后的麻烦……很快,一批老辈武师,都会回归!”

    李皓眼神微动,没再说什么,点头,抱拳:“多谢前辈指点!”

    说罢,看向王明:“走了!”

    王明还有些迷糊,但是,他听到了关键,超能可以转武师。

    他顿时大喜,虽然还想再问,可看李皓走了,只好迅速跟上,带着一些雀跃,小声道:“超能可以转武师,这下发了!”

    李皓无言。

    你是忘了后面一句吗?

    超能转武师,会有一些麻烦,而且没有得到解决。

    这家伙,选择性听话吗?

    ……

    一直到李皓他们离去。

    贺勇目送他们离开,忽然露出了笑容:“武师……武林……江湖!”

    这才有意思嘛!

    我南拳,也会再次崛起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之上的,都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