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吃小鸡 作品

第133章 猛虎出山(求订阅)

    9月15日。

    天色还未全亮,一支50人的小队,在武卫军大门口集合了。

    洪青、洪浩、王超、柳艳四人,各自组队成功,洪青和洪浩不用说,带的都是剑修,是剑门的门徒。

    王超和柳艳,带的人也几乎都是巡检司这边的。

    唯独李恒和吴超两人,挑选的都是一些大家挑剩下的人手,整个团队显得有些杂乱。

    此刻,众人都有些忐忑。

    有些剑门门徒,还是第一次正式出任务,平时虽然训练刻苦,可真拉出去杀人,想想还是有些不安的。

    就在这时候,李皓跨步而来。

    看了一眼众人,微微点头,低声道:“人都到齐了,上车,各队队长教大家如何使用黑铠!”

    昨晚,领回了黑铠,李皓也知道了武卫军这边如何使用的了。

    黑铠存在一个特殊装置,表面看似光滑,实际上有几个小凸点,只要按照顺序解锁,黑铠就可以自然打开,这是李皓没想到的。

    侯霄尘是如何弄明白的,李皓也不清楚。

    此刻,武卫军门楼前,停了两辆微型卡车,专门用于武卫军的,有专门的司机服务,不需要司机,也可以自己开。

    “一队二队,上前面那辆车,三四五队上后面的!”

    李皓吩咐了一声,刘隆在前面的卡车上,一队二队,则是洪青和柳艳带领的队伍。

    队伍中,为数不多的一些女武师,也几乎都被她俩瓜分了。

    众人很快各自上车,作为武师,虽然没经过专业的培训,可简单的指令,所有人都懂的遵守,尤其是巡检司的那些人,也曾受过专业培训的。

    ……

    第二辆车上,三队人马陆续上车。

    李皓则是没进入,而是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武卫军的车,是特殊制造的,车厢并非全封闭似的,车顶是没有的,四周的车厢上,也有一些口子,方便他们观察,是否有敌人。

    李恒是个话多的,此刻上了车,见李皓不在,便开始絮叨:“咱们30号人,挤在一辆车上,前面就20人。还有,我和老吴的队伍,实际上就9个人,刘副团长可是斗千,团长把他也算进去了……难道我们还敢指挥刘团长?”

    没人理会他。

    李恒很郁闷,又道:“还有啊,咱们昨晚刚认识了自己小队的人,连其他小队的人都不熟悉,团长就急匆匆地拉着咱们出去执行任务,这也太……那个了!”

    就没见过这样的。

    还好,这次应该只是去周边转一圈,不少人其实都当成郊游了,新团长要走个形势,这事在巡检司多年,李恒还是懂的。

    说这些,也只是为了获得一些认同感,获得一些存在感。

    此刻,王超没理会他,作为王恒刚的侄子,王恒刚在他走之前说过一件事,那李皓……不是个善茬,虽然年轻,可袁老魔的徒弟,就没有简单的。

    小心一些,到了武卫军,听话就行。

    所以,王超没多说,对着自己队伍中人开口道:“穿上黑铠!”

    说罢,开始指点众人穿黑铠,有人好奇地穿戴了起来,很快,有人发出了声音:“王队,还挺重的,有些影响身法,要不脱了,这还是白月城呢……”

    “穿上!”

    王超闷闷说了一句,黑铠当然有些重量,不过对于武师而言,其实也不算太重,影响并不是太大,而且这铠甲并不僵硬,其实对动作影响不算大。

    适应一下,问题就不大了。

    显然,古文明的强者,也考虑过这些,不可能随便打造影响战力的铠甲。

    洪浩见状,也嘱咐队伍中开始穿戴。

    车厢不算太大,不穿铠甲还能挤一挤,穿上了铠甲,29位武师,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看着面前其他人都开始穿戴,李恒絮叨归絮叨,也嘱咐队伍中人开始穿戴。

    很快,整个车厢都是黑铠战士了。

    “诸位,咱们今天去哪,大家知道吗?团长也不说目的地……”

    吴超穿好了铠甲,忍不住道:“你哪来的那么多问题!”

    “老吴,你不好奇?”

    “不好奇。”

    “也对,你和团长以前一起共事过,老吴,你说咱们这团长……咳咳,靠谱吗?”

    吴超不理他。

    靠谱吗?

    你问我?

    我哪知道!

    李皓办事还是挺靠谱的,可胆子也不小,昨晚他和刘隆聊了一阵,虽然老大没直说,可也暗示了一下,这一次小心一些,李皓心思不小。

    ……

    两辆卡车,一前一后,驶离了武卫军驻地。

    而李皓,此刻已经到了前面。

    他没坐车,而是一路疾驰,速度不比车辆慢。

    没多久,他便找到了跑车上打哈欠的王明。

    王明等李皓近身,才感应到了李皓到来,迅速惊起,“李皓……你也太早了!”

    李皓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直接道:“昨晚我和你说过了,你自己确定要跟我一起?”

    “当然!”

    王明兴奋道:“你别说,自从和你混了几次,回巡夜人太无聊了,听说你要出去拉练,带我一个,我保证不添乱。”

    “武卫军不招超能,一方面配合不方便,一方面也是为了隐蔽……你明白吗?”

    “嗯!”

    王明点点头,他当然明白,事情昨晚李皓在通讯中说了。

    李皓见状又道:“既然你要加入,那我不拒绝,你的任务就一个,当诱饵!超能容易被发现,你日耀实力不算弱,你能引出来一些超能打你主意,那是最好的!”

    “你不要和我们一起行动……你单独一人,出了事……我不负责!危险不小,一旦有强者迅速出现,迅速击杀你……我起码会和你保持千米以上的距离,最少这样,你能不能避开,躲过……那都看你自己!”

    王明要加入,李皓没拒绝他。

    刚好,他这边缺一个饵。

    他眼睛虽然好,可也不能真的一点点去搜索,王明能引出一批超能,那是最好的。

    可当诱饵,是绝对充满巨大危险的。

    王明龇牙咧嘴的笑:“只要获得的好处到位,当饵没问题!这样的日子……才刺激!”

    说完,笑哈哈道:“咱们这次不弄死几个三阳,都对不起咱们起来的这么早,对吧?”

    这家伙的胃口,现在也不小。

    李皓瞥了他一眼,老王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李皓微微点头。

    王明轻咳一声又道:“对了,李……师兄,我还能多加一个人吗?”

    “嗯?”

    “上次那个周勤……就是养老虎的那个。”

    王明解释道:“我一个人,到处乱跑,反而让人怀疑。一个日耀,到处跑,啥事也不干,超能也不傻,一看就知道有点像饵……周勤和我一起的话,咱俩飙车也好,溜达也好,也像花花公子出门找乐子……一个人的话,真不太像。”

    “他是月冥吧?”

    “对,月冥满月层次,弱是弱了点……”

    李皓平静道:“这是去杀人,你自己清楚!危险多大,你也明白。不是去郊游,你若是非要带上他,也不是不行,但是死了,我不会管!”

    一个月冥层次的超能,要出去找乐子,李皓可不是保姆,他也没让王明找别人,死了,他不会管的。

    周勤……姓周,不知道和那位行政总署的周副署长有没有关系。

    不过,李皓也不是太在意。

    有没有关系,他都不在乎。

    王明龇牙笑道:“没事,死了就死了,这家伙就想找刺激,真死了,保证没人说什么,师兄,不瞒你说,我认识的朋友,都憋出病来了,没病,他能跑去抓老虎玩?有他在,若不是不方便,再带两个女伴,开着车,这才是正儿八经的游山玩水,再带几个保镖……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出来浪荡,保证没人怀疑!”

    这是他自己的想法,他觉得这样才有饵的样子。

    诱饵是俩男的,还都是超能,像样子吗?

    王明见李皓不说话,又道:“师兄要是想找……我马上找人,保证很快完成,不耽误时间!女伴不用说,也是我朋友,都是找刺激的主,死了不怨人的那种!保镖的话,有没有其实无所谓,毕竟我们都是超能,年轻人,胆子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也正常。”

    李皓皱眉看着他。

    说实话,他不太理解这些人的想法,这些二代们,好像有些不一样,不是想象中的花天酒地走不动道,一个个的,也不知道心中想什么,都想找点刺激。

    换成他是这些人,李皓觉得,自己肯定不会有这种找死找刺激的心思。

    王明见李皓没说话,急忙道:“师兄觉得不妥就算了,我就是想着,伪装的更完美一点。”

    李皓思索一番,开口道:“没有什么大人物的后代吧?死了,然后找茬的那种?”

    “没有!”

    王明马上道:“就算有,也不会找茬,这一点师兄放心,我还能坑自己人?”

    李皓扬眉,扫了他一眼,半晌才道:“老王,你自己看着办,接下来我不会管你,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咱们也不用联系什么,你只要引出大量心怀不轨的超能就行……其他的我不管!”

    王明马上点头,又道:“那目标是……”

    “你先沿着大路,朝横断峡谷走!等到了横断峡谷那边,我再联系你,我们这次会跨过横断峡谷,或者干脆在横断峡谷中扫荡……那边肯定有超能躲藏!”

    “明白了!”

    王明急忙点头,有些激动,这是要干大买卖啊!

    自从回到了白月城,其实他的确觉得很无聊,没有太多的任务,没有什么刺激的战斗,明明距离日耀中期一步之遥,却是一直没能跨入。

    巡夜人的一些小任务,现在他提不起精神来。

    哪怕这几天,巡夜人在对付三大组织,可也是雷声大雨点小,郝连川带人杀了一些红月的人,最强的也不过日耀,很快就被干掉了。

    一大堆人出动,杀了几个红月超能,分到手的好处……还不够塞牙缝的!

    李皓没再说话,转身就走。

    王明消息挺灵通的,当然,也是李皓没和他保密什么的,这家伙非要冒险……随便他好了。

    李皓对这些武师,超能,都是这态度。

    都不是孩子了,自己为自己负责。

    王明说的也对,那样一来,更像游山玩水的二代……实际上不是像,他们本来就是。

    ……

    没多久,李皓追上了武卫军的两辆车。

    他没再奔跑,而是迅速跳上第二辆车,惊的李恒他们差点以为敌人来袭,好在很快看清了李皓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

    ……

    巡夜人总部。

    侯霄尘回来了。

    此刻,正抚摸着火凤枪,好像在感悟什么,许久,轻轻一笑,有些明悟。

    李皓!

    果然是你!

    没想到,你真的打破了裂神枪意,倒是出乎预料了。

    此刻,玉总管敲门进入,轻声道:“李皓带着他的人出去了,昨天才组建的团队,今天连人员都未必弄清楚了,他就出去了……李皓的履历上,可没说过他如此激进!”

    李皓的履历很清晰,他是一个谋而后定的年轻人,并没有现在表现出来的那么急躁。

    红月杀人案,能在银城被揭穿,都是李皓一手制造的。

    若非李皓一直追查,暗中盯了一年,也许等到李皓死了,也未必有人知道,他们都死于红月之手,红月的动作,相当隐蔽。

    可如今,李皓为何这么急躁呢?

    侯霄尘轻抚长枪,轻声道:“他有他自己的想法吧,也许见识多了,看到的多了,感受到了实力上的差距。另外,他可能想支援袁硕,或者说,替袁硕分担一些压力……袁硕大张旗鼓地前往中部杀红月之人,你觉得袁硕真的狂到了这个地步?”

    玉总管思索一番,轻声道:“部长的意思是……袁硕如此大胆,如此张狂,其实也是为了转移红月的注意力?”

    “不然呢?”

    侯霄尘看向远方,轻叹道:“他徒弟,是红月的眼中钉,银月又成了是非之地,若是他不出面转移那些强者的注意力,如今追杀他的橙月、黄月,可能就在对付李皓的路上了!”

    若是袁硕不捣乱,红月还能抽调出这么多强者来,目标是谁?

    百分百是李皓!

    这道理,其实很多人看的明白。

    甚至包括映红月,也能看的透彻。

    可是,比起对付现在还名声不显的李皓,袁硕必须要解决,谁都知道袁硕的可怕,这家伙打破了桎梏,若是不管,很快他就会成为心腹大患!

    映红月若非自己走不开,他一定会亲自对付袁硕,橙月和黄月,整个红月的第二、第三把交椅,此刻,放着中部无数大事不管,专心对付袁硕,可见一斑。

    映红月,已经对袁硕重视到了极致!

    蓝月、紫月在银月,其实主要目标也是李皓,什么遗迹、侯霄尘都是其次的,蓝月之前的想法,就是和侯霄尘战斗的时候,他们带走李皓。

    红月为了对付师徒两人,七月之中,四月都将核心放在了他们身上。

    侯霄尘继续道:“你都说了,李皓是个谋而后动的人,现在为何不谋了?没时间了而已,他师父为了他,只身杀往中部,否则,袁硕低调一些,谁能找到他?李皓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只是不说,不代表不懂,你若是觉得他不懂,那就太小看此人了!”

    玉总管微微点头。

    只是,还是有些不解:“袁硕并非只有他一个徒弟,他收下李皓不过三年,感情也许不错,可李皓,值得袁硕去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吗?”

    “李皓是一点,还有一点……袁硕自己也不甘心!”

    侯霄尘好像很了解袁硕,笑道:“他自己不甘心那些当年不如他的人,如今能踩着他!之前,他绝望了,沮丧了,所以没有表露出来。可随着他看到了机会……一旦让这些人抓住了机会,一分机缘,他们能用出10分。袁硕,也想给自己一些压力,生死危机之下,才有更大的希望,追上那些超越他的人。”

    “天剑、霸刀这些人,都还活着,都混的很好,映红月更是如此,南拳、金枪也不错,中部还有一些他的老朋友在,你觉得,他袁硕甘心吗?”

    双重原因,导致了袁硕的疯狂。

    从临江,一路开杀,他要杀到中部去,虽然也隐藏行踪,可每次杀人,都会暴露,不会做太多遮掩,他就是让自己随时随地,都处于一种极度危险之中。

    如此疯狂,也让不少关注他的人,有些不安。

    此人不死,以后恐怕也是大患。

    从斩杀三阳开始,如今的袁硕,甚至开始斩杀三阳巅峰强者。

    和他一起的碧光剑,据说也有跨入蕴神之态。

    碧光剑刚开始,好像只能堪比一些较弱的三阳初期,没多久,就有消息传来,碧光剑以快剑斩杀了一位三阳初期,这些老辈武师,一旦抓住了机会,都在迅速疯狂地变强。

    玉总管此刻倒是全部了解了。

    侯霄尘却是笑了:“你自己看不出来吗?为何来问我?”

    玉罗刹,不是傻瓜。

    傻瓜,成不了巡夜人的管事人。

    巡夜人的事情,都是她在处理,侯霄尘其实管的不多。

    玉总管思索一番才道:“倒是看得出来李皓的一些心思,只是还是有些疑惑罢了,他很自信,或者说很平静……无论是见识到了金枪,还是更强的存在,他看起来敬重,实则并未太过震撼或者震惊,这其实不符合他的身份,他来自银城,从小就没怎么出去过……如何能做到这一点?”

    “见识更多,自然会如此。”

    侯霄尘却是一点也不意外:“也许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一些强大无比的存在,所以他敢挥剑,挥剑斩裂神!见识了更高的天地,也许实力不如,可为何要为低一些的天地而震撼?”

    玉总管若有所思,点头:“那需要暗中派人保护他吗?”

    李皓,是红月的眼中钉。

    他的行踪,也许红月也很关心。

    现在,红月未必知晓,可迟早会发现李皓出去了,不在白月城内。

    那时候,就是危机了。

    侯霄尘笑道:“不用……每个武师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他没那么容易死,若是死了,那就代表他缺一些运道,继续给红月施加压力就行,牵制他们的一些强者,李皓能不能自己打破红月的封锁,看他自己。”

    “当年你对袁硕可不是如此……”

    “映红月是蓝月之流可比的吗?”

    侯霄尘脸色却是郑重了起来:“映红月虽然被袁硕师徒骂的一文不值,可你清楚他的为人,能带领红月迅速崛起,可不是蓝月这些废物能比拟的,何况,蓝月也只是第二代蓝月!”

    他很重视映红月,实际上,也没人敢不重视。

    三大组织的首领之一,能在中部横行的存在,谁小看映红月,迟早要倒霉。

    “明白了!”

    玉总管不再说什么。

    转身就要离开,侯霄尘思索一番,还是开口道:“你……准备一下吧!”

    玉总管脚步微微一滞。

    侯霄尘轻声道:“也该是时候了,尝试一下吧。旭光开始,就可以尝试了,现在弊端还是无法彻底解决,可也有一些弥补的办法,血神子效果还是可以的。当然,血神子不是无限的,旭光层次的血神子更是不多,红月这边,迟早会收回所有血神子……”

    “所以,趁着红月这边还没做这一步,尽快吧!”

    血神子可以弥补一些弊端,然而,这些玩意,又不是无限供应。

    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案。

    唯独袁硕的五禽吐纳术,若是成功改编,也许才是真正的治本之法,那么多强者盯着袁硕,原因便是在于此,哪怕效果比血神子差一点,也一定要有一门真正合适的功法才行。

    要不然,等血神子耗空了,没了,那接下来怎么办?

    用外物解决弊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这也不是正常的路!

    玉总管轻轻吐了一口气,点头:“好!”

    终于到这一天了。

    回归武师!

    玉罗刹这个名号,她再也不提,因为她已不是当年那个江湖上的玉罗刹了。

    可如今……若是成功回归,昔年横行的玉罗刹便又回来了。

    侯霄尘也有些凝重:“虽然我已做了一些准备,可未必足够。若是失败的话……”

    超能溃散,肉身重创,不死也残。

    超能回归武师,并没有那么简单。

    失败的代价,几乎和死亡没有区别,而成功了,也会留下许多问题,这一切,也许只能等待更大的机会去弥补。

    “没关系!”

    玉总管却是不在意,她不怕失败。

    “那你回去静修几天,这几日,不用管那些琐事了。”

    “知道了。”

    玉总管离开。

    等她走了,侯霄尘轻咳一声,摇头,叹息一声。

    又看向窗外,心中却是想着,如今,有人彻底解决了这些后遗症吗?

    银月这几位都不行。

    中部呢?

    皇室呢?

    九司呢?

    三大组织中的顶级存在呢?

    还有一些行省中蛰伏的家伙,如今又如何了?

    谁先跨出了这一步,也许……便是动荡彻底爆发的时候了。

    如今,平衡还在维持。

    到底有多少类似于自己这样的存在,也是个未知数,可绝对不会少,都在等待一个时机罢了。

    ……

    同一时间。

    一处黑暗之地,好像是山洞或者溶洞,环境黑暗。

    死寂的山洞中,一道黑影,忽然呈现出来。

    “阁主,李皓好像出了白月城。”

    斗篷人,飞天。

    飞天坐镇行省的强者,都被称之为阁主,显然,飞天在银月的半山,就在此地。

    黑暗中,半山的声音缓缓传来:“李皓……他不乖乖躲在白月城,此刻红月大举汇聚银月,他倒是出来了……袁硕的徒弟,胆子也和袁硕一样大!”

    “阁主,那我们需要有什么动作吗?”

    “不用……继续盯着便是!红月在银月经营多年,侯霄尘没那么容易切断他们的眼线,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李皓的行踪,红月迟早会发现……先观察吧!”

    “是!”

    很快,汇报的斗篷人消失了。

    片刻后,山洞中浮现出一些光亮。

    黑暗中,并非只有半山一人,还有一位斗篷人,刚刚却是安静的吓人,死寂的吓人,没被之前那位发现。

    半山声音响起:“长老,八大家,真的只有李皓这一位传人了吗?”

    长老。

    飞天组织,神秘异常,连巡夜人对飞天了解也很少,类似于杀手组织,给钱就杀人,当然,他们要的不是钱,而是修炼宝物。

    对飞天的架构,巡夜人也是不太了解,是三大组织中最神秘的,但是也知晓一些大概情况,飞天存在一个长老会,都是一些顶级杀手。

    黑暗中,斗篷下的长老,声音有些沙哑:“也许还有其他人存活,可目前,明面上只有李皓了!不过……红月的那位,谁又知道,到底是不是八大家之一呢?他对八大家的了解,比我们都多,这些年,一直都是红月先布局,我们紧随其后……映红月,真的姓映吗?”

    半山也沉默了下来。

    也对,映红月也是银月武林的人,到底是不是八大家之一,飞天和阎罗也猜测过,只是没有太多的线索,是不是,如今也不影响什么。

    随着李皓在银城暴露,八大家的信息彻底敞开,如今,红月也不再掩饰什么了。

    “那我们要先下手吗?一旦李皓被红月掳走,也许会出现一些不可控之事,红月为了八大家,小心翼翼,在银城布局十多年,显然所图不小!”

    “静观其变……侯霄尘他们还在,不可能任由红月成功的!”

    “嗯。”

    谈话到此为止,不过飞天也不会真的不管,作为黑暗中的使者,他们会一直关注这些的。

    ……

    两辆卡车,渐渐驶离了白月城。

    繁华的城市,渐渐远去。

    李皓目视远方,眺望四处,他在看光团,自己出城了,也许已经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有人在跟踪自己吗?

    看了一会,没发现超能跟踪,起码千米范围内,没有什么光团存在,或者太弱小了,自己看不到?

    车辆一路行使,走的都是大路。

    一路颠簸,开了几个小时,让人昏昏欲睡。

    直到车辆穿过一片丛林,众人才打起了精神,还不等他们多想,耳边,响起了李皓的声音:“下车!”

    一瞬间,一位位武师,迅速下车。

    有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力量牵引,直接被拉扯了下来。

    两车上,一群身穿黑铠的武师,全部落地。

    而两辆卡车,还在继续行驶。

    李皓并未停止,而是手中凭空出现一块块大石头,塞入了车厢中,又将车厢顶棚打开,遮蔽了车厢。

    声音在两位开车的司机耳边响起:“一路不要停车,开到耀光城,你们下去吃饭,我们自己解决吃饭问题!”

    这是武卫军安排的司机,不是什么强者,但是都很听从指令,不会违背一位百夫长的命令。

    两位司机也没多想,继续开车。

    只是,耳边少了一些声音,第二辆车上,李恒那个絮叨的家伙,好像不再说话了。

    ……

    李皓目视前方,直到卡车远去,这才开口道:“动作小一点,不要留下太多的痕迹,这里是天山木林区,我们从山上走,翻过去,然后到天黑再出动!”

    众人面面相觑,觉得有些没必要。

    可此刻,也没人敢反驳。

    有些武师,知道这片林区的情况,都是暗暗叫苦。

    这片林区,辐射范围很大,直接穿过去,其实不算太远,可一旦翻山越岭,从另外方向翻过去,起码有近百里的山路。

    此刻,大家又穿着黑铠,哪怕武师也会累的半死的。

    片刻后,一行51人,都没发出太大的动静,很快开始传说丛林,消失在大道之上。

    ……

    天山木林之外。

    隔着很远,有人手持特殊打造的望远镜,正在观察。

    一直到两辆卡车使出林区,隔着老远的观察者,微微皱眉,之前的卡车,顶棚是开启的,现在怎么关上了?

    是因为太阳大了?

    还是为了隐蔽一些?

    如此一来,倒是不好观察了。

    武师就是这点不好,不近身观察,都没法察觉什么,很是麻烦。

    若是一车超能,不需要盯着,走到哪,都跟灯泡似的,强者很容易观察到对方的行踪。

    ……

    这一日,随着李皓出城,还是引起了许多有心人的注意。

    两辆装满了武师的卡车,也一直在一些有心人的视线中。

    都没有近距离观察,毕竟他们知道,刘隆跨入了斗千,李皓很可能也进入了斗千,斗千武师的势还是很敏锐的。

    直到车辆驶入耀光城,一直到司机吃完饭,然后上车,开始等待下一步命令,卡车依旧没有动静,才引起了一些人注意,却也没人敢贸然上前观察。

    而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

    而另外一边,一群二代们,也开着他们的跑车,俊男靓女,谈笑风生,开始朝横断峡谷方向进发,引起了一些人注意。

    不过也并未太过在意,只是一群跑出来放风的家伙罢了。

    此刻的李皓,早已经带着猎魔团的人,翻越了几座山林,避开了所有存在光团的地方,一行51人,没有引起丝毫波澜,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