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吃小鸡 作品

第152章 新编十二团(求订阅)

    城外的战斗声好像弱了下来。

    超能好像退走了,而战天军,好像也鸣金收兵,固守城门没再出去。

    李皓他们没管这些。

    趁着现在,大家都没进入,是他们的机会,此时,三人迅速朝北城移动,有了旅游指南,对城内的情况几人都更加熟悉,连看到一些开启的房屋,几人都没进入看看。

    暂时不着急。

    若是能守住这座城,他们有的是时间。

    战天城无法待一个月,城内的人活不了那么久,是因为到时间的固定清理,会让留在城内的人死亡,至于外城,那边留太久了,也会遭受战天军的驱赶和清理。

    所以,这才是三天后遗迹封闭,下次再来就看不到其他人的原因。

    可若是获得了合法的身份,自然可以一直留在这里。

    ……

    一路奔跑,三人速度很快。

    战天城不算太大,没多久,他们进入了北方区域。

    北城,好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军营。

    还没到进入北城区域,他们就被挡在了一处入口。

    这地方,以前好像是有人固守的。

    不过此刻,却是没人了,只有一道长长的铁栏杆,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擅自闯入军事禁地,会死人的,而前方,也挂着一个牌子,上面正是写着“军事禁地”几个大字。

    三人止步。

    李皓四处看了看,没有人。

    铁栏杆那边,有个警卫室,可此刻,这里面空荡荡的,也没有人在。

    铁栏杆是关闭状态的。

    南拳看铁栏杆好像不高,可以翻越过去,传音道:“翻过去……”

    李皓摇头。

    不妥!

    这座城,还处于复苏状态,并未彻底死寂,翻越栏杆,也许会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

    他走上前,查看了一下。

    警卫室的确没人。

    但是,警卫室的门是开着的,而且,整个警卫室中好像也有一套操作系统,李皓并不熟悉这套系统,可他看到了几个按钮。

    其中,便有一个按钮,上面写着“呼叫”两个字。

    李皓有些迟疑,要不要按下去?

    按下去了,会有人来吗?

    还是说,按下去,会出现一些麻烦?

    他看了一眼后面两人,问道:“这里有个呼叫按钮,我要按吗?”

    洪一堂思考一下,开口道:“按!不请自来是盗,我们来了,没人,现在呼叫对方,若是对方也没回应……那就不是盗。”

    他将这座城,也当成了一座活城。

    否则,没必要如此谨慎。

    李皓考虑一番,点头,按下了按钮。

    没什么动静。

    但是几人开始等待了起来,也许会有一些不一样的结果的。

    正等待着,不到一分钟,李皓眼神微动,洪一堂也警惕起来,就在这时候,栏杆后方,忽然出现了两道身影。

    有人!

    这座城,还在运转。

    不过,并非他们看到的黑铠,也不是铜铠、白银铠甲战士,此刻,来的居然是两尊身穿红色铠甲的战士。

    红铠!

    李皓微微一怔,仔细朝那两尊铠甲看去,只见,他们的胳膊上,还有一行小字——督查。

    这……好像是不同的军种!

    南拳也是脸色变幻,这支战天军,居然不止他们知道的那些兵种,还有特殊兵种,眼前这两尊铠甲,好像是另外一个体系的存在。

    具体实力,目前倒是无法知晓。

    “督查!”

    李皓传音道:“这两尊铠甲,上面写着督查,可能相当于战天军的内务军或者督查处那种……管理内务的那种。”

    两人点头,此刻,却是有些头疼,这该如何交流呢?

    能交流吗?

    战天城中的军士,虽然还能作战,可好像无法交流了,除非复苏的那一刻,而复苏,代表着彻底死亡。

    李皓眼看着两位军士迅速朝自己这边走来,眼神微动。

    很快,取出了《战天城旅游指南》,迅速翻到了征兵的那一页。

    等到两尊军士上前,他急忙将册子举在了身前,他要当兵!

    至于这个方法可不可以……谁知道呢!

    隔着栅栏,两尊军士止步。

    红色铠甲中,仿佛空荡荡的,又仿佛还存在着一些灵性或者执念,让他们依旧执行着生前的任务。

    征兵!

    仿佛看到了册子上的内容,又仿佛知道,这时候来人,外来者,几乎都是为了应征而来,其中一位红铠,一挥手,一抹光芒闪烁,铁栅栏开启。

    李皓三人心中都是微微一动,可以吗?

    他们正想着,其中一尊红铠,指了指李皓和洪一堂,示意他们进去。

    李皓有些古怪,还是走了进去。

    而洪一堂,也跟了进去。

    南拳刚想进入……轰!

    忽然,红色铠甲抽刀,一刀劈下,没有劈向南拳,而是劈在了他的前方,挡住了他的去路,那红色铠甲眼眶所在,射出一道红光!

    好像是警告!

    南拳脸色难看,有些郁闷和痛苦,该死!

    没拿到钥匙,就是这下场吗?

    连当兵的机会都不给?

    真艹啊!

    李皓也是意外,不行吗?

    这么说,很难让南拳获得合法身份了?

    他思考了一下,忽然将手中钥匙丢给了南拳,接着,李皓取出了星空剑,在红铠注视下,星空剑散发出淡淡的光辉。

    下一刻,两尊红铠,忽然和之前的银铠一样,右手捶胸,发出了当当声。

    李皓也是急忙行礼,右手捶胸。

    一时间,倒是有些神圣的感觉。

    这种礼仪,倒是很爷们,此刻李皓涣散思维,忽然想到了一点,男人锤起来没啥,女人会不会有些痛苦?

    这红铠,好像和银铠不太一样,一开始可能没有认出李皓的身份,直到星空剑出现,他们好像才有一些感受,是否代表,等级比银铠要低?

    银铠是千夫长,之前那些黑铠也没感受,还是银铠行礼,黑铠才跟着行礼。

    而这红铠,也是直到此刻,才行礼。

    而这时候,南拳拿到了钥匙,不知道是因为李皓的身份,还是因为有了钥匙,当他再次跨入栅栏,没有受到攻击,两尊红铠没再对他出手。

    南拳一脸苦闷,幸好李皓在,否则,他这个三无人员,哪怕入城了,也是寸步难行。

    红铠不再有动作,随着行礼结束,南拳进入。

    等待了一阵,好像在无声诉说什么。

    片刻后,再次挥手,铁栏杆关闭。

    下一刻,两尊红铠走在前,开始带路。

    三人都有些忐忑,此刻,他们行走在这巨大的军营之城,好像感受到了一股肃杀之气。

    就这么一路向前走……

    大概走了五六分钟,一个大厅呈现在眼前。

    李皓眼神一亮!

    传音道:“征兵厅!这里是征兵的地方,这俩红铠真的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你们说,他们是不是有意识?”

    红铠真带了他们来征兵点!

    洪一堂两人也是有些异样,这些士兵,到底是真的只是机械式地活动,还是说,其实是存在一些意识的,只是无法再和人交流罢了。

    征兵厅是开着的,而征兵大厅内,李皓一眼扫过,他好像看到了有铠甲战士在,哪怕到了这时候,外面打成那样了,这里好像还有战天军留下。

    两尊红铠在门口停下,过了一会,征兵大厅内,一尊铜铠走了出来。

    那空洞的目光,扫视了三人一圈。

    接着,一挥手,转身进入大厅。

    李皓见状,急忙跟着往前走,洪一堂两人也是如此……

    李皓刚走出一步,忽然感觉衣服一紧,微微一愣,转头一看,只见一尊红铠居然伸手,用那钢铁一般的手臂,拉住了他。

    在李皓茫然的眼神下,红铠朝前一指!

    另一尊红铠,也伸手露出了“请”的姿势。

    李皓怔神,这是什么意思?

    南拳和洪一堂,也急忙止步,这时候,一尊红铠一拔刀,仿佛驱赶苍蝇一般,敲击了一下南拳,在南拳都想还手的情况下,洪一堂牙疼道:“走了,这两位让我们跟着铜铠百夫长进去,李皓……可能要去别的地方,懂了,太子爷来当兵,大概和我们不在一个地方!”

    南拳翻了个白眼,此刻,再也憋不住了。

    “艹!都无数年了,古文明合着也走后门?大家族的人来了,当兵都不在一个地方?”

    这下,他也听懂了意思。

    人家李皓,有其他地方招待,他们俩,就是正常的来应征入伍,完全不是一起的。

    洪一堂也是哭笑不得。

    谁知道呢。

    八大家的人,也许在古文明时期,也是不一样的待遇,大概……很正常吧?

    能说啥?

    啥也不说了!

    眼看着前面的铜铠都快消失了,这俩急忙跟了上去,洪一堂传音李皓:“你跟着去吧,也许和我们不同,可能还是好事!”

    ……

    李皓也是挠头,八大家的血脉,说实话,在其他地方,从未感受到过特殊的好处。

    没想到,来了战天城,倒是有些不一样的待遇。

    这下子,倒是有些感觉八大家的血脉不一样了。

    当了一把大爷的感觉。

    别说,还挺爽的!

    没再说话,跟着两尊红铠继续往前走,一直走,走了大概快有10分钟了,李皓这才停下了脚步。

    这时候,红铠没再前进。

    其中一尊红铠,走到了前面的一栋小楼门前,敲了敲门,在李皓意外的眼神下,门开了,门内,居然走出了一位也是红铠的战士。

    和两尊带路的红铠不同,这一位,没有佩戴“督查”的勋章。

    彼此好像在交流什么……片刻后,那尊刚出现的红铠,空洞的视线投向了李皓,很快,空洞的眼眶落在了他手中的短剑之上。

    仿佛认出了这把剑……仿佛明白这把剑代表着什么!

    下一刻,伸出机械手臂,朝李皓招手。

    李皓急忙上前!

    这时候,红铠转身进了小楼,外面的两位红铠,则是行了个礼,很快转身离去。

    李皓无言,也急忙回礼了一下。

    此刻,他不敢再把这些战士,当成傀儡了,这些战士……也许还活着……不是肉身上的活着,而是一种意识上的活着。

    前方的红铠,带着李皓进楼,小楼外面看起来不大,可进入后,李皓发现,不算小。

    一路上,居然不止一尊红铠,而是很多。

    来来往往的,好像还在办公。

    这座楼,居然还在运转。

    李皓这位特权人士,在这里,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感受,不断有红铠朝他行礼,李皓也不断回礼,弄的他好像真的进入了一个大军营,比在武卫军的感受要明显的多。

    在武卫军,他还真没有太多的感受。

    穿过了长长的走廊,一直走到了道路尽头,那里好像是一间办公室。

    带路的红铠,上前敲门,门,自动开启了。

    红铠入内,片刻后,又走了出来,示意李皓进去。

    他的任务,好像也完成了。

    李皓有些忐忑不安,但是考虑一下,还是迅速走了进去。

    走进去的一瞬间……他有些懵。

    这里……办公室中……布局和现代的办公室很类似,但是,办公室中,居然……居然有一尊黄金铠甲强者!

    李皓脸都绿了!

    这里,还有黄金战士?

    怎么可能!

    千夫长是白银,按照他们的想法,黄金战士,可能是万夫长,可之前在城主府出现过,那代表,这座城可能黄金战士就是城主,是不存在其他黄金战士的!

    可为何,这里还有一尊?

    那城主府的那位是什么?

    城主吗?

    可城主,为何和这位一样,也只是黄金一级的?

    李皓心中有些乱,不敢多想,急忙行礼。

    他这一刻,将这尊存在当活人对待了。

    而那黄金战士,也站了起来,朝李皓行了一礼,下一刻,再次坐下,眼眶投向李皓。

    视线,仿佛落在了短剑之上。

    仿佛这把剑,才是核心。

    就这样,死寂保持了一会。

    下一刻,在李皓不知所措的眼神下,忽然,一个拳头出现在眼前。

    砰!

    李皓还没回神,一拳砸出,砰地一声巨响,李皓倒飞而出,砰地一声砸在了墙壁上,有些如同挂画一般,缓缓从墙壁上掉落。

    李皓大惊!

    迅速反应,一个跳跃,刚要还击……黄金战士好像没有出手一般,回到了座位上。

    仿佛,刚刚只是李皓在做梦。

    在李皓还是不知所措的情况下,黄金战士低头,看着面前的一些纸张,不知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候,黄金战士下笔,居然开始书写什么。

    李皓一怔,只好停下动作,默默看着。

    大概过了一分钟,对方写完了。

    敲了敲桌子,门外,之前带路的那位红铠,走了进来,黄金战士将纸张递给了红铠,李皓微微垫脚,朝纸张看了一眼,上面写了很多字……

    他没全部看清楚,但是看到了一些。

    “李家血脉,星空剑传人,实力羸弱,不堪造就,原八家之核心,入战天城为伍,当授将衔……怎奈太过羸弱,现授校职……”

    李皓愣了一下,太过羸弱……

    这几个字,真……真让人悲伤啊。

    合着,刚刚是考验自己的实力对吗?

    自己连一拳都没接下来,所以对方觉得自己太弱了,所以,给自己降低等级了?

    八大家核心传人,来了这边当兵,好像起步就是将衔……真牛!

    可惜,自己好像丢人了。

    直接降职了一大截!

    片刻后,那红铠也看完了文字,看向李皓,示意李皓跟着他走,李皓一脸无奈,看向黄金战士,怎奈何,人家现在鸟都不鸟他了!

    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完成了考核。

    李皓很是无奈,继续跟着红铠走人。

    这一次,一直走出了小楼。

    又进入了另外一处,不知道是不是军备库,此地也有军士留守,居然还是一尊白银战士,接过了那张纸,在李皓不知道干嘛的情况下。

    过了一会,李皓面前,多了一些东西。

    一个令牌,一副铠甲,一本手册,一个储物戒,外加一张纸,好像要李皓签名。

    铠甲,是白银色的。

    李皓有些走神,白银铠甲!

    所以说,白银战士是校官?

    那若是将职,岂不是黄金铠甲?

    要知道,整个战天城,黑铠是可以带出去的,可黑铠之上的铜铠、白银铠,都是无法带出去的。

    会自爆的!

    李皓这时候想的是,自己现在要是要了这白银铠甲,传上去了,自己还能出城吗?

    若是出城就爆炸了……炸死了自己怎么办?

    可被红铠盯着,面前还有一尊白银铠甲战士……李皓咬了咬牙,都到了这地步了,现在附近还有一尊黄金铠甲,自己若是不要,是不是会被当成逃兵给就地解决了?

    不是不可能的!

    这座城,很讲道理的。

    逃兵,那肯定要处决的。

    他有些手忙脚乱地,拿起了白银铠甲,却是不知道该如何使用,那黑铠如今他倒是会了,可这玩意,第一次见到,真不会用。

    带他来的红铠,好像很是无语。

    直接伸手,将李皓的手拿了过去,下一刻,手指头上浮现出一根尖刺,刺穿了李皓的手指头,一滴血液冒出,对方操控着李皓,将这滴血滴在了白银铠甲上的一个凸点之上。

    而这一刻,李皓忽然有了感觉。

    感觉,眼前的白银铠甲,好像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下一刻,心意一动,白银铠甲很轻松地覆盖到了他身上。

    非但如此,脑海中好像多了一些东西,隐约间,仿佛是有人在告诉他,这东西如何使用。

    这时候,李皓已经成了一尊白银战士。

    心意一动,手中浮现出一柄长剑,再一动,长剑变成了长刀,再一动,变成了长枪……

    李皓震撼,好厉害的玩意!

    居然还附带兵器!

    而且,还能随意变换。

    “当当当!”

    这一刻,军备库那位白银,敲了敲桌子,与此同时,李皓脑海中好像浮现出了一声有些僵硬的话语:“新来的,签字确认!”

    “……”

    李皓震撼莫名!

    他陡然看向那白银战士。

    而那白银战士仿佛不耐烦了,再次敲了敲桌子:“走后门来的是吧?就算是八大守护家族的人,也要签字确认,要不然,少了一套装备,你让我赔吗?”

    “你还活着?”

    李皓震撼无比。

    他开口了,然而,没有用。

    对方好像没听到,又好像听不懂,李皓心中微动,想到了刚刚的白银铠甲操作方案,有些手忙脚乱地操作了一阵,神意波动了一下。

    操作了半天,在对方好像要打人的情况下,他总算弄明白了一些,一股神意波动而出:“你会说话?”

    这话,好像被接收到了。

    下一刻,不耐烦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新来的,你再说废话,踢死你!少废话,速度,签字确认,然后滚蛋!”

    “……”

    李皓震撼的无以复加!

    不过感受到了对方的不耐烦,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始签字,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刚签好,对面白银战士直接撕碎了纸张,愤怒无比,又递出了一张一样的:“你再鬼画符,以延误军机之罪,斩了你!”

    “……”

    李皓懵了一下,下一刻意识到了什么,急忙用古文字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李皓!

    可下一刻,再次被撕碎!

    白银战士好像极其愤怒一般:“新来的,你敢一再挑衅?用精神烙印书写!你是不懂,还是故意戏耍?”

    李皓愣了一下,有些苦恼。

    急忙神意波动,通过白银铠甲连接对方:“不懂……”

    “废物!”

    “……”

    被骂了!

    李皓苦恼,无奈,想了想,神意开始波动起来,精神烙印,说的是神意吧?

    尝试着用神意波动,烙印了李皓两个大字,下一刻,那张纸迅速被收起,对面的白银战士这才满意。

    而负责带路的那位红铠,示意李皓收起其他东西。

    李皓尝试着传递讯息过去……却是发现,没什么作用。

    他有些头疼,什么情况?

    同为白银战士,才可以传递吗?

    不是一个体系的,所以不行?

    还是说,权限不够?

    有些挠头,李皓只好拿过其他东西,一个令牌,一个册子,外加一个储物戒。

    他急忙探入神意,查看了一下储物戒。

    下一刻,微微吸气。

    好家伙!

    里面没啥特别的东西,就10枚神能石……可是,比起自己手中的神能石,这些神能石,个个都散发着光泽感,一看就知道自己手中的都是垃圾,这个才是宝贝!

    这……是军饷吗?

    除了神能石之外,还有两套内衣,两套外套,不是铠甲,而是两套寻常衣物,好像是平时穿着用的,是军服,看起来很是帅气的样子。

    除此之外,就没啥了。

    不过李皓仔细寻找了一下,还是发现了一把钥匙,上面写着:校官宿舍专区109号房。

    这好像是分给他的宿舍。

    再拿起自己的令牌看了一眼,上面也写着一行字——战天军第九军团后备守卫军第九师。

    李皓再次挠头,合着,只是后备守卫军?

    这么说,这支战天军,并非一线军种?

    再拿起册子,迅速翻看,上面都是一些条例,一些军规,以及一些注意事项,包括特别注明了一点,服从军令,第一天职!

    李皓此刻也是心慌慌的,这些军规,好多都好严厉。

    稍有不慎,好像就是一个斩字解决。

    这……能行吗?

    来当兵,是好事吗?

    当然,此刻的他也在摸索着,渐渐地,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同,身上的白银铠甲,在他的摸索下,忽然溢散出淡淡的光辉,下一刻,地面上一股能量涌入体内!

    李皓心中微动,这股能量,不单单可以被自己吸收,而且好像也增强了铠甲的防御力。

    除此之外,好像还有别的用处。

    还有,他好像是可以飞行的!

    不是常规意义上的飞行,而是操控铠甲飞行后,他好像可以和整座城市的防御体系联合到一起,但是,具体方法,此刻的李皓一时间还没摸索出来。

    就在这时候,李皓脑海中又响起了一阵机械式的声音:“欢迎加入战天军!第九师编制已满,新军编练陷入停滞,第九军十二团团长李皓,新军征兵困难,征兵厅新招揽新兵二人,未经过系统军事培训,作战能力羸弱,可愿接纳新兵入团?”

    李皓懵了一下!

    半晌,忽然想笑!

    新兵两位,作战能力不行,这是说……洪一堂和南拳吧?

    合着,我也当团长了?

    关键是,我好像只是一个空有名头的团长,大概就是千夫长一级的,可现在没有新兵给自己,所以,现在招到了两个新兵……就分配给自己这个光杆司令了?

    李皓哭笑不得!

    可下一刻,还是迅速按照指示,选择了接纳。

    片刻后,他意识中浮现出一行数据资料,新兵两人,果然正是洪一堂和贺勇,这两位居然没用假名字?

    倒是有些出人预料。

    当然,可能是假名真名无所谓。

    而李皓这边,显示的数据,这两位,洪一堂居然还是尉官,也就是常规意义上的铜铠,算是一位百夫长级别的小官了。

    而南拳……是个大头兵!

    李皓愣了一下,这个怎么操作的?

    怎么判断,怎么分配的?

    南拳哪怕不爆发,也是旭光中期的实力,结果,只是个大头兵,难道不是按照实力来划分?

    有可能。

    而洪一堂,破格成为尉官,也许是因为实力太强,所以才会如此?

    这一刻的李皓,疑惑很多。

    可此刻,没人给他解惑。

    之前和他说话的那位白银战士,对李皓的一些提问,也是不搭理,没回复,不耐烦……

    很快,他跟着红铠走了出去。

    而片刻后,远处,一位铜铠,一位黑铠,在一位红铠的带领下走了过来。

    下一刻,南拳的声音传来:“李皓,我收到消息了,我们被编入了第九师十二团,老洪居然还是我上司,十二团一连连长,我他么……居然只是一位黑铠大头兵!”

    而洪一堂,也是无言道:“少废话吧,我还收到了消息,我有了上司,李皓团长!让我找李皓团长报道呢!”

    虽然李皓穿着白银铠甲,可两人都知道,这就是李皓。

    作为他们在军中的老大,隔着老远,铠甲就有一些提示,团长经过,注意!

    洪一堂也是无语至极。

    八大家了不起吗?

    切!

    李皓加入,居然就是白银团长,好家伙,他这位强者,混了个铜铠,当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南拳才可怜,现在是自己麾下的大头兵了!

    洪一堂又道:“我倒是摸索出了一些东西,李皓,这铠甲不一般啊,防御力很强,哪怕只是铜铠,我感觉也强大无比,之前可能是我们用的不对,黑铠防御力只是堪比日耀,你问问老贺,他黑铠防御力好像很强……”

    贺勇马上道:“对,我感觉这玩意强的很,还得看自己实力,实力越强,防御一强,抽取的地面能量越多,只是……好像不能离地,离地就是正常的黑铠防御了。”

    黑铠,是存在一些局限性的。

    而李皓,此刻也和他们汇合了。

    听到两人的话语,铠甲中也传来了声音:“我也发现了一些东西,你们好像成了我直接下属,我好像可以通过铠甲内部传讯给你们……”

    说完,神意波动,并未传出铠甲,可两人脑海中都响起了李皓的声音。

    “好玩不?”

    “……”

    两人一怔,洪一堂也尝试了一下,下一刻,开口道:“我也行,不过我好像只能对老贺传讯,但是只要你开通权限,我好像也能对你传讯汇报工作……”

    “这铠甲厉害了!”

    “古文明时期,这些军士,强大的离谱,而且铠甲工艺也是强大的可怕,这是内部通讯体系,可以有效让队伍服从指挥。”

    贺勇和洪一堂都是感慨万千,厉害了!

    这只是一支留守的后备军啊!

    光是这些铠甲,打造的代价,就不是现在的天星王朝可以做到的,可以承受的。

    就在此刻,李皓的铠甲中,再次响起了通讯信息。

    “新编第九师第十二团团长李皓,第九师在东城遭遇战斗,来敌强悍,新编十二团是否愿意增援?作为新编军,战力孱弱,人员不齐,可拒绝增援,等待人员齐备,军事训练结束……”

    李皓微微扬眉,这系统声音,是谁传来的?

    是城内的黄金战士,还是说,本来就自带这样的体系?

    白银战士都能通过这个体系说话,代表,黄金战士也行。

    想归想,李皓可不想在这待着,按照小册子上的规则,新兵,起码要接受为期三个月的军事训练任务,若是不出战,此刻的他,得带着这两位新兵,在这接受为期三个月的军事训练!

    别闹!

    三个月……算了吧。

    下一刻,李皓选择了接受增援任务。

    “新编十二团,即刻奔赴战场,遵从指挥,抗击外敌!为人族,为战天城,战!”

    一声铿锵有力的声音,好像多了一些感情一般,在李皓脑海中响起。

    这一刻,洪一堂和贺勇脑海中也响起了声音。

    “新编十二团,出击!杀敌!”

    身后,两位红铠,好像知道了他们接受了任务,下一刻,再次行礼,轰隆一声,锤击胸膛,发出了铿锵之声!

    不止如此,这一刻,所有地方,还有军士存在的地方,好像都听到了指令。

    知道又有一支军团,即将奔赴战场,下一刻,铿锵声不断传来。

    所见之处,凡是有军士的,都在行礼目送。

    南拳嘀咕:“弄的怪热血的,好像不凯旋,都对不起大家一样……”

    这种感觉,真他么古怪!

    外面,要干掉的可是现代人,而他们……其实也是其中一员,这算是……时代的人奸吗?

    这一刻,南拳几人,包括李皓,其实都有些古怪感。

    咱们……是不是当了这个时代的人奸了?

    加入了古文明时期的军队,现在接受军令,去对付现代人族……

    好吧,这样的感觉一闪而逝。

    才不在乎呢!

    倒是这种感觉,有些不一样,李皓边走边道:“我从武卫军出发的时候,其他人没送我……要是也来这么一遭,也许……我也有点小激动呢!”

    事实就是如此。

    有时候,一些不经意间的小动作,的确能让人难以忘怀。

    此刻,所到之处,能看到的军士,都对他们行礼,一直到他们看不见了,那些军士还在目送他们离去,仿佛在欢送英雄出征……单单只是这一点,李皓觉得,就很爽。

    片刻后,三人抵达了之前进来的地方。

    此刻,这里多了一位红铠守卫。

    看到三人,迅速打开栏杆,砰地一声,砸在胸口,若不是无法说话,也许此刻会大声说点什么。

    那种感觉,三人其实都感受到了。

    三人就在这种古怪中,又带着点热血的感觉,一起走出了军营。

    直到走出去了,南拳这才吐了口气:“在里面……感觉呆久了,肯定会被他们同化,好可怕的感觉!”

    那是一种不断的洗脑,不断的输送一些思想的感觉。

    比之前洪一堂说那些话,还要可怕。

    而洪一堂,则是叹道:“这就是为何这些军士,如此强大的原因!咱们有自己的思想,甚至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可加入了这个军团,只是一会儿工夫罢了,就有一种肃穆、责任在身,重任在身的感觉。可想而知,在这经历三个月的军事训练之后,我们恐怕会感触更深……可怕的地方!”

    李皓没说什么,此刻,他再次接受到了指令,开口道:“走吧,不知道是不是上面的指令,让我们一个小时内奔赴战场,迟到的话,会被军法惩处的!”

    此地距离东城门不远,一个小时绰绰有余了。

    显然,对他们这一支三人新编团,还算比较宽松。

    而李皓,迅速飞起,这一刻,感觉飞起来很爽,毫无那种阻碍感,一时间,有些得意。

    下方两人看着他,也没什么动作。

    三人迅速朝东城门赶去,洪一堂在下面传音道:“别太招摇了,你这实力,和没复苏的白银强者差不多,可一旦复苏的白银……你不够格,小心迎来了强大的旭光攻击你,白银等级高,也未必是好事!”

    说完,李皓身上颜色一变,下一刻,化为了黑色,嘿嘿笑道:“作为白银团长,我是可以伪装的,这是我的特权,怕什么!”

    这一点,上次他就见识过。

    此刻,只是被摸索了出来,实际用上了而已,李皓笑了一声,又咬牙道:“这下爽了,待会,我一定多杀点三大组织的人!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这家伙,这次总算是找到正面杀敌的机会了。

    下方两人也不说什么,此刻都有自己的想法。

    成为战天城的战天军,其实是超乎他们想象的,此刻,对接下来的计划,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进行,走一步看一步吧。

    明明是来夺宝的,现在倒好,倒是成了其中一员了。

    而李皓,没那么多想法。

    城内还有一尊黄金,加上军营中的,其实两尊黄金战士。

    这一次,就算他们不捣乱,那些人也未必可以成功。

    飞行了一会,李皓忽然朝远方看了一眼,有些怔神,我刚刚是不是眼花了,感觉看到了一条奔跑的黑狗?

    古怪!

    黑豹?

    黑狗,一瞬间让他想到了黑豹,可是……扯淡呢,黑豹早就跑了,不跑,也不会出现在这啊。

    没再去想,也许看错了,此刻再看,已经看不到什么了……先去东城再说。

    ……

    而这一刻,东城门。

    大战暂时告一段落,超能后退,纷纷离开了城门,聚集在远处的广场上,喧闹声不断,一个个都有些哀怨,什么情况,来了这,先爆发了一场战斗,啥好处都没捞到呢。

    就这么一会,死了三四百的超能了!

    这样的大战,放在中部都很少见了。

    众人喧闹中,那些大组织,那些强者,都有些皱眉,这一次不太一样,上次不是这样的,这一次这些黑铠战士,好像更难缠一些了。

    也不分兵了!

    感觉,比之前多了一些智慧,是因为有人指挥吗?

    城内的那尊黄金铠甲战士?

    至于死了几百人,大家没太在意,又不是他们的人,散修居多,死就死了,大家又不是一伙的,至于他们自己,当然是先观察观察情况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