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才 作品

第613章 围城

    柳铭璟他们很快便离开了。

    浙江水系发达,他们人数又不多,所以先乘坐小船,转到京杭大运河再坐大船即可。

    沿途还是司马家的客船负责。

    可怜的司马谨,在山村躺了十几天之后,才被转移到了外面来治疗。

    不过实际上用了柳铭淇的磺胺粉,他的伤势已经是稳住了,只是需要不断的静养就可以恢复。

    司马晨也是一个狠人。

    本来镇江的修养条件更好,可他就是没有让儿子回到镇江,而是让他留在了龙泉静养。

    司马谨自己也明白父亲的意思。

    倘若镇江被倭人攻陷,司马家有所不测,那么司马谨就可以担当起复兴司马家族的重任。

    对此司马晨是非常放心的。

    他知道哪怕到时候司马谨一无所有,没有任何司马家的财源支援,也一定会迅速崛起,成为江南的商业巨擘。

    为什么?

    我儿子为国效死,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这份人情,哪怕是朝廷薄恩寡义,江南总督刘仁怀却绝对不会忘记,下一任的现时浙江巡抚苏凤不会忘记。

    且不说他们的人品本身就很好,单说这个民间义士舍生忘死的帮助大康军队杀伤倭寇,司马谨的这个名声早已经传了出去,如果你不好好的奖励,今后还有谁敢为你效力?

    最后,司马晨还明白,就算是他们这些所有的官场人士不记情,德王殿下和怡王世子是绝对不可能不管司马谨的。

    因为司马谨是为了他们才去冒险,才最后差点送命的。

    以德王圣人的名号,怎么可能不管他?

    只要德王能管司马谨,那么司马家族可就真的发了!!

    谁不知道德王被神仙开启了聪慧后,发明创造不断,短短两三年时间就创造了上千万两的财富,而且源源不断的在发财?

    别的不提,只要能给予几个产品的经销权,司马谨这辈子都享用不尽了!

    正是因为知道有这么多好处,所以现在司马家族是停下了一切的业务往来,更加疯狂的帮忙运输各种物资,用的口号是“不惜一切代价为少东家报仇”。

    他的这个行为,当然就受到了刘仁怀和苏凤、倪云来的点名表扬!

    回到眼前来。

    身为第二道防线的龙泉,如今基本上已经没有了被攻击的危险。

    他们甚至还派出了五千人马,去支援浙江巡抚苏凤的围剿队伍。

    不仅仅是龙泉,云和也一样。

    但他们暂时留在了景宁城,以防止倭寇忽然从文成一路向西杀过来。

    等到苏凤和贾孝德对文成的合围完成之后,他们才会参与合围的队伍,和倭人死拼。

    柳铭淇是跟着贾孝德一路北上的。

    池野信纲虽然没有来进攻贾孝德的大军,但时时刻刻都有消息传来,这个池野信纲不断的在文成周边骚扰和掠夺杀戮。

    趁着合围还没有完成,他疯狂的掠夺着资源,杀戮老百姓多达五六万。

    柳铭淇实在弄不懂这个疯狂的东瀛将军。

    你说你掠夺资源想要发财,然后固守文成城来消耗拖住大康军队,这都可以理解。

    可你动不动就屠戮村子,见人就杀,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为了挑起浙江人对你们的愤慨吗?

    那么的话,你们真是做到了。

    深受其害的福建军队不说,现在浙江人对这支倭人军队恨之入骨。

    无数的难民宣传之下,大家都知道了有这么一支禽兽的军队,用各种残忍的方法杀戮我们浙江人。

    这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哪怕是平日里抠门奸诈无耻的商人,也感同身受——尼玛!让你这么杀下去还了得?下次是不是得来杀我们了?

    因此,无论是杭州,还是台州、宁波等地的富豪们,全都有物资的支援物资,有钱的出钱。

    甚至于之前苗炎、刘仁怀和白恒望联手开出来的“一百两银子一颗倭寇头颅”的赏格,也被他们加码了。

    大家一口气加成了“二百两银子一颗倭寇头颅”,直接翻了倍。

    而且这个赏格不仅仅是在浙江有效,在江苏也有效。

    江苏那边也正在遭受倭人肆虐,一看浙江都已经加赏格了,我们怎么可以落后?

    所以他们的金陵、苏州、扬州、松江等繁华城镇的商人们也加码,让赏格一口气提升到了“三百两银子一颗倭寇头颅”。

    好家伙!

    哪怕是在江南,基本上你杀一个倭人,都能迅速的发家致富,买上十几亩好土地,当一个中农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江南也有许多穷人,更有不少零零散散的强盗土匪。

    嗯,这些人在福建就更多了。

    所以听到了这个赏格,短短半个月时间,那些土匪和强盗下山参军的人就超过了五万人。

    这里面虽然良莠不齐,但如今天下正是急需更多军队的时候,所以无论是刘仁怀还是贾孝德,还是苏凤等人,都是捏着鼻子把其中的青壮给挑选出来,编入了军队之中。

    面对着国战,这些人是没有叛变的风险的,不然就算是他们的同行以后都会追杀他们到死。

    但是他们对于大军团打仗,却又是不熟悉的。

    让他们跟着大队伍打顺风仗可以,但想要让他们冲锋陷阵,或者是在逆境之中坚持,那就不行了。

    别说是这些人,就是他们带领的许多军士,都做不到。

    不管怎么说,随着贾孝德和苏凤的同步缓慢推进,在柳铭璟他们离开之后的第十天,合围便已经完成。

    长二百二十丈、宽一百七十丈、高五丈的文成城,已经在大军的眼前。

    按照柳铭淇的换算,差不多有两百亩的样子。

    城池显然也不算太大,不过这样反倒是有利于他们六七万人集中防守。

    城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个大康人,不少逃走了就是被杀光了,里面除了丧尽天良的倭寇。就是他们抢来的财富、军械物资、粮食等等。

    而且这里的城墙防御明显是经过了加强加固。

    用孙子的话来说,这便是属于非常不好打的坚城,想要把它打下来,不知道需要填多少人命进去。

    苏凤负责的是北面和东面,贾孝德负责的是南面和西面。

    两人安排好了防御、提防倭人冲出来杀散军队之后,便紧张的会了面。

    苏凤和柳铭淇不算老熟人,不过在杭州也是见了很多次了。

    见面之后,他第一个动作就是给柳铭淇鞠了一躬,“下官替江南数千万民众,感谢殿下奋不顾身的参与到对倭寇的作战之中!江南将永远记得殿下的恩德!”

    在战场不利的时候,通常都需要一些东西来鼓舞士气。

    前段时间,柳铭淇率领的特种小队,便成为了江南宣传和鼓舞士气的榜样对象。

    一个堂堂的亲王本该在兵灾来临的时候跑回京城避难的。

    可人家不但没有走,而且还带着一个亲王世子和两个千牛卫校尉,带着几百个人,疯狂的烧毁倭人的后勤、去骚扰倭人的行进……等等,甚至还救下了松溪县一个县城的七八万人!

    这样的功绩,放在哪个将军身上都是大功一件,更别说是在老百姓眼里的纨绔子弟的宗室了!

    当然了,德王在江南的名气很大。

    文人士子们知道他的“舍生取义说”、《将进酒》、“劝学”等等。

    大家闺秀花楼女子们知道他的《梁祝》、《天仙配》。

    商人们知道他的白糖、大白兔奶糖、花香精油、肥皂等等。

    就连老百姓们,也知道德王爷就是天生的圣人,发明了蜂窝煤却只卖两文钱一块的超级善心人!

    正是因为柳铭淇在江南都家喻户晓,所以拿他出来当榜样是最合适的。

    人家德王是堂堂帝国亲王,还不是你江南人,都肯为了江南出生入死,浴血沙场,你们凭什么不努力,不去抵抗侵略者?

    你别说,这还是挺有作用的。

    许多人就是受到了这个鼓舞,连打仗都勇敢了不少。

    特别是苗炎那边的漕卒们,听说设计和训练自己的导师德王殿下在福建和浙江都干得那么漂亮,他们当然要更加努力,不给王爷丢脸,所以漕卒们的战斗力才那么爆棚,打出了莫大的名头。

    面对苏凤的致谢,柳铭淇也没有客气,挥手道:“起来吧,苏大人,这也是适逢其会了,不然我也不可能千里迢迢的赶过来,那样陛下非把我给关宗人府不可!”

    像是老农民的贾孝德,在旁边笑道,“这倒是不会!您这次回去之后,陛下一定会好好奖赏您的!”

    “他不埋怨我,唠叨半天,我也就谢天谢地了。”柳铭淇笑着道,“咱们还是别客套,谈谈正事儿吧!”

    “好!”

    苏凤也趁机转了话题,毕竟柳铭淇可以说一说皇帝,他们这些臣子却不敢附和。

    “我这边带了十万人过来,其中五万是浙江一流的守军,其余的五万成分就要复杂一些,有各地的城防军,也有前来投军的义士们,战斗力总体不高。”苏凤道,“不过我这边的木柄手雷却带了七万枚,可以分三万枚给贾总督,然后还能分两百万瓶地狱鸡尾酒。”

    贾孝德闻言心头一喜,赶紧的起身道谢:“苏兄实在是仁义!有了这批神器,总算不用怕倭人来冲垮我们了!”

    说话的时候,他忍不住看了柳铭淇一眼。

    柳铭淇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咋了?我把自己仅有的存货都分了大半给你,这一次铭璟他们走的时候,身上也就是带了百十来枚防身,还嫌少了?你别忘记了,这杭州城出来的木柄手雷,也都是我的人做的呀!”

    贾孝德和柳铭淇相处了这么十几天,知道他是有话就说的直性子,又从来不小心眼,非常好相处。

    故而闻言他也没有怕,只是耸耸肩道:“也是哈!殿下您送给我的是不要钱的,苏大人给的,可都是江南的税赋购买的啊!这一趟几个月的厮杀防卫下来,起码得花一两百万两白银吧?”

    苏凤摇头道:“可不止这么多!如果要计算地狱鸡尾酒的价格的话,恐怕得花一千多万两银子!虽然这是在鬼门关储藏的汽油,是属于朝廷所有的,但等到战事过后,在账目上还是要计算出来的。”

    苏凤这样的理念很对。

    不能因为江南是朝廷的一员,那么他们用朝廷的东西就可以不给钱了。

    那你这样做,人家西北的、东北的、西南的怎么办?

    凭什么你们用了,我们不能用,我们没有?

    所以这笔钱肯定江南要给,只不过到了后面,朝廷会根据实际情况给予他们免除的。

    毕竟在这一场战役之中,受创最重的还是江南,江南早一点恢复元气,对整个天下都有好处。

    另外虽然甘肃、辽宁和福建都差不多打烂了,但他们本身就不富裕,打烂了损失也不是太大,所以大致上不会影响到天下的稳定。

    手上有了物资,贾孝德的底气便足了:“我手里现在有八万人,因为要围攻文成,所以我又陆续从福建调集了五万青壮过来,随时准备加入战斗。

    我是这么想的,本身我们手里的兵就算不上精锐,而且很多还是民间青壮,没有多少训练。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好好的用实战来磨砺他们一番。

    等到文成攻略战结束之后,我们手里剩下的也就是可以大用的精兵了!到时候去浙江北部和江苏支援他们,也不用担心不但帮不了忙,反而是拉后腿。”

    苏凤听得沉默了一下,才道:“我的十万人也是如此。另外如果从浙江西部再调集五万驻军的话,也是可以加入这个战局的!就让他们在浴火之中重生吧!”

    柳铭淇在旁边颇为瞠目结舌:“我说二位,这可是活生生的人命啊!倭人可是有六七万人!一口气在这文成城下死伤五万、十万甚至更多。我们大康的青壮男子减少那么多,会有很大的麻烦的!”

    “本来攻城战就是如此,哪里有例外?”贾孝德道:“更别说我们本身也不算精锐,不这样拼命,你能指望这群倭寇全部自杀?”

    “这个暂且不提,我倒是想问问你们,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柳铭淇说道,“明明倭人有击溃几万大康军队的实力,但他们偏偏却不动作,反倒是像是弱者一样的龟缩在城里,等着我们去打,这不是特别怪异的事情吗?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苏凤微微颌首,“我也想过。我觉得他们就是想要拖住我们的兵力,让我们不敢全部投入到和丰川真幸的战斗中去!不但是浙江的兵,还有东南三省的兵,只要有池野信纲在这里,就都没办法过去!”

    “所以他池野信纲就在这里等着,抢了许多粮食、修建了许多的防御工事的等着我们来攻击。”贾孝德道,“他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把我们拖住一两个月,而且最后还能安然退去……呵呵,这些倭人啊,真是太自大了!”

    说到这里,贾孝德有些咬牙切齿,“如果我的兵全部能调过来的话,一个月之内,我就能砍掉池野信纲的头颅!”

    ……

    求订阅!

    私信我的老爷们,你们以为我傻,要告诉你们那是哪个游泳池吗?

    你们去自己城市的大游泳池看看,也一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