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徐徐 作品

第一千七十八章 演技

    晴天一声霹雳,欧阳一敬的这份绝户奏折在京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看戏,有人怂恿,有人退却,也有人火上浇油。

    但无论如何,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徐阶的指使……呃,不是所有人,有两个人知道并不是。

    一个是欧阳一敬本人,他还在为此自豪。

    另一个是被气得快要吐血的徐阶本人,操纵科道言官……即使身为内阁首辅,也难度极大。

    两京科道言官两百余人,虽然秉性各异,但就整体性而言,最擅长干的一件事就是……放飞自我!

    类型的事在明朝中后期数不胜数,即使是内阁大佬如张居正也控制不住这帮怼天怼地怼空气的货。

    究其原因,很大程度在于嘉靖一朝皇帝、严嵩对言官的压制,这帮言官在终脱樊笼之后有着极为强烈的表现欲。

    就这次事件,徐阶相当于总司令,一声令下,担任各自部队尖刀的科道言官纷纷出动,但没过多久,徐阶发现……电话线被剪断了,电报也用不了……前方部队基本上是一股脑冲上去,逮着谁就揍谁!

    而且还是猴子偷桃什么下流招数都用的那种!

    但问题在于,所有人都认为是徐阶在猴子偷桃。

    理由很简单,这种绝户计,不是徐阶第一次用了。

    严嵩当年万般忍让,就连嘉靖帝都默许严嵩的退却,默许了徐阶的上位……但徐阶为了斩草除根,遣死士行刺严世蕃,最终使严党别说回天无术,苟延残喘都无可能。

    徐阶环顾四周,直庐中只有自己一人,自从那份京察名单流传出去之后,吴山就告病在家,而今天,高拱也没来。

    显然,欧阳一敬给了高拱沉重一击,这是自隆庆帝登基之后,高拱第一次缺席直庐。

    徐阶发出长长的哀叹,这本奏折看似将高拱逼到了死角,但对自己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

    联想起一个多月前被押回京中受审的王本固,徐阶不由大发感慨,为什么自己门下怎么多喜欢自作主张的货?!

    王本固以祸乱东南的罪名被削官为民……要不是内阁对王本固怼随园一党的强烈情绪有同感,未必能逃得掉这条命。

    直庐内没有高拱,徐阶的情绪有着少有的翻滚,他起身缓缓踱步在心里盘算,这个意外事件很难说好坏,不管对高拱还是对自己……

    “元辅。”

    “陈公公来了。”徐阶笑着说:“今日肃卿告假,无人票拟……”

    陈洪的眼中有着畏惧的神色,面前这老头身为内阁首辅,能如此隐忍公然让出票拟大权,毫不脸红的侃侃而谈,但同时却在背地里下如此狠手。

    陈洪很清楚,自己之前最有威胁的对手冯保曾和徐阶来往极为密切,而自己和高拱站在一起,绝无可能与徐阶缓和关系。

    “陛下召见。”

    徐阶面容一整,颔首道:“正好拜见陛下。”

    当消息传入西苑的时候,隆庆帝在目瞪口呆之后勃然大怒,但在知道弹劾奏折出于欧阳一敬之手之后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案。

    其他人隆庆帝未必知情,但欧阳一敬……他知道这人是徐阶心腹。

    因为这一年多来,这位欧阳一敬名气太大了,被他弹劾罢官的有太常少卿晋应槐、南京工部侍郎傅颐、湖广参政孙弘轼、广西总兵吴继爵、陕西巡抚戴才、锦衣卫都督李隆,连英国公都被弹劾了。

    这其中有文官,有武将,有勋贵,有厂卫……这样的牛人,即使隆庆帝不太理会朝政,也听多了欧阳一敬这个名字。

    隆庆帝不像高拱、徐阶、张居正想的那么深,他只看到,是徐阶在兴风作浪!

    登基后,隆庆帝意外的选择留下了徐阶,毕竟当时高拱还只是个礼部侍郎,尚无执掌朝政的资本。

    在隆庆帝的计划中,徐阶将在一两年内致仕,之后高拱正式接手,再陆续将陈以勤、殷士儋、林燫等旧臣召入内阁,兼以随园制衡高拱。

    但隆庆帝从来没想过高拱有可能被逼退,这是他难以接受的……他也从来没考虑过,如果高拱被逼退,谁来制衡徐阶?

    隐忍了一年多的徐阶如一条盘踞的毒蛇,在最关键的时刻闪电般的窜出,露出了令人畏惧的毒牙。

    怎么处置?

    隆庆帝有点后悔前几日拒绝高拱的请见,若非如此,说不定欧阳一敬未必有这样的胆子。

    看见徐阶缓缓入殿,隆庆帝冷笑一声,看来去年西苑,自己真是做了个东郭先生!

    但还没等隆庆帝发难,徐阶已经拜倒在地,朗声道:“都察院御史欧阳一敬,当贬官为民。”

    隆庆帝愣住了,半响后才示意徐阶起身,“元辅……”

    徐阶没有起身,依旧跪在地上,“陛下,本朝御史向来风闻奏事,虽欧阳一敬阴私弹劾,但为不使言路堵塞,请陛下勿行大辟之刑。”

    “元辅请起身。”隆庆帝依旧阴着脸,但还是先让徐阶起身。

    虽然明朝自胡惟庸之后不立宰相,但内阁大学士是实际上的宰相,而内阁首辅,百官之首,礼绝百僚,非正式场合,这样的重礼……隆庆帝这种性情不算刚强又登基只有一年的新帝是不能随随便便承受的。

    徐阶从容起身,苦笑道:“陛下,此事实在是……”

    “本次京察,吏部考核下等无山西籍贯官员,科道言官颇为激愤,众情汹汹,纷纷上书……”

    “但欧阳一敬……”

    “嘉靖三十二年,先帝在位,分宜权倾朝野,科道言官居然聚数十之众,新年贺表失抬万寿……”

    “这帮言官……”

    脸上的苦笑,无奈的语气,以及半遮掩的言语,让隆庆帝立即听明白了。

    之前弹劾高拱、杨博……徐阶承认是他干的,这是徐阶在向隆庆帝的交心。

    但这次欧阳一敬胡说八道什么高拱乱伦常……真的不是我指使的!

    巧妙的顺序,让隆庆帝不知不觉中落入徐阶营造的言语氛围中。

    “陛下登基年许,高肃卿有澄清天下之志,虽稍嫌量窄急迫,但却实心忧天下,臣虽被迫……但也不愿相阻。”

    “请陛下放心,臣即刻弹压科道,请肃卿回直庐理政,只请陛下绕欧阳一敬一命。”

    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内阁首辅亲自出面弹压手下,亲自去请高拱回内阁理事,只为门生活命……隆庆帝两眼茫然,胡乱答应下来。

    不得不说,虽然徐阶在演技上不如当年严嵩那般臻于化境,也不如钱渊那般挥洒自如,但也绝非凡品。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面前这位是隆庆帝,而不是嘉靖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