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山之下 作品

第1478章 野望

    苏程略一思索,随即摊开宣纸,提笔落墨。

    李云等人立即贼头贼脑的凑了上来。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妙啊”

    “绝妙啊”李云等人赞不绝口。

    长相思,摧心肝啊,这样感人肺腑的一首诗寄回去,谁看了不得感动到痛哭流涕啊

    薛万彻在旁也连连点头,虽然看不明白,但是既然大家都说好那肯定是真的好,而且苏程写的诗什么时候不好了

    写完之后苏程看了一遍觉得十分完美,再怎么这也是诗仙李白的大作,长乐公主看了这首诗若是不掉几滴眼泪都对不起李白这诗。

    写李白的诗,让李白无诗可写,这很好。

    苏程吹了吹墨迹,将宣纸折了起来,正准备装起来呢,薛万彻贼头贼脑道:“国公,借给我们抄抄呗”

    苏程听了不由愣住了:“啊你们抄这个”

    薛万彻、李云听了连连点头道:“能抄吗”

    苏程哭笑不得道:“能抄啊,你们想抄就抄,但是,你们抄了也最后也会露馅啊”

    其实苏程说的还是委婉了,想薛万彻这样可不是以后会露馅,而是马上就会露馅。

    李云挠头道:“以后露馅那是以后的事,先抄了再说”

    苏程也不犹豫,直接将信递了过去,李云等人连忙接过信来,然后像是小孩子抄作业一般开始抄起来。

    逻些城,钦陵带着骑兵日夜兼程终于赶了回来。

    一回到逻些城,钦陵就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大相府。

    “父亲父亲我回来了”钦陵大喊道,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意。

    禄东赞摆了摆手让人都退出去,钦陵迫不及待的笑道:“父亲真是神机妙算啊,我领兵刚刚到了山口,刚刚布置好,松赞干布就带着几百亲卫一头撞了进来。”

    “被山谷的退路堵住,先给他来了一轮箭雨,然后直接冲上去一顿砍杀,轻轻松松简简单单就杀了简直太顺利了”

    “父亲,我们成功了以后吐蕃就是我们家的了”

    禄东赞的脸色十分的平静,在儿子兴冲冲的冲进来的时候,他有那么一刻惊喜到近乎战栗。

    因为他知道,既然儿子这么兴高采烈的回来,那就说明谋划一定成功了。

    不过,禄东赞毕竟沉浮宦海这么多年,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确定松赞干布已经死了”禄东赞沉声问道。

    钦陵十分肯定的点头道:“都被箭射成刺猬了,还能活啊父亲您放心,我亲自上前确认过了,死的透透的”

    禄东赞沉声问道:“有没有漏网之鱼”

    钦陵十分肯定的点头道:“父亲,我办事您放心,绝对没有漏网之鱼全都堵在了山谷里,一个都没跑出去,别说人了,马都一匹都没放过”

    禄东赞听了心里也觉得十分的满意,点了点头,感慨道:“没想到啊,赞普竟然年纪轻轻的就去了遥想当年,赞普意气风发指点江山,那些宏图大志还音犹在耳。”

    “可惜啊,宏图大志只实现了一般,赞普就去了,剩下的就只能交给老夫了”

    钦陵笑道:“父亲,松赞干布不过是做了个开头罢了,只是我们的垫脚石,我们会将他踩在脚下,走向更大的辉煌”

    说到最后,钦陵一脸的激动和向往。

    禄东赞看着沉声问道:“你回到逻些城,就是这么兴高采烈的入城吗”

    钦陵听了不由愣住了。

    禄东赞沉声道:“我知道你心里高兴,但是赞普死在了唐军手中,你表现的这么兴高采烈,合适吗”

    钦陵听了干咳道:“父亲,我这不是一时激动没忍住吗放心吧,我会表现的悲伤的。”

    禄东赞微微点头道:“你明白就好我一直都告诉你,做人做事一定要沉稳,最忌讳的就是得意忘形”

    “知道了,父亲我这次的事做的还不够沉稳吗”钦陵觉得自己伏杀松赞干布这事做的堪称是完美,只是可惜,这事却没法宣扬。

    禄东赞笑道:“你这次做的确实不错,先回去休息吧,我会召集群臣,将赞普死于大唐骑兵之手的事告诉他们,然后请小王子继承赞普之位。”

    钦陵一脸的飞扬之色,直到看到父亲瞪了他一样,这才收了收脸色,让自己看起来垮一些。

    王宫里的气氛一直都很沉凝,甚至说越来越沉凝,因为一开始大家还有期待,或许赞普过几天就会回来。

    但是,这么多天过去了,赞普却还没有回来,宫里的人心里的惊慌不但没有平复,反而越来越惊慌。

    真珠公主时刻都派人留意着逻些城里的情形,钦陵入城那么大的动静,很快就被王宫派出去的侍卫知道了。

    “公主,公主,有侍卫前来禀报,说是钦陵回到了逻些城”

    听到侍女的禀报,真珠公主不由怔住了,疑惑道:“钦陵回来了他不是带兵去接应赞普吗他怎么突然回来了”

    旁边的侍女听了不由沉默了,实在是她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公主了。

    震惊过后,真珠公主心里也不由咯噔一下,因为她明白,钦陵这么快回来很可能是带来了很不好的结果。

    “备马,我们去大相府”真珠公主果断道。

    钦陵回到逻些城一定会去大相府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他父亲,虽然真珠公主知道大相肯定会派人来禀报她,或者亲自来禀报她。

    但是她却等不及了,而且她也想亲自问一问钦陵。

    钦陵刚刚走出大相府准备上马,就听到长街上传来密集的马蹄声,他抬眼望去发现原来是真珠公主带着侍女快马驰来。

    钦陵的目光有些灼热的落在了真珠公主身上,骑在马上的真珠公主是那么的英姿飒爽,那么的美,以前的他却只能仰望。